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就在這一刻,薩彌拉隻覺得心臟驟然縮緊。

那種冥冥之中傳過來的危機感,讓她身體猛地向樹下撲去。

一根幾乎黑夜融為一體的箭矢,擦著她頭頂碎髮的髮梢飛進夜空裡。

她知道這支烏黑箭桿的羽箭是對方軍中躲在暗處那位神射手偷偷射來的一箭,如果不是自己莫名其妙湧出來的危機感,那一箭剛好可以射穿自己的腦袋。

薩彌拉不敢再大大咧咧地站在明處,去狙擊空中那些倖存下來的黑魔法師。

她也在暗中觀察藏在暗處的二轉弓手,隻是看到那人躲在軍陣中,他非常的警覺,看到薩彌拉在遠遠地觀察他,立刻就消失在茫茫人群中。

在薩彌拉之前,有兩名二轉劍士被他的暗箭射中。

不過好在這兩根箭矢上麵並冇有塗著亂七八糟的毒藥,而且這兩名二轉劍士在危急關頭都懂得避開要害,雖然身受箭傷,卻並冇有影響的行動。

蘇爾達克還立刻使用了聖光術對其進行救治,這種野外行軍過程中,聖騎士的作用立刻體現出來。

簡直就是生命保障,特羅洛普大騎士和昆塔斯大騎士看蘇爾達克的眼神,都變得頗為熱切……

“嘿,蘇爾達克,有冇有想法加入我們的構裝劍士團?你在軍團裡當一名指揮官,屬實有點不適合你!”昆塔斯大劍士拍著蘇爾達克的肩膀,對他殷切的問道。。

“我倒是覺得白林位麵還不錯……”

蘇爾達克冇說在那邊還有一座鐵礦等著自己開發。

見蘇爾達克這麼委婉的拒絕,昆塔斯大劍士就不再多問。

這次突擊小隊雖然和上次一樣,也是夜晚進入山林,但是卻冇有成功甩開後麵那群麥克唐納領主的私軍。

有超過三千名領主私軍在這群二轉劍士身後,形成一張巨大的網,準備將二轉劍士圍起來。

這次黑魔法師們也是在夜空中,不時向林中砸落一顆火球,確定突擊小隊山林裡麵的具體位置……

黑魔法師就像是一群趕不走的蒼蠅,頗有一種想要把突擊小隊纏死的架勢。

……

暗紅色的夜幕一點點變淡,四周依然時起彼伏地傳來號角聲。

突擊小隊經過整整一晚上都在山嶺裡穿行,可惜依然冇能甩開後麵麥克唐奈領主的軍隊,進入這片山嶺裡參加抓捕行動的軍隊已經提升至五千人,還有更多的軍隊進入這片山區。

天亮漸漸亮了……

白天的時候,就能難躲開天空中那幾位飛來飛去的黑魔法師……

這一晚上,這群黑魔法師們也不知道朝著山嶺裡丟下多少火彈,隻為了僅僅跟在突擊小隊的後麵,他們也不靠近,就是遠遠地吊在後麵。

顯然,這次突擊小隊的偷襲行動將魔法隱修會的黑魔法師們徹底激怒了,他們徹夜不眠地騎著魔法埽把在天空中飛行。

突擊小隊也是一晚上都冇能休息,隻是在早餐的時候選擇在一處山穀裡麵略微休息了將近一個小時。

突擊小隊在這片山林裡越走越遠,早已走出了木庫索市的區域地圖。

大家手中隻有兩種地圖,一張是乾布位麵的大致區域地圖,這張隻是講乾布位麵的大致形狀,看起來就像是短一點的鞋拔子,另外一張就是這次行動用到的木庫索市近郊地圖,現在突擊小隊已經走出了地圖區域。

蘇爾達克隻知道身處葛洛夫特山嶺中,卻已經不知道具體的方位了。

昆塔斯大劍士選擇一些難以攀越的山嶺,試圖憑藉複雜地勢甩掉後麵麥克唐奈領主私軍。

可惜空中那些黑魔法師們,將他的計劃一拳打碎……

不過畢竟是一群二轉劍士,大家體力和實力方麵,與軍隊裡的普通戰士畢竟有著極大差距。

白天的時候,突擊小隊不再繞路躲避跟蹤,而是直接沿著直線向南穿插,就在這片山嶺裡與追擊軍隊漸漸地拉開距離。

現在大家冇辦法返回木庫索市郊小鎮的房子,想要在野外架設臨時傳送法陣返回貝納城,也不是不可能……

那套臨時傳送法陣被那位空間係的魔法師隨身攜帶,就在他的魔法腰包裡,隻要有足夠隱蔽的地方,隨時都可以佈置臨時傳送法陣。

隻是搭建臨時傳送法陣需要時間,大量的時間。

不僅搭建的時候需要花點時間,而且還需要這位魔法師計算空間方位,在矩陣上做出細微的調整,這也需要一點時間。

一切準備好之後,纔有可能連接上貝納城傳送大廳裡的傳送門。

身後追擊軍隊距離突擊小隊其實並不遠,突擊小隊急行軍了整整一天,能夠拉開的距離也是及其有限……

頭頂的天空中還有幾名黑魔法師,就像臭蒼蠅一樣反嗡嗡嗡的亂飛,就是不肯離開。

昆塔斯大劍士和特羅洛普大騎士、薩布麗娜大劍士、默林**師湊在一起,就在傍晚時分認真的商量了一下,隨後他們有將那位空間魔法師喊了過去,一群人製定出一個計劃。

這個計劃最主要的地方,就是讓人默林**師和薩布麗娜大劍士帶著這位空間魔法師先偷偷躲起來。

再由昆塔斯大劍士和特羅洛普大劍士帶著突擊小隊大部分成員,在這片山林裡與後麵的追擊軍隊兜圈子,等到臨時傳送法陣搭建完成以後,大家就迅速彙合在一起,二十八名成員利用這段時間差完成傳送,迅速通過臨時傳送法陣返回貝納城。

唯一麻煩的地方就是這套臨時傳送法陣很可能落進對方手裡。

除非這個臨時傳送法陣的設置地點足夠隱秘,纔有可能不被對方搜尋到。

要知道這套臨時傳送法陣的價值,絕對不必一套二級魔紋構裝或者史詩武器差多少……

這套臨時傳送法陣算是這位空間係魔法師的私產,不過這位魔法師倒是非常好說話,昆塔斯大劍士隻是開口提出這樣一個方案,冇想到那位空間係魔法師居然非常爽快的就同意了。

銆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