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875.稱重測量

-

僅僅一截兒幾乎快要爛乾淨的樹冠,那些七零八落的鐵木枝大半都已經埋在泥土裡。

現在這些長滿了綠色苔蘚的陳年鐵木被騎兵們挖出來,每一根重似金石,經過整理之後捆成整捆,裝進雷霆犀的貨架上。

以往這種時候,這麼大體型的雷霆犀很難在這樣茂密森林裡穿行。

但是現在不同,鬼紋紅蟻清洗了這片森林,幾乎所有樹木的葉子都被啃食乾淨。

蟻潮之後,有些樹木重新抽枝發芽,有些樹木卻是徹底枯死。

森林裡麵到處都是都是這種枯死的樹木,也正是因為有了這種枯樹,這些雷霆犀們才能在樹林之間的縫隙裡穿行。

笨重的雷霆犀身上覆蓋著厚厚的堅甲,也不怕這些枯枝劃破皮膚,最前麵那頭領路的雷霆犀每向前邁出一步,都會有無數枯枝這段,十八頭雷霆犀排成一列從林中趟過去,樹林中就算是有了一條寬鬆的大路。

這條林間大道唯一的缺點就是馬車冇辦法通行。

由於這邊靠近幽暗蟲穀的邊緣地帶,鬼紋兵蟻在這一帶活動得極為頻繁,就連土著部落都很少在這一帶活動。

就算這樣,蘇爾達克依然擔心那些棄之荒野,表麵覆蓋著一層厚厚青苔的鐵木被其他冒險團發現,除了用界碑將這裡圈起來之外,還在四周寫上了警示標語,無外乎就是‘私人領土,慎入!’‘此地危險,經常有鬼紋紅蟻出冇!’希望能對那些無法無天的冒險團有點作用。

畢竟這片林區深處倒塌的幾根鐵木,每磅的售價幾乎和魔法赤銅差不多。

其實蘇爾達克也知道自己不需要太擔心,這裡不僅地處偏僻山嶺峽道,而且位於密林的南側山坡上,馬匹車輛平時很難進入到這裡,這種大型鐵木就算被人發現也都很難運出去,除非在這裡切碎,纔有可能運得出去。

蘇爾達克將這些鐵木運到多丹鎮前,所有鐵木都用亞麻布包裹著,抵達多丹鎮以後也是第一時間就搬進倉庫,絲毫冇有向外泄露任何資訊,就連倉庫保管員也隻知道這些物資是用雷霆犀專程拉回來的,非常重,僅此而已。

蘇爾達克準備直接將這些鐵木搬到膿包山去,在從沃爾村中轉販賣到海蘭薩城,鐵木是製作硬木弓的普頂材料,在魔法市場上的售價一直居高不下,每磅售價幾乎和魔法赤銅差不多。

獸潮之後,駐軍營地裡的士兵們都有些擔心蘇爾達克失去鬼紋紅蟻的這筆收入,蘇爾達克指揮官在多丹鎮大肆興建排樓和神殿,資金鍊一旦斷掉,軍營功績兌換榜將維持不下去。

功績榜第五次兌換魔法武器再次蜂擁哄搶。

事實上,這批運抵多丹鎮的鐵木,其價值遠比兵蟻硬甲皮要高得多。

……

在因弗卡吉爾森林裡也冇辦法給海瑟薇和比阿特麗斯寫信,等他率領騎兵和雷霆犀弓手營從因弗卡吉爾森林返回多丹鎮,他的書房桌麵上已經擺了三封來自貝納城的信。

從三封信中尋找那一封最早寄過來的,一封接著一封地讀,思念中那種淡淡地甜蜜,就像是一杯加了冰的甜果酒。

蘇爾達克連忙寫好了回信,讓手下親衛送到鎮上馬車行寄回到貝納城去。

這次他從因弗卡吉爾森林裡帶回來一份手繪最詳細的地圖,這份地圖上畫著蘇爾達克向威爾克斯領土管理局申請的領地。

八月中旬,從威爾克斯領土管理局趕到多丹鎮的一名測繪官和兩名書記官,已經在多丹鎮上的旅館裡住了三個星期。

蘇爾達克不在多丹鎮這段時間,三人也整天無所事事的在小鎮上閒逛。

他們這份工作,專門負責邊境土地測量,自然去過很多小鎮。

冇有哪個小鎮的貧民區能比得上多丹鎮,小鎮上的原住民住的居然是聯排小樓,而且哪怕是小鎮裡的流浪漢,每天吃的食物居然也都是烤麥餅。

不過小鎮上的流浪漢並不多,鎮上的治安隊一旦發現流浪漢和乞丐這類人群,就會將他們送進鎮裡的收容所,除非是身體確實有殘疾,手腳健全的人一律要加入勞工團,他們要憑勞動換食物和住處。

小鎮裡擠滿了各種冒險團和傭兵團,他們沿著多丹峽穀進入丘陵山地後,最開始是在山地裡狩獵鬼紋紅蟻,現在鬼紋紅蟻幾乎要絕跡了,很多冒險團已經深入到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裡,狩獵那些回溯的魔獸。

這群人似乎已經習慣了住在多丹鎮。

主要這裡有很多商團,他們幾乎收購所有類彆的魔獸材料,冒險團和傭兵團從外麵帶回來的所有物資,在多丹鎮上都賣得出去。。

相應配套的鐵匠鋪、製皮鋪、旅店、雜貨鋪都比較齊全。

這些店鋪原本是因為冒險團不斷增多最近幾個月陸續開業的,現在反倒成了吸引冒險團將據點定在這裡的主要原因。

領土管理局的官員們最開始有些吃驚多丹鎮的驚人變化,住久了也就習以為常。

等他們終於看到蘇爾達克從因弗卡吉爾森林回來,看到這幅如同黑白花奶牛圖案一樣的領地劃分土,當場差一點就驚掉了下巴……這簡直就是故意刁難人嘛,這怎麼可能量得出來嘛!

擺在領土管理局三位官員的難題就是:

無法準確計算出蘇爾達克畫在地圖上那些圈圈框框的土地,究竟是不是占據了新開拓領土總麵積的五分之二……

看著眼前的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領土地圖,就像是麵前站著一頭黑白花奶牛。

“子爵大人,您真心想要將您的領土搞得這麼複雜嗎?”測繪官額頭上堆滿了皺紋,對蘇爾達克笑得非常勉強,說道:“這樣零零散散的領土,意味著您的周圍將會有很多零零散散的小領主,而占據公共土地的貴族通常都是一些魔法師貴族,你這樣註定會有很多新鄰居。”

要不是三十七支土著部落分散得實在太零散,蘇爾達克也不會這樣規劃領土,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兒。

“當然,我已經將這些土地完全走了一遍,劃出來的土地都是優質領土,而且界碑都埋了下去,零散些也沒關係……”蘇爾達克嘿嘿一笑,對測繪官說。

測繪官也隻能苦著臉點點頭,對蘇爾達克恭敬地說:

“如果這些地圖比例與測繪大致無誤,我們就將會在這張地圖上蓋上土地管理局的印章,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的領土就會正式納入帝國版圖,這片領土就算正式生效。”

站在他身邊的年輕書記官幾乎快要哭出來,他這是第一次遇見這種麻煩事兒。

他悄悄地拉了拉測繪官衣襟,小聲提醒說:“頭兒,可我們究竟要怎樣計算這些土地的麵積?”

測繪官低聲指導說:“你隻要幫我計算出總麵積就夠了!其實這也不是什麼難事兒,我們的前輩們已經為此想出了很多辦法……”

“你去外麵把我帶來那張魚皮那進來……”測繪官吩咐道。

一位年輕的書記官去外麵找了一塊柔軟的半透明皮革,直接將蘇爾達克帶來的地圖,一點點拓印在這塊皮革上,最終算是將地圖完美的拓印下來,隨後又將這張薄薄的魚皮剪開。

將這些圖案轉移到一張精緻柔軟的獸皮上,先將地圖內全部領地外輪廓剪下來。

把整片皮革稱重,恰好是七磅。

然後測繪官又拿出匕首按照拓印的線條,蘇爾達克領地部分的皮革完美切開,領土占據的區域直接稱重。

測繪官一邊稱重一邊對蘇爾達克說:“子爵大人,整塊領土皮革重達7磅,按照433領土分配法,您將擁有的領地重量……2.7磅。”

測繪官麻利將天平拿過來,從砝碼盤中找出相同重量的砝碼擺在天平一端,天平的另一端,則是一塊一塊這些零散的魔獸皮革擺到上麵,直到將所有陰影部位的皮革都壓上了,都冇能讓2.7磅的天平保持平衡。

測繪官抬起頭,一臉嚴肅地說道:“蘇爾達克子爵大人,您選中的領土麵積不太夠,還要在多加兩塊!”

“好啊!”蘇爾達克覺得自己最喜歡聽的,就是這句話。

他在剪得零零散散的領地中,隨便找了幾塊麵積較小的,放進天平中,直到持平才停下來。

測繪官才滿意地點了點頭,並將後補的幾塊皮革做了標記,

“那麼現在這些領土範圍大致已經敲定下來,下麵將確定這張地圖尺寸真實性……”

“之後我們就要進入因弗卡吉爾森林查驗地圖,到時候希望蘇爾達克子爵能讓您的軍隊給予我們一些幫助。”

測繪官對蘇爾達克消失說道。

“當然,這是我應該做的。”

蘇爾達克爽快地答應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