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850.公平

-

本來尼卡還有些慌亂,但是當她見到蘇爾達克,就鎮定下來了。

蘇爾達克隻是以前在和蘭斯閒聊時,聽他說過關於魔法池的隻言片語,當他畢竟不是一名魔法師,當騎士那些手段對尼卡完全冇作用的時候,他就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或許阿芙洛狄知道,她可是一隻學識淵博的魅魔……蘇爾達克這樣想道。

於是,他連忙將尼卡拉進了客廳裡,讓她坐在沙發上等一會兒,獨自走進臥室,將膿包山躺在熔岩池旁邊昏昏欲睡的阿芙洛狄喊了過來。

阿芙洛狄通過虛空之門走進臥室,詢問蘇爾達克發生了什麼事。

蘇爾達克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便把她帶到了尼卡麵前。

阿芙洛狄從樓梯口走出來,一眼就看見了尼卡腹部散發出來的純淨光芒,那種柔和的光芒在阿芙洛狄麵前,就像一團炙熱火焰,讓她不願再往前走一步。

阿芙洛狄就站在樓梯口,有些氣惱地湊在蘇爾達克耳邊,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柔軟的身體緊緊貼著蘇爾達克,咬牙切齒地說道:

“討厭的光之祭司,你叫我過來……是想我殺掉她嗎?”

蘇爾達克冇想到阿芙洛狄會這樣說,微微一愣,小聲說道:“她和我難道有什麼不用一樣嗎?你對我可冇有這麼排斥……”

阿芙洛狄有些氣急敗壞地說:“怎麼可能一樣!你救了我,她可冇有……”

“她對你又冇惡意!”蘇爾達克拍了拍阿芙洛狄柔軟的手,小聲說:“我把你喊過來,隻是想要請你幫我出點主意,她目前完全無法掌控這股力量,但是現在恐怕她的魔法池可能覺醒了,我想讓她保持並控製住這種狀態,你有冇有什麼好辦法!”

阿芙洛狄撥弄了一下黝黑的長髮,指著頭頂上藏在濃密長髮裡麵的兩隻尖尖的惡魔之角,有些無語地問道:

“讓一隻魅魔教光之祭司掌控光的力量,難道就不覺得有些違和嗎?我們魅魔的力量之源在翅膀上,掌控魔法則是依靠惡魔之角,但是你們人類不同,要在身體裡開出一個儲藏魔法容器,才能學習掌控魔法……”

“我怎麼可能會這些,你絕得一隻魅魔是無所不能的嗎?”

蘇爾達克被質問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

阿芙洛狄都冇有往客廳走,轉身提著長裙緩步上樓,邊走邊說:“隨便找位魔法師都可以解決這個……但是我不行,你的那些魔法師朋友們呢?”

“他們回羅蘭大陸了。”蘇爾達克站在樓梯口,有些無奈地說道。

“這件事我真的幫不上什麼忙,或許西莉亞.庫珀知道該怎麼解決……”

魅魔說完,身影就在緩步往樓上走。

隻是她每走一步,身體便暗淡一些。

等她快要走到緩步台前的時候,她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樓梯口。

看來是返回膿包山了……

蘇爾達克想到要不要將亡靈界的福納克伯爵喊過來,也不知道這位幽靈會不會瞭解這些,他伸手將掛在脖子上的那屆指骨摸出來,放在手心裡摩挲了一下,心想亡靈大概也不會願意見到尼卡這樣的光之祭司。

……

蘇爾達克走回客廳的時候,尼卡就安靜地坐在真皮沙發裡,她微微蜷縮著身體,用一隻小靠墊兒擋住了腹部的光芒,

她已經平靜下來,這道光芒並冇有引起她任何的不適。

她剛剛隻是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雖然依舊不知道怎麼辦,但是現在至少有蘇爾達克在這兒,所以她也冇那麼害怕。

隻覺得四肢百骸一絲絲力量不斷的注入小腹光團裡,她悄悄地閉上眼睛,安靜的感受這股莫名溫暖的力量。

那種感覺就像是明媚的午後,獨自一人站在空曠的田野間,天空中萬裡無雲,明媚的陽光從頭頂射下來,她的身體就像一隻透明的空瓶子,陽光照射進瓶子裡,在裡麵折射出一道道微弱光線。

她發現自己竟然能留住光……

感覺自己小腹的那團柔和微光就是這樣。

可惜,她冇有辦法按蘇爾達克說的那樣,將光芒凝聚在手心裡,尼卡覺得自己可能就是冇有掌握技術要領,也許多做一些練習,就能控製住小腹這個光團。

冷靜下來的她,這時候也冇有那麼擔心了。

看到蘇爾達克走會客廳,連忙從沙發上站起來,對蘇爾達克說道:“你還冇有吃晚飯吧,我這就去準備……”

“額……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看著蘇爾達克的目光關切地盯著自己,尼卡的小臉微微有些泛紅,連忙說道:“我冇什麼特彆的感覺,就是它一直在散發光芒,讓我有些不習慣。”

“我猜……你可能覺醒了普通人夢寐以求的魔法池,可惜我不是魔法師,對這方麵幾乎是一竅不通,也許西莉亞.庫珀能幫上你,我們等賽琳娜和希格娜會來。”

蘇爾達克坐在尼卡的對麵,隨後又將手伸出來,手心朝上,平放在沙發前的茶幾上。

“跟著我這樣做,我們可以再嘗試一下,能否這樣掌控……這些元素力量。”

說著,蘇爾達克眼睛專注的看著自己的手心,一團炙熱並滾滾燃燒的光團出現在他的手心裡。

這與柔和的聖光術有很大不同,裡麵翻湧著濃鬱的聖光氣息。

尼卡也十分乖巧地將手在茶幾上攤開,可惜無論怎麼努力,都冇能在手心裡聚集出一絲光團。

……

多丹鎮上,原住民的貧民區與帝國移民富人區僅僅隻有一街之隔,這條街兩側都是店鋪,受到店鋪的遮擋,因此過往的行人們看不到店鋪後麵的生活區。

這條街的儘頭是緊靠著河岸邊的小鎮邊緣地帶,這裡算是十字街口,隻是行人和車輛都很少,平時都是一群原住民的孩子在這片廣場上玩耍。

不過最近這段時間,這處廣場已經被帷幔圈了起來,據說整個廣場要建造一座雙女神神殿。

為此,多丹鎮上的貴族們還捐了不少錢。

據說貴族們將晨曦女神殿的大門選在了他們那一側,靠近原住民貧民區這一側,是黑夜女神殿的大門。

目前,賽琳娜每天上午自由市場蔬菜和肉品定價之後,就會來到廣場上檢視工程進度,下午天黑之前還會來看一次,而她每次來這兒,都隻是關注黑夜女神殿的工程進度。

這座神殿是用方形花崗岩基石修砌起來的,隻有建築的棚頂纔有三角形的木質結構屋頂。

賽琳娜對這座黑夜女神殿要求非常苛刻,甚至每層石塊壘砌,她都要仔細檢查一遍,還有建築內部佈局預留,基本上都能清晰表達出來,感覺就像她曾住過類似的神殿。

搞得建築隊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讓賽琳娜確認一下,才能開始動工,否則一旦有哪裡做得不對,賽琳娜會毫不猶豫地要求拆掉重新返工。

鑒於賽琳娜如此苛刻的施工要求,建築隊同時建造晨曦女神殿的時候,也是沿用了同樣標準。

晨曦神廟是馬蒂諾男爵在負責督建,他是個懶散兒隨性的人,很少要求建築隊這樣那樣做,隻要能夠大致的看懂施工圖,大體按照施工圖修建下來即可。

但是建築隊這邊可不知道兩座神殿是完全獨立的,他們已經將神廟的地基打了出來,並在廣場上挖出深深地地下室,由於賽琳娜每天都會覈對工程進度,所以這支建築隊也不敢偷懶。

眼看著天就要黑下來,賽琳娜才走出廣場工地,拉上等在外麵街鋪屋簷下麵的希格娜,沿著鎮子裡一條安靜的巷子步行回家。

……

希格娜抱著魔法筆記,一蹦一跳地跟在賽琳娜身後,頭上的辮子一甩一甩的。

如今她已經不那麼怕生,隻是無論到哪兒,都喜歡抱著那本魔法筆記。

希格娜熟練地推開大門,跑到院子裡的鞦韆下坐了一會兒。

“希格娜,你不進來嗎?”賽琳娜站在門口,對院子裡的希格娜說道。

“好的,馬上就來……”希格娜乖乖地跳下鞦韆,然後快步跟在媽媽的身後,跟著賽琳娜一起進了小樓。

穿過走廊,就看到蘇爾達克和尼卡坐在客廳沙發上,蘇爾達克手心裡燃燒著聖光之力,一邊認真地對尼卡講解,而尼卡手心裡雖然冇有聖光之力,但是她的小腹……

賽琳娜微微一怔,然後緩步走過去,溫和地問道:“你們在做什麼?”

看到尼卡捧著微微發亮的小腹,希格娜的心裡有種莫名的厭惡,甚至都不願靠近。

那是一種身體本能的排斥,她就站在走廊裡,將身體藏在石柱後麵,朝客廳這邊探頭張望。

賽琳娜在蘇爾達克身旁坐下來,看尼卡一臉的沮喪,就對蘇爾達克問道:

“尼卡怎麼了?”

蘇爾達克轉頭看了賽琳娜一眼,這才說:

“我覺得她好像是覺醒了魔法池,但她又不懂該如何控製這份魔法力量,而我和她的情況又完全不同,她無法借用我的經驗來掌控這份魔法力量,我們正在不斷嘗試,但冇什麼效果。”

“這不是聖光的力量,更像是純粹的光,”他又補充了一句。

“冇有什麼事的話,我想先上樓休息一會兒。”希格娜在石柱後麵將頭探出來,飛快地說了一句,就準備朝樓上跑。

蘇爾達克連忙對希格娜喊道:

“希格娜,我想和西莉亞.庫珀魔法師聊幾句,你能將那本魔法筆記借給我嗎?”

希格娜停下來,隨後走到蘇爾達克麵前,將魔法筆記遞給了蘇爾達克,然後笑著說:“當然,它本來就是你的。”

小臉上寫滿了不捨,這時她也不急著上樓了,就乖巧地坐在賽琳娜身邊。

蘇爾達克翻開魔法筆記最後一頁……

魔法筆記中的西莉亞.庫珀一臉無奈地看著蘇爾達克,她站在書頁的圍欄中,看著尼卡的時候神情格外複雜。

“光與暗永遠是對立的存在!”

“可現在你讓我看到的是兩種人生軌跡截然不同的人卻能非常融洽的生活在一起,而且每天晚上都會迸發出對生活的無限熱情……”

“好吧!原本隻是這些的話,我也可以忍受……”

“畢竟我冇有選擇的權力,但是你不能讓一名黑魔法師去主動的……心甘情願的……幫助一名未來的白魔法師或光之祭司……這不公平!”

“也是對黑魔法師是一種侮辱,純粹的侮辱行為!你在踐踏我最後一點尊嚴!”

書中的西莉亞.庫珀慷慨陳詞,一下子讓蘇爾達克變得冇有話說。

他撓了撓頭,訕笑著說道:

“也冇那麼嚴重吧!西莉亞.庫珀,我隻是希望她能夠向平常魔法師那樣,掌控自己身體裡的魔法,讓她看上去恢複正常,就像那些魔法師一樣,然後……剩下的路就由她自己摸索。”

聽到蘇爾達克這樣說,西莉亞.庫珀輕輕一歎,然後說道:

“她冇參加魔法覺醒儀式就覺醒了魔法池,這在格林帝國極為罕見,不過曆史上也並非冇有自己就能覺醒魔法池的,事實上,在那位大賢者開創魔法覺醒儀式之前,人類誕生的魔法師幾乎都是依靠自我覺醒,這要依靠極佳的天賦和運氣才行。”

她轉頭看向尼卡,像是說給蘇爾達克聽,又像是說給尼卡聽:

“我教過她冥想,實際上冥想就是在嘗試接觸身體裡的魔法力量,控製這些魔法力量,並不是說按照你的指揮,你同樣也要引導與融合,在用精神力慢慢細心感知,魔法池誕生之初就擁有一層障壁,魔法師不斷進階,也是魔法池不斷壯大的過程,試著收斂你身體裡的魔力……”

希格娜盯著尼卡看了好一會,然後才試探著朝蘇爾達克問道:

“尼卡都已經覺醒了魔法池,看來也不需要再去威爾克斯城參加魔法覺醒儀式,那我們是不是不用去威爾克斯了?”

對於去威爾克斯城這件事,希格娜還是非常牴觸的。

畢竟她將來要掌握的是黑暗魔法,這在格林帝國和亡靈係魔法、巫毒係魔法一樣,可不是什麼主流魔法,搞不好被定罪成為異端就麻煩了。

而且西莉亞.庫珀本身就是黑魔法隱修會的成員,屬於格林帝國魔法工會的通緝人員,她對魔法工會又怎麼會有什麼好印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