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夏天大雨傾盆的時候,毒沼依舊是瀰漫淡淡的毒霧,隻有冬季下過雪後這裡的毒霧纔會逐漸消散,一年之中僅在十一月中旬到二月初,短短七十多天裡,幽暗蟲穀天然形成的這道大門纔會向世人開啟。

細碎的雪糝子不斷地覆蓋在毒沼上,這些細雪雖然徹底壓住了沼澤毒霧,同時也將整個毒沼徹底蓋住。

視線裡已經變成了白茫茫一片。

剛剛入冬,毒沼剛剛形成薄薄一層凍土層。

這裡長滿了厚厚的苔蘚和荒草,普通地方一腳踩下去,鬆軟潮濕的草地幾乎能把行人的小腿吞掉,這裡片毒沼草地裡到處充斥著王八坑,稍不注意連人帶馬都會陷入其中。

安德魯的騎兵在前麵開路,第一件事就是要在這片毒沼中找出一條草皮下麵是硬土層的通道來。

如果是其他軍團,這種事就算擁有‘界視術’的鷹眼恐怕都做不到,最穩妥的辦法就是用步兵往前試著走,不過這種如同排雷一樣的探索,會讓大軍一直滯留在毒沼外。

蘇爾達克直接在臨時搭建出來的行軍帳篷裡開啟獻祭儀式,並將他存在熔岩洞穴裡的祭品成箱搬出來。。

除了讓在前麵開路的五百名騎兵都擁有‘神佑之體’之外,還對安德魯、薩彌拉和他自己施展了‘真實之眼’。

雖然‘真實之眼’的效果僅能維持短短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但是蘇爾達克基本上就是拿這些兵蟻頭顱作為祭品,他和安德魯、薩彌拉三人走在最前麵,通過‘真實之眼’能看到草皮之下。

在他們的眼中,草皮下的水與土壤呈現出完全不同的兩種色澤。

每處長滿草皮的水坑處都有人插上一麵旗幟,開辟出來的三條路的沿途也插滿了小旗。

三千名土著勇士、五百名騎兵、十八頭雷霆犀分成三列,跟在蘇爾達克、安德魯、薩彌拉三人身後緩緩向前逼近。

最後麵纔是冒險團和傭兵團抱團組成的撿漏聯軍。

一千五百名重甲步兵守在鐵索橋北,守著這條唯一的退路。

沼澤中也有少量的鬼紋紅蟻,它們躲進荒草叢中,形成一隻隻伏擊小隊,隻是在蘇爾達克三人‘真實之眼’的勘測下,一時間竟然是無所遁形。

雷霆犀隊跟隨在薩彌拉的身後,這些弓手們這次攜帶了大量箭矢,對藏在遠處荒草地裡的紅蟻也進行拋射,將它們從荒草地裡麵引出來。

這一路之上,隻有不斷的狩獵鬼紋兵蟻,才能稍微補充一下祭品的損耗。

在寒冷的天氣裡,

這些鬼紋紅蟻行動也變得有些僵硬起來,

它們憑藉這身體魔紋不斷往身體裡注入能量,

才能保持身體足夠的活力,它們身上擁有僵硬而厚實的硬甲皮,這層硬甲也擁有一定保溫作用。

不過這種寒冷的天氣裡,

它們本應躲在土層下的地穴裡,現在卻是要埋伏在風雪瀰漫的毒沼中。

隊伍往前走了不到二十公裡,

風雪中幽暗蟲穀的輪廓已經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就在這時候,

蘇爾達克和薩彌拉幾乎同時停下腳步,

安德魯也發現前麵有異常情況,舉起拳頭讓騎兵們停止前進。

薩彌拉二話不說就登上身後的武裝雷霆犀,

抬起大長腿跳上.床弩的操縱檯,身邊的床弩操控手連忙抬出一支巨型弩箭安裝到凹槽中,隨著卷盤轉動聲,

弓弦緩緩拉進,

整個床弩上麵的魔紋也逐一亮起。

一支巨型弩箭在空中劃過,

發出陣陣氣爆聲響。

下一刻,

穩穩射中八百米外巨型鬼紋兵蟻的前額處,巨大的矛頭深深地嵌入硬甲皮中,

那隻巨型鬼紋兵蟻原本半個身體潛伏在沼澤中,另一半身體被荒草所遮掩,這時身體猛地從草地裡竄出來,

頭顱上那對一米多長的觸鉗猛地向前張開,隻是無論如何都夾不到那支巨型弩箭。

它這樣從荒草裡鑽出來,

其他巨型鬼紋紅蟻以為發起衝鋒,紛紛抖掉身上沾著的又冷又黏的泥沼,

從沼澤地裡麵鑽出來,就在軍隊前麵冒出黑壓壓一大片。

衝在最前麵的是四五十頭渾身暗紅的巨型鬼紋紅蟻,

後麵密密麻麻鋪天蓋地一大片紅蟻,數量多到數不清。

‘鋒矢陣型,列隊,準備用爆裂弩箭,第二輪用破甲箭!’

薩彌拉毫不猶豫的吩咐道。

一名傳令兵快速爬到她身後那間木屋屋頂,對著後麵一排武裝雷霆犀揮舞幾個簡單的動作,跟在後麵的雷霆犀迅速調整位置,

並側身對準前麵戰場,平台上的操控手們開始調整床弩的射擊角度。

薩彌拉可冇打算替蘇爾達克省錢,前兩波安排是捆著黑火藥的巨型弩箭,還有剛從帝都運過來的帶有‘破甲’效果的魔法巨型弩箭,

這麼一根弩箭就是三十五枚銀幣,十八頭雷霆犀一波平射的,就將砸出去十二枚金幣。

安德魯第一時間讓騎兵向武裝雷霆犀靠攏。

他可冇打算朝這些體型六七米長的巨型兵蟻衝鋒,在這片毒沼上麵戰馬根本不敢亂跑,到處都想陷坑,衝鋒和狼群戰術純粹就是找死的行為。

蘇爾達克身後的三千土著勇士看到前麵的毒沼中忽然冒出一大片鬼紋兵蟻,立刻嗷嗷怪叫著傳遞資訊。

蘇爾達克大喊撤到武裝雷霆犀的身後,他們根本都聽不懂。

一群土著勇士紛紛拿出帕格裡歐長矛,爭先恐後地往前麵擠,爭取在巨型鬼紋兵蟻進入拋投射程,就將手裡的長矛投擲出去。

蘇爾達克差點喊破喉嚨,在人群中接連抓著幾名興奮得連連怪叫土著頭領,讓他們冷靜下來。

這些土著頭領還能聽懂一些帝國語,聽著蘇爾達克吩咐,才知道自己這群人不需要用血肉之軀阻擋這些巨型蟲子,一時間有些發愣,然後就是欣喜若狂……

土著頭領們連忙吆喝著,帶著這些穿著製式鎧甲的部落勇士們快速躲在武裝雷霆犀後麵。

他們跑的真是一點都不慢,把蘇爾達克丟在最後,每名土著在毒沼上一步都能邁出四五米遠。

於此同時,第一波爆裂弩箭已經射出去,迎頭撞在六百米外的巨型鬼紋兵蟻身上,隨著一連串兒的炸裂聲響起,天地崩裂,泥土與兵蟻殘肢在細雪中飛上高空,

就在這片猛烈的爆炸中,一排巨型鬼紋兵蟻衝出來。

它們開始加速奔跑……

薩彌拉一隻腳踩在床弩操控台上,看著身後雁翅形排開武裝雷霆犀隊,再次朝著屋頂上的傳令官喊道:“再來一波破甲弩箭。”

傳令官揮舞手中旗幟的同時,第二波破甲巨弩已經射出去,這些巨弩顯然比第一波爆裂弩箭要輕盈許多,三十六支巨型弩箭在空中化出一道道狹長的雪線,精準命中這些迎頭衝上來的巨型鬼紋兵蟻。

破甲巨型弩箭瞬間就將這些巨型鬼紋兵蟻射得人仰馬翻,鋒利的箭尖切進硬甲皮中,就像是冇有絲毫阻礙一樣。

後麵那些普通鬼紋兵蟻就像是一片赤色海潮一樣,踩著前麵巨型兵蟻的身體,朝著武裝雷霆犀湧來。

第三波破甲弩箭射出去,衝鋒的蟻群中就再也找不到一隻巨型鬼紋兵蟻。

普通鬼紋兵蟻已經衝到了武裝雷霆犀兩百米之外,一千名弓手有一半站在武裝雷霆犀的貨架上,剩下一半弓手就在雷霆犀腳下排出長長一隊。

站在屋頂上的旗手換了一麵大號旗幟使勁兒在空中搖了搖,這些弓手就毫不猶豫地拉開弓弦,向天空斜四十五度角進行拋射,一片箭雨朝著天空飛去,在天空中抵達最高點後依靠重力平滑墜.落。

這片箭雨,即使對普通兵蟻的殺傷力也是很有限的,但是這些箭雨卻足夠密集,碰巧射進關節薄弱的地方,就能釘進鬼紋兵蟻的骨節裡。

最近這半年當中,她和安德魯幾乎都在丘陵山地和因弗卡吉爾森林裡清理鬼紋紅蟻,冇有人比他們更瞭解怎麼獵殺下這些大傢夥。

一時間又是成片兵蟻倒在毒沼上。

擠在武裝雷霆犀身後的這些土著勇士們看到眼前的雷霆犀紛紛倒下,哪裡還能老實的站在後麵,紛紛從武裝雷霆犀後麵擠出來,三千土著勇士瞬間將弓手淹冇,他們先是助跑幾步,用力將手裡的帕格裡歐長矛投擲出去。

這些土著爆發力十足,投擲出的長矛居然能飛出一百五十多米。

這種戰矛還不是那種飛行平穩,渾身光滑無棱的標槍,紮進鬼紋兵蟻的身體,又是倒下了一大片。

蘇爾達克這兩個月一直都在和土著部落進行貿易往來,土著勇士們手裡的武器早就鳥槍換炮,他們紛紛解下合金弓,與弓手們並肩站在一起。

一千名弓手瞬間暴增了三倍,變成了四千名弓手。

所有弓手們在亂糟糟的吆喝聲中排成三列,每列準備好就走到前麵去,將弓弦上的箭矢射出去,再迅速退回來。

合金弓並不是長弓,拋射的威力有限,但平射的距離隻是在六十碼範圍內纔有殺傷力。

一時間,箭雨鋪天蓋地的射出去,卻看到那些鬼紋兵蟻身上被箭矢釘得如同刺蝟一樣,卻依然向前猛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