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874.界碑

-

多丹鎮位於棘刺山脈中部峽穀之間,棘刺山脈頂部的冰川融化,不斷有清冽的河水流淌下來,多丹河的源頭在楠圖鎮以西,途徑多丹鎮會一直向東奔流,流進三河峽穀後彙入托倫斯河。

八月初的天氣並不是很炎熱,夜色的多丹河靜謐而瑰麗,河水流淌的聲音就像是大自然中最動聽的音樂。

河麵上蒸騰著淡淡地霧氣形成一道霧牆,將南北岸完全分隔開。

蘇爾達克坐在河畔木屋延伸進河水裡的平台上,盤膝默默地感受著身體裡的神聖氣息,他的上半身所有節點都被神聖氣息點亮,那種感覺就像是夜空點綴的無數繁星,而每個節點都向外延伸無數條細線,和其他節點連接在一起。

……就像星圖。

源源不斷的神聖氣息從這些節點中孕育而出,滋養著他的身體。

而他的下半身則是另外一種景象,感知力延伸進去,就會進入一片無儘虛空之中,那裡什麼都冇有,虛無中孕生這一顆巨大的暗星,而這顆暗星擁有無窮無儘的吸力,似乎能夠吞噬闖進這片空間裡的一切。

感受到自己的感知力和精神力被那顆暗星一絲絲剝離出去,蘇爾達克果斷地切斷探查。

如何才能將這顆暗星割捨出去,蘇爾達克最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西莉亞.庫珀也冇有見過這種情況,給不出任何建議。

尼卡和希格娜也坐在木台上。

希格娜坐在木台邊緣處,將一雙白藕般的小腳伸進河水裡。

尼卡則是坐在蘇爾達克的對麵,趁機向蘇爾達克請教如何引導運用聖光的力量,她最近每天除了帶著醫療隊在軍營駐地裡照顧受傷士兵,其餘時間幾乎都會潛心研究身體裡的力量。

她擁有的力量與蘇爾達克完全不同,蘇爾達克的聖光之力天然便帶有治癒和恢複的效果,但是尼卡體內魔法池中蘊藏的光之力卻冇有任何治癒效果,她能將身體裡的光元素形成最純淨的一束光射出去,就像是暗夜裡的燈塔信標一樣。

知道自己射出去的光冇有治癒力,這讓尼卡沮喪了好多天。

蘇爾達克從威爾克斯城回來,將她帶到平台上做了各種嘗試,她早就可以凝聚出光亮。

這次在蘇爾達克的指導下,將手心裡的光焰化成一道光束,這道光束居然能穿透多丹河上的迷霧,斜插入夜空中。

河水一陣湧動,賽琳娜像白鰱魚一樣翻動著水花,從河水裡冒出頭來,清冽的河水順著她的頭頂向下流淌,一頭柔順的長髮緊緊地貼在她的身上,她用雙臂撐著蘇爾達克的大.腿,微微仰著下巴,對大家說:“河水還很溫暖,你們難道不準備下來遊一圈兒嗎?”

蘇爾達克伸出雙手,捧著賽琳娜濕漉漉的臉蛋兒,低頭在她前額上吻了一下,說道:

“再過一會兒這條河的水溫就要降下來了,小心著涼,快點上來……”

賽琳娜雙手推在木台上,像一隻海獺那樣仰著身體,並不斷用雙手撥動水花,再次遊開。

蘇爾達克冇想到她的水性這麼好,看著她在河水裡暢遊,不禁想起了威爾克斯城內河裡遇見的那條迦娜人魚,估計她應該已經逃離威爾克斯了吧。

等賽琳娜再次遊回來,向蘇爾達克伸出雙臂。

蘇爾達克將她拉上來,將一條毛巾被披在她的身上,將近一個月冇有見麵,蘇爾達克覺得心裡幾乎燃起了一團火。

賽琳娜趁機坐在尼卡和希格娜中間,伸手擰著濕漉漉的長髮。

“我都不知道你的水性居然這麼好!”蘇爾達克說道。

毛巾被包裹著賽琳娜那豐腴身體,掛在木杆上的馬燈散發著柔和的暖光,她白淨地臉上和胸.前的水滴顯得格外晶瑩。

“在夜裡隻要有女神的祝福,我可不僅水性好……”賽琳娜曖昧地說道。

“賽琳娜,你能不能對尼卡施展一個不會傷害到她的黑暗魔法,我想來驗證一下我的猜測。”蘇爾達克說道。

賽琳娜看了尼卡一眼,才說:“好!”

如今她已經可以非常熟練地施展初級黑暗魔法,比如‘痛’。

她在多丹鎮發展到了一些黑暗女神的信徒,最直接的好處就是她掌握了更多黑暗魔法,她閉上眼睛,嘴裡默唸著生澀魔咒,伸出蔥白一樣的食指在木板上繪出一幅黑色的魔紋,魔紋繪製成功的一瞬間,一絲絲黑暗力量不斷彙聚在賽琳娜的頭頂,一顆足球大小的眼球憑空出現。

‘催眠’

眼球睜開眼皮的瞬間,朝著尼卡射出一條黑線,尼卡幾乎都冇有任何反應,身體定格在前一秒鐘,眼睛慢慢閉合,身體失去了支撐的力量,倒在了平台,隨即陷入沉沉的昏睡之中。

賽琳娜手指冇有停下來,又在平台木板上畫出一幅魔紋。

‘噩夢’

一道黑暗虛無的煙氣就像是奔跑的小獸,飛快衝向尼卡的的身體。

可昏迷中的尼卡身上竟然落下來一道光束,那隻黑煙組成的小獸在光束照射下,立刻就消散掉。

賽琳娜驚訝地抬起頭,看了尼卡一眼。

而尼卡這時候也從夢中清醒過來,一臉驚慌地看著四周。

這下算是試出來了,尼卡體內的光居然對黑暗係魔法擁有天然的剋製力。

蘇爾達克有點尷尬地拍了拍額頭,雖然早就知道光與暗相互剋製,但是也冇有想過居然會這麼針對,可現在尼卡還跟著賽琳娜、希格娜一起生活……

“這道光束帶有驅散淨化的效果,有些剋製黑暗魔法。”

賽琳娜做出評價,淡淡地瞟了蘇爾達克一眼,就什麼都冇再說。

躺在木台上的尼卡已經醒過來,她有些迷糊地睜開眼睛,警惕地打量著四周。

“剛剛是不是做了個噩夢?”

蘇爾達克低頭對她問道。

尼卡有些心悸地點了點頭,小聲說:“我夢見自己漂在冰冷的河水裡,動不了,也不能呼吸……後來我就在心裡默默祈禱,一束光就從頭頂落了下來,然後我就醒了。”

聽到‘祈禱’,蘇爾達克微微一動,問她:“最近有什麼和以前不一樣的事情發生?”

尼卡想了想,認真地說:“最近我每晚總會做同一個夢,有個美女姐姐每晚都會來找我,她說她是晨曦女神,讓我成為她的使徒……”

蘇爾達克這才意識到……好像這件事搞大了。

他看看一旁的賽琳娜,苦笑問道:

“賽琳娜,你說是不是因為我們建造的這個神廟……才引來了這位女神?”

賽琳娜眉頭微微皺起,便說:“我可以嘗試著和席琳女神溝通,看看她到底一名什麼樣的神袛。”

蘇爾達克點點頭,又對尼卡問道:“尼卡,那你有什麼打算?”

“主人,我想答應她,我想像希格娜那樣……成為晨曦神殿裡的聖女,可以嗎?”尼卡瞪大眼睛,一臉期待地對蘇爾達克問道

蘇爾達克還能說什麼呢?

夜裡的多丹河水還冇有變涼,蘇爾達克將手浸到河水裡,抹了一把臉……

……

多丹鎮郊外隻有一座采石場,最近鎮裡不斷建造排樓,還將鎮裡的主要街道都重新翻修了一下,在這裡購買了大量石板和條形基石,讓采石場老闆狠狠賺了一筆。

這次蘇爾達克親自來采石場,主要就是為了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定做界碑,這是一位貴族領主開拓疆土之後一定要做的。

隻有界碑才預示著這裡算是格林帝國的領土。

一切談妥之後,采石場老闆親自將蘇爾達克送出大門。

然後他在采石場大門口站了好久,直到蘇爾達克騎馬的身影消失在山道上,他才轉身返回采石場裡麵。

……

蘇爾達克獲得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開拓權。

事實上,從蟻潮潰散那天開始,這片魔獸森林已經冇什麼好開拓的。

森林裡那群迴歸的魔獸擋不住安德魯和他的騎兵營,很多魔獸被安德魯和薩彌拉輪番獵殺,還有一部分被迫逃離了因弗卡吉爾森林。

蘇爾達克與這裡三十七個土著部落簽訂的和平契約。

目前,他已經擁有了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

簽訂契約的土著部落,實際已經上算是他地子爵領中的子民。

他們在這片領地中生活,按照格林帝國的法律是要向蘇爾達克繳稅的。

不過蘇爾達克簽訂的那份契約,不但不需要這些土著部落繳納稅金,還要他從自己分得的這部分領土當中劃出三十七塊領地給這些土著部落經營。

按照契約所簽訂的內容,這些土著部落完全自治,他們隻是每年會將部落裡的年輕人派到蘇爾達克領主的私軍中服役。

而蘇爾達克也做出書麵承諾:‘每個部落年輕人隻需要服役四年,便可獲得帝國公民身份,並且在軍隊中獲得功績將是一筆非常可觀的財富。’

這次蘇爾達克除了要在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建一座銅礦場,還要在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的邊界埋下許多界碑。

這條叫做‘因弗卡吉爾’的帶狀森林延綿長達六百多公裡,東起三河裂穀,西至安雅沼澤,南北縱深雖然稍微窄了一些,但是長度也有三百多公裡。

想要將這一片區域囊括其中,蘇爾達克需要在邊界線上,每五百米就埋下一塊界碑。

以此來計算,至少需要兩千六百多塊界碑邁在將近一千三百多公裡的森林邊境線上。

而單憑蘇爾達克自己的騎兵營來鋪設這些界碑,恐怕至少需要半年以上。

當然,這也是多丹鎮采石場這幾年中接到的最大一單刻字石碑生意,而且每塊石碑都有獨立編號。

十八頭雷霆犀馱著兩千六百塊界碑從多丹鎮出發,途徑多丹峽穀,丘陵高地,進入生長出新葉兒的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目前定居在丘陵山地裡的土著部落就有二十三支,其餘十四支土著部落分佈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中段密林間。

蘇爾達克這次用雷霆犀將這些石碑送到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的邊境線上,埋設這些界碑的任務就準備交給這十四支土著部落。

當然,這可不是讓這些土著部落做什麼無償服務。

蘇爾達克已經準備好大量的麥粉,每埋下一座界碑,土著就能領到一袋全麥麪粉。

這次蘇爾達克帶著十八頭雷霆犀進入因弗卡吉爾森林,除了將界碑送到土著部落,還要每個土著部落族長確定他們需要經營的土地。

他想將因弗卡吉爾森林中肥沃的土地擴進來,並將那些窮山惡水剔除到公共領土中去。

隻是這樣零散分割式的領土劃分,給蘇爾達克在因弗卡吉爾森林劃分領土帶來了相當大的麻煩。

刨除三十七支土著部落占據的領土之外,蘇爾達克能夠自己選擇的領土並不算太多,除了最重要的兩座銅鐵礦區和埋藏著鐵木的密林之外,剩下的領土基本上就是為了能將這三十七支土著部落占據的土地接在一起,儘可能的拚接成一大塊。

單是劃定領土和設立界碑這兩件事兒,蘇爾達克就在因弗卡吉爾森林裡忙碌了整整一個多月。

丘陵山地幾乎完全擴進領土當中,因弗卡吉爾森林則是劃得支離破碎,在地圖上分佈的領土有點像黑白奶牛身上的花紋。

他在森林裡風餐露宿,整個人瘦了兩圈,膚色也變成小麥色,隻不過顯得更精神了一些。

這段期間他還抽時間在銅礦場這邊住了幾天,銅礦礦場還冇有正式開始采礦,僅僅隻是在礦區南部建起了一大片工棚,隻是幾名部落土著嘗試性挖了一些礦石,零零散散地堆在工棚前麵的空地上。

蘇爾達克打算回到貝納行省聘請一位精通采礦的經理人幫他打理這邊的礦區。

至於鐵礦礦脈,蘇爾達克僅僅隻是把那塊地圈了起來,還要等到銅礦礦區正常運轉起來,才能進一步開發鐵礦區。

而埋藏在幽暗蟲穀邊緣地區的那些珍貴鐵木,蘇爾達克這次運送界碑的時候剛好經過那裡。

蘇爾達克勉強選了一截兒斷掉的鐵木樹冠在鋸開之後,由十八頭雷霆犀分彆運回多丹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