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982.援救

-

[]

惡魔仆人立刻鬆開地獄惡犬旳鏈子,三隻地獄惡犬衝入灌木叢,與五名反叛軍戰士撕咬在一起。

地獄惡犬們用巨大的爪子將三名反叛軍撲倒在地,張開血盆大口死死咬住他們的脖頸。

另外兩名反叛軍拎著長劍向地獄惡犬的頭顱上砍去,劍刃在地獄惡犬額頭上留下一道深及見骨的傷口。

地獄惡犬付出淒厲地低吼,又合力將後麵兩名反叛軍撲倒。

惡魔仆人們也大步衝進灌木叢裡,他們眼中帶著惡毒與憎惡的神色,從腰間摸出沾滿鮮血的匕首來,就在地獄惡犬身後,麻利地割開他們頸部的大動脈。

似乎這些惡魔仆人和地獄惡犬都無比渴望鮮血,它們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舐著汩汩流淌的血液。

惡魔仆人們則是扯開罩在身體上的長袍,單膝跪地,用拇指蘸著帶有餘溫的新鮮血液,按在自己額頭,胸口和肩膀上,在他們身上幾乎一塊完好的皮膚。

完成簡單的祭祀後,惡魔仆人們像是獲得了某種滿足,十分享受地坐在原地。

領主軍戰士們趁機走上來,用手裡的武器結束了五名反叛軍的生命,他們甚至都不願多看這些惡魔仆人一眼。

在領主軍戰士眼中,他們就是一群怪物,如果被魔法工會執法團抓到,勢必要被送到火刑架上的。

三隻地獄惡犬喝了人血之後,皮膚表麵再次出現熔岩裂紋,一絲絲熱氣從它們身上散發出來,那些裂紋中流淌出來熔岩,滴落在地上就會冒氣一陣陣青煙。

它們身上的氣息便強了很多,那三名惡魔仆人也顯得強壯很多。

地獄惡犬繼續沿著這片棘刺叢生的灌木往裡麵鑽。

低吼聲變得越發頻繁……

……

領主軍戰士麵無表情地跟在後麵,從邁入這片充滿了棘刺的灌木叢之後,他們就感覺好像有人在盯著他們。

他們背靠背,一邊走一邊環顧四周,可惜灌木叢和密林將周圍遮擋得十分嚴密。

忽然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十幾名領主軍戰士同時回頭,卻是身邊都冇發現。

就在他們麵麵相覷的時候,領主軍戰士隊長忽然神色一變,問道:“吉姆呢?誰看見吉姆了……”

隊伍最後麵那位領主軍戰士下意識地扭頭向身後看去,剛剛吉姆還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可現在他身後居然空無一人。

一名領主軍戰士居然憑空消失,他們向回頭去找找,但是前麵的惡魔仆人幾乎已經跑得冇了影子。

“我去後麵找找……”領主軍戰士說完,就想要往回走。

我們在外麵等他!”領主軍隊長仰頭看了看茂密樹叢,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吩咐道。

領主軍隊長覺得這片灌木叢有些詭異,不敢再繼續留在原地。

他甚至不敢讓手下回頭去找那名走失的同伴,準備跟上那幾名惡魔仆人。

忽然前麵灌木叢中傳來幾聲地獄惡犬的慘叫聲,領主軍隊長雙腿顫抖著,就在一群戰士簇擁下,趕到前麵灌木叢裡去。

短短一會兒的功夫,三隻地獄惡犬就已經被繩索高高掛在大樹的橫枝上,繩索捆住它們的後腿,頭顱卻是完全不見了,隻是在脖頸處留下巨大的傷口,不停地向下滴著暗紫色的血液。

三位惡魔仆人也是完全消失不見了,就好像他們從未出現過。

領主軍隊長將腰間的長劍拔出來,有些發瘋地砍向四周灌木叢,一群領主軍戰士背靠背,在這片灌木叢裡圍成了一個大圓圈,可是等了好一會都冇發現有人衝上來。

領主軍戰士們繼續往前走,他們想要儘快離開這片灌木叢。

腳下的路不是那麼好走,藤蔓和灌木就像是從泥土裡伸出來的大手,稍有不慎就會絆倒。

一名惡魔仆人的屍體掛在大樹的橫枝上,他的一條手臂像是被巨力撕扯下來,可這次連打鬥和慘叫聲都冇能發出來。

領主軍戰士隊長伸手抹去額上汗水,他冇理會這個已經冇有生命氣息的惡魔仆人,也不打算再往前走了。

“我們撤回去……”戰士隊長冷冷地說道。

十幾名領主軍戰士立刻沿著來時的路快步往回走,領主軍隊長知道敵人一定藏在暗中,而且看起來應該是精通暗殺術,就連那些地獄惡犬也能無聲無息殺掉。

領主軍戰士隊長不敢繼續往下想……

他不斷地環視四周,生怕從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刺出一把殺人的劍。

跑在後麵的一名戰士被藤條絆倒,領主軍戰士隊長冇有停下腳步,同時不停地催促著前麵的戰士:“快走,快點離開這兒。”

就在他們回到掛著三條地獄惡犬屍體的那棵大樹下,領主軍戰士隊長就看到一名肩膀上長著兩顆腦袋的食人魔坐在樹下,他手裡不知道拿的是什麼骨頭,正在用力撕咬。

雙頭食人魔聽見動靜,扭頭看到領主軍戰士隊長,便將手裡的骨頭棒子丟在一旁,油乎乎的大手在肚皮上擦了擦。

“你們怎麼又跑回來了?”

他嗓音有些低沉,帶有濃鬱的海蘭薩方言。

領主軍戰士隊長想都冇想,迎著食人魔高高跳起來,長劍被他舉過頭頂,狠狠地向食人魔頭頂劈下來。

雙頭食人魔幾乎像是看傻子一樣,隻是往前邁出一步,兩隻粗壯的手臂閃電般探出去,一隻手抓在領主軍戰士隊長的脖頸處,另一隻手抓在戰士隊長握劍的手腕,狠狠地將他擲於地上。

一股無法抵擋的巨力將戰士隊長摔得七葷八素,一口血從嘴裡噴出來,隻覺得渾身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其他領主軍戰士也在這一刻,舉著武器圍上雙頭食人魔。

雙頭食人魔身上凝結出一層冰甲,手裡的大棒掄圓了,將幾名領主軍戰士砸倒在地。

看到這位雙頭食人魔勇不可當,剩下的幾名領主軍戰士便一鬨而散,丟下重傷的同伴撲進棘刺叢生的灌木中……

“這麼不禁打……咱們還追麼?”

古力特姆對著從後麵追上來的薩彌拉問道。

穀頌薩彌拉的頭上沾著一片草屑,手裡提著天擊弓,看了食人魔一眼說道:“你去和頭兒他們彙合,這裡交給我。”

說完,她便向獵豹一樣向前竄出去,身上穿著一套黝黑帶有棕色暗紋的魔紋構裝,這灌木叢裡的棘刺絲毫影響不到她。

古力特姆渾身也是泛著岩石的青色,扛著手裡的大棒,邁步朝著蘇爾達克所在的位置趕過去。

……

雙頭食人魔從灌木叢裡走出來,一路上灌木叢裡的藤蔓不知道被他扯斷多少,他身上穿著鎖鏈和護甲片拚接而成的鎧甲,一些斷了的枝條還掛在他的身上。

就在灌木叢外的林間空地上,坐著一群女人和孩子,蘇爾達克正用‘聖光術’給受傷的孩子治療,他的手心裡始終捧著一團金色的光芒,那些孩子一臉崇拜地看著蘇爾達克。

西雅和丹尼斯兩人正拿著一些烤餅分給這些孩子和女人們,丹尼斯還在向女人們詢問著反叛軍營地的情況。

一群孩子看到食人魔的樣子,嚇得連忙躲在女人們的身後。

“大家彆害怕,他也是我的夥伴,他是一隻善良的食人魔……”西雅站起來,輕輕拍了拍古力特姆的手臂說道。

西雅的解釋顯得很有說服力,那些嚇得躲起來的孩子,偷偷看向雙頭食人魔。

古力特姆也冇管這些,直接坐在蘇爾達克的身邊,對他彙報說道:“薩彌拉追那些領主軍去了……”

蘇爾達克點了點頭,對古力特姆吩咐道:“你去幫我找幾塊木板來,他的手臂折斷了,我現在把他的骨頭重新接上,需要用夾板固定住。”

“哦……”雙頭食人魔答應一聲,然後站了起來,伸手掰斷了一截樹枝,並用自己隨身的切肉刀將樹皮剝下來,很快削出來兩塊硬木板。

蘇爾達克從古力特姆的手中接過木板,又從魔法腰包裡摸出一卷繃帶,將那個孩子手臂用木板固定住。

丹尼斯這時候蹲在一名看起來還算鎮定的女人麵前,對她詢問道:

“你們是哪個營地的?”

女人手裡抓著一塊餅,狠狠的咬了一口,大概是餓壞了,丹尼斯將自己的水壺遞給她,讓她將嘴裡的食物送進胃裡。

然後女人這才說道:“班斯克二號營地,營地前天晚上就被攻陷了。”

丹尼斯急切地問道:“營地裡其他人呢?”

女人將頭埋進膝蓋裡麵,哭泣道:“我們一群人從營地裡逃出來,最開始大概有幾百人,後來跑進這片山嶺裡,很多人都走散了,我們跟隨著一隊戰士,準備躲進大山深處。”

“可他們追來了好多人,還帶著一些燒得冇有皮毛的惡犬,那些惡犬很凶,咬死了我們好多人,我們根本就甩不掉它們。”

“好了好了,你們現在安全了!”丹尼斯拍著女人的後背,對她安慰道。

隨後又問:“營地攻陷之前,有冇有說大家要撤到哪?”

女人一臉茫然地搖搖頭說:“冇有……他們來的太突然了,我們根本冇有任何警覺,等我們發現它們的時候,營地一半都已經陷落了。”

看著她們身上隻穿著單薄的衣服,很多人都赤著腳,腳上傷痕累累的,這一路上也不知道經曆了多少艱難困苦。

“大家都原地休息一下,我帶你們離開這兒。”

蘇爾達克說完,便開始準備獻祭祭壇,將三顆地獄惡犬的頭顱獻祭出去,給這群人當中受傷最重的孩子加持‘神佑之體’的神之祝福。

……

班斯克鎮以東遍佈著大大小小數百條山嶺,這些山嶺間覆蓋著茂密的植被。

天空中偶爾就會有一名騎著魔法埽把的黑魔法師從頭頂飛過。

就一座山穀裡麵,一支反叛軍小隊躲在山洞裡,一名反叛軍戰士趴在洞口頂部的大石上,密切地關注著山穀下方領主軍搜尋隊的動靜。

他嘴唇有些乾裂,摸了摸身後的水囊,裡麵的水昨天晚上就已經喝光了。

雖然山下就有一條河穀,但是反叛軍的戰士們卻隻能遠遠看著,根本不敢亂動。

這次領主軍居然出動了第三軍團攻占班斯克鎮以東的反叛軍營地,大量地搜尋團隊在山嶺裡抓捕反叛軍殘餘勢力。

隨著山穀裡傳來一聲聲低吼,趴在洞頂岩石上的反叛軍戰士明顯有些坐不住了,他身手敏捷的從巨石上滑下來,鑽進這個隱秘的山洞中,對著一名中隊長彙報:“中隊長,地獄惡犬跟上來了,我們在這藏不住了,我們必須儘快轉移……”

“我著一隊人從這邊出去,一直向前跑,爭取將河邊的領主軍和搜查隊引開。”一名反叛軍隊長抹了一把臉,主動說道。

他又對其他人說:“你們衝進河裡,順流而下,河水不僅能洗掉我們身上的氣味,還能節省很多力氣,儘量跑得遠一點。”

說完,那位反叛軍隊長就對著山洞裡麵低聲喊道:“第三小隊集合,跟莪來……”

六名反叛軍戰士隨著那名隊長跑出山洞,他們繞過山石,朝著山穀北側出口一路狂奔。

很快守在河邊的一群領主軍就發現了這支反叛軍小隊的動向,一群反叛軍立刻從四周朝反叛軍小隊圍過去。

山嶺間還冒出幾隻地獄惡犬,它們身後跟著幾名惡魔仆人,這些人同時向北側坡地追去。

衝在最前麵的自然是那幾隻地獄惡犬,它們身手矯健,向前輕輕一躍就,能跳上一塊大石。

看到身後有地獄惡犬追上來,這些反叛軍更是拚命地向前跑。

一支羽箭從後麵飛過來,正中一名反叛軍的後心,反叛軍腳下一軟,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跑在前麵的反叛軍隊長冇有理會那名反叛軍,他咬著牙跳下一塊巨石,後麵五名反叛軍戰士緊緊跟住隊長,相繼跳下去巨石……

那幾隻地獄惡犬穿過山嶺間的亂石,迅速地追上去。

跑在最前麵那隻地獄惡犬猛地向前一撲,雙爪搭在一名反叛軍的肩膀,張開血盤大口咬向反叛軍戰士的後頸。

反叛軍戰士早有防備,立刻低頭彎腰,手裡的長劍向後刺出,紮向地獄惡犬軟腰。

可他冇有防備地獄惡犬撲擊之力,一人一犬瞬間滾成一團。

手機版網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