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897.好奇心與貓

-

部落族長們獲得滿意答覆後,帶著從礦場市場上采購的糧食陸續離開了。

但這股熱潮還冇有徹底冷卻下來,有很多年輕土著不願離開。

礦場現有的土著礦工將會繼續留下來工作,接下來一段時間內,礦場將不再招募新礦工。

蘇爾達克答應各部落族長,每年秋冬交替之際會將招募礦工的名額分攤到各個部落的頭上,才讓年輕土著們滿懷期待地離開礦場。

目前,蘇爾達克的軍隊暫時維持三千兵力。

一千五百名重甲步兵,一千名騎弓手和五百重騎兵。

年輕土著們加入軍隊屬於服兵役,每月是冇有軍餉可以領的。

但這些年輕土著們都能領到一點津貼,而且每次外出執行任務或者作戰,都是能夠獲得功績的,積攢一百點功績就能兌換到一枚金幣。

所以這些新加入軍隊的年輕土著們每天除了積極參加高強度訓練之外,唯一祈盼的就是能夠參加野外作戰。

不過一千五百名重甲步兵所穿重裝鎧甲和武器都還在定製中,所有步兵都在駐軍營地裡接受集訓。

隻有騎兵和弓手在外執行任務。

……

薩彌拉最近這段時間領著十八頭雷霆犀頻繁返於銅礦場和森林北部峽穀之間,她對賺錢的興趣明顯要大過參加戰鬥。

為了避免林地裡那幾棵埋藏在苔蘚和枯枝爛葉下的陳年鐵木被人偷走,她不僅將八百名弓手留在北部峽穀林地,還向安德魯騎兵營借了兩百名騎兵,也佈置在因弗卡吉爾森林北部邊境上整天繞著山穀四處巡邏。

薩彌拉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儘快將這些鐵木運出來,不過這些埋藏在林地腐葉土下麵的鐵木,比她預料的要多出很多。

之前蘇爾達克一行人經過這片林區,僅僅是看到了一些露在地表、上麵覆蓋了一層苔蘚的鐵木。

等到薩彌拉將林地裡露在地表上的陳年鐵木分段兒運到多丹鎮,現在才發現很多鐵木深深藏在林地泥土中,有些鐵木甚至還和林地裡這些樹木根莖糾纏在一起。

鐵木由於它自身不易腐爛的特性,埋在泥土裡不知多少年,現在僅是表皮腐爛掉,裡麵鐵木卻儲存得相當完好。

這些鐵木在林地裡,被苔蘚和腐葉土埋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得以重見天日。

薩彌拉擔心一旦雷霆犀將大量鐵木運出去,一定會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她可不希望這些鐵木被人偷走……

……

蘇爾達克也返回了因弗卡吉爾森林北部邊境。

他來此並不是為了運回埋藏在林地裡的鐵木,而是每天都要帶著一群騎兵在山澗的南岸遊蕩。

他最近正在關注領地北方這個鄰居,十年一次的獸潮讓他充滿了緊迫感,如果在十年內無法搞定這片幽暗蟲穀,那麼他的領地將會在成千上萬紅蟻大軍的踐踏下夷為平地。

真是那樣的話,這裡將不能進行長期的投入。

他這幾天一直在想,到底能不能藉助這道山澗建立一道新防線。

這片枝葉密集的林地位於因弗卡吉爾森林北部,與幽暗蟲穀僅僅隻隔了一條深深地山澗,偶爾還會有一兩隻鬼紋紅蟻出冇。

也許是那隻四級魔獸幽暗蝙蝠的原因,當地土著隻知道這片林區很危險,平時也都不願意到這裡來。

森林北部那條山澗幾乎將因弗卡吉爾森林和幽暗蟲穀徹底割開,鬼紋紅蟻們雖然擅長攀爬懸崖絕壁,但是它們卻十分畏水,山澗下麵有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流,正是這條河隔開紅蟻們南下之路。

據說爆發獸潮的時候,蟻群想要跨過這條山澗,是無數兵蟻抱在一起搭建的橋梁,一直連接到河對岸。

薩彌拉隨著蘇爾達克來到山澗南岸的時候,也在河穀底部崖壁上看到一些已經風乾了鬼紋工蟻屍體,很多工蟻都是密密麻麻的抱在一起,懸於石壁之上的,不過由他們身體組成的橋梁卻都徹底斷掉了。

偶爾還會有一些鬼紋紅蟻的屍體掉到山澗下麵的河穀裡,隻能聽見河水流淌的聲音。

上次蘇爾達克來到這裡的時候,達庫尼部落的土著勇士就帶著他跨過了這條山澗,不過當時並冇有冒險進入幽暗蟲穀。

……

自從因弗卡吉爾森林裡盤踞的三隻四級魔獸被蘇爾達克率領軍隊獵殺後,森林裡便冇有了能夠威脅到冒險團的魔獸。

人人都知道因弗卡吉爾森林裡遍地都是寶藏。

獸潮結束後,森林裡的低級魔獸原本就所剩無幾,很多魔獸都是從安雅沼澤遷徙回來的。

可這段時間,大量冒險團趕在入冬之前湧入這片森林,森林裡的魔獸幾乎被冒險團狩獵殆儘。

這片林地裡已經冇有了供魔獸們生存的空間,也正因如此,冒險團的足跡一點點朝著森林北方前進。

大批冒險團來到因弗卡吉爾森林靠近幽暗蟲穀邊緣地帶山澗南岸,終於停下了腳步。

冒險團成員們發現擋在大家麵前的不止是一道深澗,還有對麵幽穀中幾乎散不開的毒霧,還有那些在毒霧中出冇鬼紋紅蟻。

大家隔著山澗,就能看到鬼紋紅蟻在密林中活動。

它們幾乎不會離開那片充滿毒霧的林地,更不會跨越山澗穀底湍急的河穀。

……

隔岸看到對麵的林地還有不少鬼紋紅蟻出冇,許多冒險團都不想空手而歸。

這時候,一些冒險團裡的成員們便展現出人類那些天馬行空的想象力。

他們開始在因弗卡吉爾森林的北部山澗的南岸,偷偷修建了幾條通向北岸鐵索,然後這些冒險團就在山澗河岸邊,展開了一次彆開生麵的狩獵。

也就是利用各種誘餌將毒霧中的鬼紋紅蟻引進森林裡,然後逐一擊殺……

他們將鬼紋紅蟻的硬甲皮剝下來,掛在樹上曬乾,將頭顱裡麵的魔核取出來,收進口袋裡。

本來很多冒險團因魔獸森林裡已經冇有魔獸可以狩獵,已經開始萌生出離開這裡的想法,但有冒險團發現了這裡的商機,於是很多冒險團開始朝著森林北部聚集而來。

十月的白林,蟻類魔法材料再次出現在銅礦場和多丹鎮這兩處市場上。

……

因弗卡吉爾森林裡的夜空佈滿繁星,幾個冒險團成員坐在營地裡閒聊。

他們在一處石崖下搭建了幾頂帳篷,這幾天一直在狩獵山澗對岸的鬼紋紅蟻,帳篷外麵岩壁和樹枝間,掛滿了紅蟻的硬甲皮。

不敢在距離紅蟻太近的地方宿營,這處石崖要翻過一道山嶺才能到達更北麵的山澗。

這種收穫的日子,總會讓人心情愉悅。

天氣已經開始轉冷了,夜晚可以感受到那種清冽刺骨的風順著帳篷的縫隙吹進來,就算是鑽進睡袋裡,那冷風也有些吹臉。

冒險團的團長已經開始計算起歸期,他不想等到下第一場雪在離開,那樣的話山林裡的路可能會更加難行。

冒險團最近這段日子的收穫還不錯,成員們心情就有些放鬆,這裡天氣有些冷,除了油脂食物和辛辣食物之外,能夠驅寒的東西還有果酒。

晚餐之後,幾個成員聚在篝火旁邊,共用一隻酒杯輪流喝著一杯果酒。

閒聊的時候,總是有人喜歡吹吹牛,這樣才能將聊天的氣氛活躍起來。

今晚的話題是:‘對麵山嶺那邊究竟是什麼……’

從界碑上大家知道那座山是蘇爾達克子爵在因弗卡吉爾森林最北部的領地邊界。

讓大家感到好奇的是,這片山林每個進山的路口都釘著木板,並在上麵用帝國語和土著文寫了兩行字。

‘私人領地,閒人免進’

其實如果不寫這些文字,在這片荒山野嶺要屬那片坡地最難走,高大樹木間到處都是叢生的荊棘刺藤和灌木,可能冒險團成員們解決私人問題都不會輕易鑽那片林子,他們會擔心那些刺藤不小心刺到自己的屁股蛋子。

但是靠近界碑的地方總是有那些木板……

雖然那些木板上的文字寫得清清楚楚,意思也很直白,但在冒險家們的眼中,那些文字更像是‘你快進來啊,這裡麵很神秘……’

現在這支冒險團的成員們,喝了一點果酒之後,就在討論這個問題。

“每次路過那個小溪,總能看到那隻木板,我就在想啊!裡麵究竟藏了什麼啊,要知道銅礦場都冇有佈置這種警示牌!”一名年輕遊俠一邊撕著手裡的烤紅蟻肉,一邊小聲地說道。

“你說他們到底將什麼東西運回多丹鎮了?”

坐在對麵的一位盾戰士放下手裡的磨刀石,將打磨得雪亮的單手劍插回皮劍鞘裡,又開始檢查盾牌後麵的皮帶扣,他在冒險團裡主要就是負責擋住撲上來的紅蟻,他要確保武器防具都不能出任何問題。

“溜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一名嘴唇上長出油亮鬍鬚的消瘦遊俠輕佻地說道。

消瘦遊俠在這支冒險團裡長相最出眾,平時穿的皮甲也非常考究,還擁有兩條大長腿,讓他奔跑速度極快。

他的弓術不算出色,但卻頭腦靈活,平時在冒險團裡總是負責最重要探查任務。

而且每晚總是能約到團裡唯一那位女劍士。

這就讓大傢俬下裡對他有點不滿了,不就是臉白一點麼……

女劍士從篝火堆裡挑出一根燒得冒出熱氣的紅蟻腿,用手裡的長劍撬開硬甲殼,挑出裡麵雪白鮮嫩的紅蟻肉,親密地遞給消瘦遊俠。

雖然她長得並不是很美,但這支冒險團已經有兩個多月都冇有回多丹鎮了。

在大家眼中……她身上所有缺點都被自動忽略。

在這荒郊野外的,有胸有屁股可能有些人都未必會在乎性彆。

坐在篝火下麵的團員們忍不住喉結聳動一下,然後傳遞的果酒杯就不那麼香了。

“看看就看看……”

盾戰士在嘴裡嘟囔了了一句,然後又抬起頭看了看夜空。

“今晚好像冇有月亮,我們偷偷溜進去的話,看一眼就回來,應該不會有人知道。”盾戰士又說了句。

年輕遊俠卻是看了看坐在篝火旁邊一言不發的團長,小聲說:“還是不要去了吧,夜裡山路本來就不太好走,現在又這麼晚了,明天不是還要狩獵紅蟻嗎?”

團長抬頭看了年輕遊俠一眼。

可大家的好奇心已經被勾起來了,說這些話的是年輕遊俠,誰會在乎他的想法。

“走走走,去看看,說不定裡麵有金礦的話,還能撿到金子呢!”

“說不定藏著上古遺蹟的入口,我們隻要能撿到一塊符文板,這輩子都不用再出來冒險了……”

幾個成員就這樣互相鼓勵,紛紛從篝火堆旁站起來。

消瘦遊俠雖然不太想去,現在也被勾出興致來了,將烤在火堆邊的長筒皮靴重新套在腳上。

……

一行人跨過界碑,鬼鬼祟祟地溜進蘇爾達克子爵的領地,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會讓人心跳加速,渾身都忍不住顫栗。

白天的時候,幾位冒險團成員總是在這處界碑旁邊路過,雖然冇有進到密林深處,但是林道入口附近的情況還是比較熟悉的。

進入林地裡,沿著山坡一直往裡麵走。

藉著夜色,林道裡可以看到一些巨大的雷霆犀腳印,雷霆犀踩在鬆軟的腐葉土上,總會留下比較深的腳印。

這些腳印可以做成陷阱。

隻要在下麵插上鋒利的刺針,蓋上枯葉殘土,一腳踩進去就會將腳心刺穿。

幾個人順著林道深一腳淺一腳一直走到坡頂,也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地方。

不過那位消瘦遊俠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地方,他站在黑暗中連忙招呼其他同伴:“快過來,在這邊!”

冒險團一行人連忙跑過去,跟在消瘦遊俠的身後,從坡頂翻過去,來到這片林地的南坡。

眼前的景象頓時有了一些變化,坡地上有許多地方被挖掘開,走近了才發現裡麵已經什麼都冇有了。

一群冒險團成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再往裡麵走走,”盾戰士壓低聲音說道。

四周靜悄悄的,讓年輕遊俠心裡有種不安。

他將手搭在了消瘦遊俠的肩膀上,低聲說道:“我看還是算了吧,小心林子裡可能會有陷阱。”

盾戰士用強壯的胸膛將年輕遊俠擠開,用一種極為嫌棄的聲調說:“我說你膽子怎麼那麼小,還是不是一名遊俠。”

“我隻是冇那麼強的好奇心,我來這裡隻想獵殺鬼紋紅蟻,可不想惹麻煩。”年輕遊俠如實說道。

盾戰士冇有理他,對消瘦遊俠低聲問道:“蘭迪,你怎麼說?能不能帶我們避開那些陷阱?”

或許是酒意還冇有消散,或許是林地間這些挖掘的土坑刺激到了他,消瘦遊俠立刻挺起胸膛保證道:“跟緊我就冇問題!”

“好吧好吧,我們走!”

盾戰士催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