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走出這間院子,昂山將大門關嚴。

這才沿著街道繼續往東走,這邊的排樓變得越來越完善,街上也有了一些原住民,這些原住民看到昂山,都主動站起來打招呼,看得出他在原住民當中威望很高。

昂山用雙手在臉上揉了揉,或許是過度勞累,他的雙眼熬得紅紅的。

“最開始,我們還都在想鎮長大人要自掏腰包給我們翻蓋新房子,都覺得您可能是受了黑暗女神的指引,是黑暗女神賜福給我們,讓我們能填飽肚子,穿得起衣裳,還給我們新的居所。”

昂山說話的時候,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還十分恭敬的抵在額頭上。

他笑了笑,然後又說:

“現在這些排樓建起來了,纔想明白這些雖然是鎮裡麵一直在墊資,等到這裡完全建成之後,鎮裡麵還能多添些收入。”

“這些排樓不建出來,這裡麵的事情還真是想不通啊!”

昂山指著前麵那些原住民,介紹道:

“這邊的聯排小樓建完了,最先願意搬家的,都已經回遷了進來……”

一群原住民手裡拿著半張烤麥餅,手裡捧著一隻盤子,盤子裡麵蔬菜燉得跟屎一樣,他們將烤餅掰下來,蘸著這種燉菜吃,幾乎每個人都差不多是這種食物。

在往前走,居然還有人在烤魚。

隻是這些原住民烤魚的時候,居然不刮鱗片,也不放血去內臟,整條魚穿在木棍上就放在明火上燒,一時之間,燒得黑黝黝的,就像是巨大碳棒……

蘇爾達克和昂山繼續往前走,前麵的十字路口就緊鄰著多丹河,雙女神神廟這裡的廣場上。

一些原住民勞工從廣場上走下來,散入四周的街道裡,大概是這裡的勞工們賺到錢了,一些小商販們都跑到這裡擺攤,兜售一些水果啊,燒烤啊。

隻是上個月還滿大街都在烤紅蟻腿,現在差不多都已經絕跡了。

廣場上的神殿已經被一層黑網完全包裹來,

從外麵看上去,雙女神神殿的主體都已經建起來了。

蘇爾達克和昂山正要去裡麵看看,就看到賽琳娜和馬蒂諾男爵從神殿裡並肩走出來,兩人一邊走還一邊爭執著,尼卡抱著一捆羊皮圖紙,吃力地跟在後麵。

賽琳娜穿著黑色連衣裙,栗色長髮綰在腦後,這裡的路非常泥濘,她雙手提著長長的裙襬,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前走,看到蘇爾達克和昂山站在路口,就朝他這邊走過來。

馬蒂諾男爵跟在後麵,他穿著一雙馬丁鞋和緊腿褲子,就算在泥濘的土坡上,步伐也顯得十分從容。

蘇爾達克迎上去,伸手將賽琳娜從下麵拉上來,又將尼卡也提了上來。

“這次那邊的事情解決了?”賽琳娜站在蘇爾達克身邊,笑著問他。

差不多有一個月未見,賽琳娜眼中濃濃情誼幾乎無法掩飾。

蘇爾達克這次倒也冇有隱瞞什麼,直接說:

“嗯,現在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基本上算是我的了,不過我隻有那片領土的四成土地,還要從這四成土地裡劃出三十七塊,分給各個部落,實際上屬於我自己的也就冇那麼多了。”

馬林.馬蒂諾男爵剛好跟在後麵走上來,聽蘇爾達克這樣說,差點腳一軟跌在泥水裡。

“您準備將因弗卡吉爾森林劃爲您的子爵領地?”馬蒂諾男爵失聲說道:“那邊不僅魔獸氾濫成災,而且森林北麵接壤鬼紋紅蟻的巢穴,那豈不是每次獸潮之後,都要重建一次家園,可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像棘刺山脈一樣,可以抵禦蟻潮……”

“下一次蟻潮至少是在十年以後,也許到時候就有瞭解決辦法……”蘇爾達克笑著說道。

賽琳娜站在旁邊,仰頭專注地看著蘇爾達克側臉,笑著說:“看來比我預計得還要好點,我還以為你要割捨出來一些領土,看來似乎不需要了!”

“屬於帝國和貝納行省的領地還是要拿出去的,最後還是會分發給那些魔法師貴族,不過具體割捨哪塊土地,這得我說了算。”蘇爾達克笑得時候有些狡猾。

“雙女神神殿,建造得怎麼樣了?”蘇爾達克對馬蒂諾男爵問道。

“哦,黑夜女神神殿一個星期前就已經完成了封頂,不過賽琳娜女士覺得封頂的樣式與圖紙有些差彆,我們正在準備改建……”馬蒂諾趁機說出心底的苦惱。

“差得很多嗎?”蘇爾達克好奇的問道。

“比原本預計的要矮了兩英尺……”馬蒂諾有些尷尬的說道。

“不能維持原樣嗎?”蘇爾達克又問賽琳娜。

“矮的部分是鐘樓,現在懸掛大銅鐘的地方台階與大銅鐘距離太近了,高個子的敲鐘人很容易撞到頭……”賽琳娜說道這個也是顯得很無奈。

“其實隻要不走近了,是不會撞到頭的……”馬蒂諾男爵立刻反駁道。

看得出他們剛剛就是在爭執這個。

蘇爾達克也知道,賽琳娜對於這座黑暗神殿有著一些近乎苛刻的要求,這是她建的第一座神殿,雖然占地不到一英畝,房間也不算多,但對她來說卻是意義非凡。

“那就改,工錢給足……建造費用超支的話,差多少都由我來補上。”

蘇爾達克說道。

“走吧,帶我們去神殿的工地上轉轉……”

走進了雙女神神殿,蘇爾達克才發現神殿的主體部分還都支撐著無數的木架,鑽進裡麵非常的難走。

他對神殿裡麵的結構也冇有太多興趣,就在外圍轉了轉,然後就看到雙女神神殿的院子不但將整個廣場擴如其中,後麵的院子簡直就是設計成巨大的花園。

不但一直延伸到了多丹河邊,還將多丹河邊的草地已經被挖開了,看樣子是想將河水引進來,在後花園裡建造一個擁有活水的水池。

蘇爾達克走到這裡,就看到希格娜獨自一人捧著魔法筆記,就坐在冇有完工的台階上。

她看到蘇爾達克,才合上了筆記,蹦蹦跳跳地跑過來。

“晨曦神殿和黑夜神殿以後將共享這片後花園,我準備在這裡挖一個直徑五十米半圓形水池,池底鋪上細軟的河沙,池邊用大理石修砌弧形台階,一直向上延伸,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在水池中央立起來一尊可以噴水的魔法雕塑……”

馬蒂諾男爵喋喋不休地在蘇爾達克身邊,講解他這邊設計的園林。

蘇爾達克站在多丹河邊,看著滾滾流淌的河水,對馬蒂諾男爵說:“這座公園設計的還需要大氣一點兒,就在這裡搭建一座精美的拱形石橋,將河對岸這片土地都擴進來,種上一些便於園藝修剪的灌木叢,至於樣式嘛……就按照迷宮那種樣式來設計,不過四角一定要建造高點的瞭望塔……以免有人在裡麵迷路!”

說完,蘇爾達克輕輕地摸摸了希格娜的頭,又說了句:“我們的希格娜需要有這樣一處遊樂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