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948.擺脫

-

[]

他身上披了一整塊青綠色的苔蘚,這塊苔蘚處於半乾狀態,帶著一股刺鼻的蘚類植物的那種腥味。

伸手攀在一塊岩壁上,飛快竄上最高處的崖石,這裡可以俯視下麵整條山穀。

他遠遠地看到那支突擊小隊陸陸續續走進這條山穀,便在巨石上躺下來,身體貼著因風化而脆裂的岩石。

舔了舔發乾的嘴唇,他有些忌憚那位將麵孔藏進帽兜裡的女弓手。

那種與生俱來對於弓箭敏銳的感知,讓他幾次偷襲的時候險些受傷。

他躺在岩石上開始幻想,假如那個遮住自己麵孔的女弓手長得不是那麼難看,他很願意將她娶過來,然後他就弓手團團長的職位,離開麥克唐奈領主的軍隊,兩人可以滿世界的探險……

閉上眼睛,從包裡摸出一塊醃製的鹹肉乾丟進嘴巴裡,讓身體慢慢的補充一點兒鹽分。

他不敢喝太多水,在這種巨岩上設伏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不能隨意亂動,上廁所也要就地解決,他可不想讓自己的褲甲有種尿騷味。

他試圖數一數對麵那隻刺殺小隊的人數,不過這些人總是將身體躲進最茂密的樹叢裡,偶爾纔會顯露出身影,根本就數不清。

隻知道應該有二三十人吧,而且每個人都是二轉強者,想到這兒他的脊背就有些發冷。

看到走在前麵揹著兩把巨劍的大劍士,他將貼在岩壁上的長弓的弓弦拉開,箭尖對準他的胸口……

這支箭一旦射出去,便立刻就會有數名二轉強者摸向他藏身位置。。

所以選擇伏擊地點的時候,基本上都是選擇一側是陡峭的崖壁,這樣就算對方發現他,他也可以從容離開。

不過這種可供選擇的地方,在這片山嶺間實在太少了。

對方團隊裡有**師和二轉弓手,一旦在逃離的時候被對方纏住,那些二轉劍士追上來,他就彆想再活著離開了。

他每次都會優先確定自己的退路……

射出一箭之後不是自信回頭,而是不得不夾著尾巴跑掉,不跑就是原地等死吧!

兩天兩夜都冇怎麼閤眼,他覺得精神力已經瀕臨枯竭,哪怕是躺在岩石上,稍微閉一下眼睛也好。

冇有等到這支刺殺小隊之前,他不敢閉眼。

生怕閉上眼睛的那會兒功夫,這支刺殺小隊恰好就離開了。

等到了這支刺殺小隊在下麵山穀經過,他一樣不肯閉眼,他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對於麥克唐奈軍團來說,這次被人偷襲可真是屈辱啊!

麥克唐奈領主被對方輕鬆綁走不說,明知道莊園附近擁有大量私軍的情況下,這群二轉劍士居然折返回來,還在眾人眼皮子底下屠了莊園後麵的五座魔法塔。

二轉強者與一轉構裝騎士們雖然在實力上有著本質區彆,但是他們又不是神,被射穿腦袋一樣會死,那麼多人一個人都冇留下。

他非常的惱火,心臟跳得很快,呼吸已經紊亂了……

所以他果斷地放棄了射出手裡的箭矢。

作為一名資深的二轉弓手,這次是他第一次這麼賣力追殺一群人,他將對麵這些二轉劍士死死咬住。

他躺在巨石上,讓背部緊貼著岩石,天空是淺橘色的,周圍的空氣裡帶著清新的味道。

他對乾布位麵的葛洛夫特山嶺非常熟悉,可以說這片山嶺裡最後一隻魔獸都是他一箭射死的,當初為了開辟這片領地,他帶領一群手下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這裡是麥克唐奈領主的土地,他決定要在這片土地上捍衛自己的權力。

隻是那麼多二轉劍士,想把他們徹底抓住,也不知道要拿多人條命去填……

伸手從揹包裡拿出一枚青澀的果子,這種果子又酸又澀,但是卻是有提神的作用。

看著從身下經過的刺殺小隊,他默默閉上眼睛。

他擔心目光會被對方強者感應到。

……

薩布麗娜大劍士躲在樹後,她抬頭看著崖頂,她知道那個弓手此刻就埋伏在那裡。

她看了默林**師一眼,確定他也感應到了,不過這種一麵陡峭一麵緩坡的岩壁在這片山嶺中太常見了,就算費勁全力爬上去,恐怕對方早就遠遁。

而且他們現在躲在岩縫裡,並不想被人發現。

這兩天突擊小隊不知道設下多少陷阱,想要圍殺這位神射手,可他就是不咬鉤。

說起來,主要還是對方對這片土地太熟悉了,在戰場上,這種地利上的優勢的確可以轉化成一場勝利。

看著昆塔斯大劍士和特羅洛普大騎士帶著大隊穿過這條山穀,默林**師微微搖了搖頭。

三人將身體藏在石縫裡,靜靜地等待天空中那些黑魔法師離開。

這裡處於峽穀崖壁的半山腰間,石縫前麵擋著樹叢,如果隻是從這裡經過,絕對不會有人爬到這裡來。

他們躲在這處石縫裡,就是想避開那些黑魔法師的眼線。

那位空間係魔法師正從魔法腰包裡取出佈置臨時傳送法陣的材料……

薩布麗娜大劍士看了一眼手裡的緋紅長劍,小心的注入一絲鬥氣,緩緩切開麵前一塊岩石。

她要在石縫深處開辟出一塊區域,一處可以佈置臨時傳送法陣的地方。

她多少有些無奈,這麼鋒利的長劍居然成了鑿岩工具……

……

特羅洛普大騎士和昆塔斯大劍士帶領突擊小隊走出峽穀之後,毫無任何征兆的改變了行軍方向,由南向東折了九十度彎,緊接著就翻過了一道不太好走的山嶺。

……

二轉弓手從巨石上爬下來,連忙朝著刺殺小隊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但他心裡似乎又有些不踏實,於是硬著頭皮爬上了高高的樹冠,對著天空中飛行的黑點比劃了一個手勢。

冇多久,兩名黑魔法師便朝著這邊飛過來,他們在二轉弓手的頭頂盤旋了一會兒,

二轉弓手是想留下一名黑魔法師繼續原地勘察,等著後麵軍隊趕上來。

這次刺殺小隊偷襲麥克唐奈領主的莊園,反倒是讓黑魔法隱修會和麥克唐奈領主軍團這兩支互相看不順眼的勢力,嘗試著相互配合,有了魔法師們從旁協助,追擊的效果還真是不錯。

這兩天幾乎都是黑魔法師們在空中指引後麵的領主私軍追上來。

天空中飛行的黑魔法師不願接受二轉弓手的指揮,他們對二轉弓手揮了揮手,指著刺殺小隊所在方向,騎著魔法埽把追趕上去。

二轉弓手站在樹冠上猶豫了片刻,麻利地跳下樹冠。

原本是想離開這條峽穀,跟上那刺殺小隊,但現在二轉弓手想要仔細探查一下這條峽穀……

他覺得哪裡一定出了問題,否則他們絕對不會出了峽穀就行軍路線。

他略有所思地停下腳步……

……

除了天空中這些黑魔法師之外,那位一直跟在突擊小隊後麵二轉弓手,也是大家甩不脫麥克唐奈領主私軍的另一個原因。

按照蘇爾達克的想法,這種情況他更希望二轉劍士們能轉身麵對那些領主私軍,從正麵殺出一條血路脫困。

這樣就可以讓他們連追擊的勇氣都冇有,而不是像這樣在這兒兜圈子,玩貓抓老鼠的遊戲。

像西雅這樣的迦娜海族隨著大家翻山越嶺,體力消耗得很厲害,雖然蘇爾達克已經幫她加持了‘神佑之體’,但是體力還是冇法恢複過來。

有些難走的地方,她都是趴在蘇爾達克的背上,一路躺過來的……

相比坐在雙頭食人魔的肩膀上,西雅更想趴在蘇爾達克寬厚的背上,因為她總是能看到古力特姆看著她流口水,他的好兄弟腦花兒就會談論烤魚之類的話題。

……

薩彌拉有些疑惑的從樹乾上滑下來。

這次走出峽穀之後,那位二轉弓手不知怎麼了,居然冇有跟上來。

她針對可能存在的伏擊點進行反蹲,但卻是一無所獲。

突擊小隊在山嶺裡麵走得很快,天空中的黑魔法師依舊是不斷丟下火球,試探著突擊小隊所在位置。

薩彌拉抬頭透過樹叢縫隙看著天空上的幾個黑點,眯著眼睛,像是一隻敏捷的獵豹往山頂上跳躍,她的速度非常快,樹與樹之間那些橫枝就是她的借力點,彷彿在樹上跳躍比在山地上奔跑要快那麼一點兒。

這次她直接衝到山頂最高那棵樹的樹冠上,手裡握著天擊弓,蹲在茂密的枝葉裡,等著那些黑魔法師。

天空中那幾個黑點果然在穿越這道山嶺的時候,冇有在山嶺頂端刻意拔高飛行高度,而是從山嶺上筆直飛過……

看著這些黑魔法師越來越近,在視線裡越來越清晰,薩彌拉知道自己這次賭對了。

她儘可能讓自己放輕鬆,呼吸放平穩,握著天擊弓的手上出現一絲絲風元素,就在一名黑魔法師從樹頂飛快掠過的一瞬間,一位大精靈風行者虛影出現在她身後,她猛地拉開弓弦,那位大精靈風行者也跟隨她做同一個動作,兩隻羽箭不分先後同時飛出。

箭矢在空中發出尖銳嘯聲,劈裡啪啦的電弧在箭桿上時生時滅。

那兩名黑魔法師看到不遠處樹冠上出現大精靈的虛影,心裡就涼了半截兒,他們甚至都不再操控魔法埽把,而是拚命扯開魔法卷軸,可惜動作還是太慢了。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