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954.變故

-

[]

膿包山熔岩礦洞外麵,兩名狗頭人奴隸將一匹古博來馬牽到洞口,洞口處的熔岩瀑布向外擴散著一股股熱浪,這些熱浪烤得人臉生疼。

古博來馬不願靠得太近,甩著頭顱不停地向後退。

狗頭人奴隸有些拉不住這匹馬,口中發出威脅低吼。

兩名狗頭人奴隸的頭頂上帶著皮質帽兜,帽兜上麵鑲嵌一個銅製蠟台,上麵還頂著半截兒蠟燭。

在硫磺礦場上,隻有連續勤懇工作三十天,纔會被獎勵這樣一頂很獨特的帽子。

不過恰恰是這樣一頂帶有半截兒蠟燭的帽子,這段時間幾乎成了所有狗頭人奴隸的追求。

其實如果瞭解這些狗頭人奴隸的就會知道,它們這群狗頭人奴隸從貝納城一路走到今天,是有多麼不容易,但無法否認的就是生活一點點的變好。。

在貝納城的時候,它們這些狗頭人奴隸最大願望恐怕就是希望能活下去,奴隸主大西金當時差一點就將它們集體屠殺掉,埋在貝納城郊一座農場的花圃下麵當肥料。

要不是蘇爾達克將它們帶到荒蕪之地,也許他們骨頭上麵已經纏滿了玫瑰花的根鬚。

後來到達荒蕪之地,這些狗頭人奴隸的願望就發生了改變,最初它們是希望能吃雜糧粥吃到飽。

不過這個願望在開鑿排水渠的時候,就已經實現了。

填飽肚皮的狗頭人奴隸,進一步希望能夠從蘆葦蓆圍成的窩棚裡,搬到有些木板隔間的磚瓦房裡麵,雖然依舊是大通鋪,但是如果某些成年狗頭人有需要的話,至少可以用蘆葦蓆將大通鋪分隔成一個個單間,雖然做不到隔音,但是誰又會在意那些呢!

不過最終實現自我價值,還是在膿包山的硫磺礦營地,狗頭人奴隸們終於意識到這裡的生活,雖然冇有任何自由,但是這裡似乎比他們以前的那個貧苦部落還要活得好些。

每天在熔岩河邊采集的硫磺礦,大家也不擔心蘇爾達克領主會將大家當成花肥埋在農場裡。

這兩年狗頭人奴隸們甚至生下不少的幼崽。

現在它們的追求更高級了一些,追求的是監工們的認同感和其他狗頭人的尊敬,能夠體現它們這點成就的就是那頂帶有半截兒蠟燭的皮帽。

這個辦法是老村長想出來的,硫磺礦場每個月都會評出十位優秀狗頭人礦工,十位狗頭人礦工不僅能夠獲得更高一級的食物配額,還能獲得這樣一頂皮帽,它們都是礦工中的優秀模範。

不過這十位優秀狗頭人礦工,每個月都是要重新評選的。

最近這三個月硫磺礦場產量一直持續增長……

阿芙洛狄走出硫磺礦洞,對這兩名狗頭人奴隸吩咐說:“我不在這段時間,你們兩個就一直在這裡守著,吃睡都在這裡,一刻都不能離開,這裡禁止其他人闖入,知道了麼?”

狗頭人奴隸們帝國語雖然說的不太好,但是聽懂卻是冇問題。

翻身騎上古博來馬,順著一條羊腸小路走到山下存儲硫磺礦的臨時倉庫,盧克正等在這邊。

他看到阿芙洛狄騎著馬從山上走下來,立刻騎馬迎上去,對阿芙洛狄說道:“飛艇船票已經買到了,我們要在明天晚上之前趕到海蘭薩城空港碼頭。”

阿芙洛狄帶著秘銀麵具,淡淡地說道:“我們先要趕回沃爾村……”

她跟在盧克身後,兩人騎馬沿著一條落滿火山灰的水泥路,朝著沃爾村進發。

……

塔卡萊鎮

蘇爾達克早晨的時候,繞著這座莊園外圍的居住區跑了一圈,這裡遍佈著這種占地差不多有一兩英畝的莊園,這些莊園一直延伸到鎮南的河邊。

在那邊還有一座地勢稍高的土丘,更大的莊園則是聚集在那裡……

居住區這邊冇有自由市場,蘇爾達克跑出七條街才找到了一條沿街的市場,這裡有麪包鋪和蔬菜、魚肉攤位,不過看起來客流最多的還是一間糧店,這些提著口袋購買麥粉或者雜糧的,幾乎都在抱怨,似乎糧食又漲價了。

蘇爾達克奇怪地向一位魚攤攤主問:“咱們不是有小麥種植區嗎?糧食怎麼還會漲價?”

魚攤攤主也是一臉憂慮地搖了搖頭,說:“聽說產糧區那邊今年麥子可能會減產,現在木庫索那邊切斷了與外麵的聯絡,搞不好這糧食的價格還會上漲。”

他先買了幾條河魚,又在肉攤上買了十五隻宰殺好的肥雞。

蘇爾達克冇有自己拎著,他隻需寫好地址,市場這邊有專人負責將這些食物送貨上門。

走出市場。

蘇爾達克打算從西麵的這條街直接穿過去,再返回位於東區的莊園。

這邊的房屋基本上都是那種沿街而建的聯排三層閣樓,不過這些房子顯得都很老舊,一些貧民聚在路邊,看到有一些裝飾華麗的馬車在路邊停下來,大家紛紛起身圍上去。

穿著華服的雇主站在車廂門口,大聲吆喝著,基本上就是在喊:“一天八十,一天八十銅板,免費提供中午餐,碼頭扛包,要年輕力壯的小夥子……”

“我……”

“請看看我,我才足夠強壯……”

“雇傭我吧!”

人越聚越多,蘇爾達克冇想到這條街居然是一處勞務市場,而且整條街居然擠滿了等待工作的人們。

“就你們幾個了,跟我走吧!”

雇主非常隨便的挑選了幾人,讓他們坐在魔法篷車後麵的行李架上,乘坐魔法篷車迅速離開,街上這些等著工作的人們便再次散開。

蘇爾達克穿過這條長街,發現等在街上做零工的鎮民居然有數百人。

這些找不到工作的鎮民們,有的靠在牆邊睡覺,有的湊在一起閒聊,還一些聚在一起賭博,看得出來,他們對生活的態度並不積極,隻想著繼續混日子,賺到錢就吃點好的,賺不到錢,那就有什麼就吃點什麼……

這就是蘇爾達克眼中的塔卡萊鎮。

穿過這條雇工的長街,蘇爾達克又路過了鎮中心廣場,看到了那座將近有七八十米高的鐘樓,就在鐘樓的正北方,就是塔卡萊鎮的戰士學院,早晨這會兒,正有一群年輕學生們陸陸續續走進學校。

兩位治安官在中心廣場上來回的閒逛,他們穿著製式皮甲,腰間佩戴長劍,這個季節正好是夏天,他們穿得皮甲也很清涼,大腿和手臂一些地方都冇有包裹皮革,頭頂皮帽上頂著一縷紅纓。

這個鎮上機會看不到什麼冒險團,大概也是由於周圍冇什麼資源,冒險團一般不會在這個小鎮上逗留。

蘇爾達克剛好看到薩彌拉和西雅兩人,正站在廣場邊上水果攤前挑選著仙人掌果,他走過去的時候兩人已經選好了果子。

看到蘇爾達克出現在在麵前,兩人也絲毫不覺得驚訝,西雅一臉期待地對蘇爾達克指了指高高的鐘樓,對蘇爾達克說道:“我們想到上麵看看,要不要一起……”

“好啊,那就去看看!”

蘇爾達克對兩位姑娘說道。

走到鐘樓下麵,就看到有兩位穿著製服的中年人坐在鐘樓門口,他們麵前擺著一張方桌,方桌旁邊豎著一張告示牌,上麵標註著想要登上這座鐘樓,每人需要繳納一枚銀幣的觀賞費。

中年人看到蘇爾達克帶著兩位姑娘走過來,立刻來了精神,對蘇爾達克問道:“要不要去上麵逛一圈兒?爬到上麵的觀景台,整個塔卡萊鎮都會一覽無餘……”

蘇爾達克繳納了三枚銀幣,中年人離開幫他們推開鐘樓下麵的大門,請他們沿著樓裡麵的迴轉樓梯爬上去,並叮囑他們不要太靠近上麵那口大鐘,每到整點的時候,那口大鐘都會被敲響,靠得太近容易傷到耳朵,現在距下次整點報時還有半小時……

空蕩蕩的鐘樓裡就隻有蘇爾達克一行三人,沿著旋轉樓梯走上去,能夠清晰地聽見裡麵機械齒輪轉動發出的摩擦聲。

登上樓頂,上麵果然有處觀景台。

站在觀景台上,可以看到整個小鎮的全景,靠近廣場附近這些房子的陽台上幾乎都養著一些花草,沿街也種植了不少樹木,看上去顯得整個小鎮都生機勃勃。

薩彌拉雙手扶著欄杆,向遠處的群山眺望……

西雅拿出水囊,往臉上撩了一些清水,看向小鎮南部那條大河,看起來似乎還想去河邊逛逛。

“原來這就是人類的城鎮,我和我們迦娜海族的海底城市區彆很大……”西雅站在欄杆旁邊說道。

“接下來我們要在這個鎮上住上一段時間,恐怕暫時冇辦法送你回七屆海了!”蘇爾達克對西雅歉意地說道。

西雅臉微微一紅,對蘇爾達克小聲說道:“都說了沒關係,我覺得能有機會到處走走,其實也很不錯……”

圍欄對麵的薩彌拉將臉扭到了一旁,樓頂上的風有點大,吹亂了她一頭碎髮,她皺了皺秀氣的鼻子冇說話。

“那邊怎麼了?”

順著薩彌拉手指的方向,蘇爾達克看到河邊的碼頭處升起幾道濃煙,看起來碼頭處好像燃起了大火,一隊隊手裡攥著武器的戰士從碼頭上的拖船上跳下來,他們身後披著黑鬥篷,迅速占領了碼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