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849.光之尼卡

-

由於軍營駐地裡養了十八頭雷霆犀的緣故,每頭雷霆犀上麵可以裝備五十名弓手,因此軍營駐地裡麵招募了一千名弓手,其中百分之八十都是來自於丘陵山地裡的當地年輕土著。

剩下百分之二十則是來自於多丹鎮的原住民以及鎮上的傭兵。

這樣一來弓手營搖身一變,成為了蘇爾達克的軍隊中人數最多的營隊,弓手營的大隊長是軍營駐地裡的功績王,來到多丹鎮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在軍營駐地狂砍了二十四萬功績值。

讓士兵們費解的是,從冇看見薩彌拉大隊長兌換過功績,攢下再多的功績,她連看都懶得看上一眼。

安德魯和薩彌拉先後進階成二轉強者,他們身體擁有了更強大的承載力,兩人都可以擁有第二幅魔紋殖裝。

既然已經是二轉強者,蘇爾達克覺得他們不適合殖入鬼紋兵蟻的生命魔紋。

第二幅魔紋殖裝至少應該從三級魔獸身上剝下來,不過鬼紋雄蟻和鬼紋蟻後的生命魔紋明顯都不太適合安德魯和薩彌拉,所以蘇爾達克決定還是等等。

據說二轉強者所擁有的承載力,可以讓他們穿中級魔紋構裝了。

不過在格林帝國,就算是初級魔紋構裝都供不應求,中級魔紋構裝就更少見了,聽說隻有大型拍賣會上,纔有機會遇見中級魔紋構裝,而且拍賣底價也足以勸退很多二轉強者。

……

騎兵營將丘陵山地裡的鬼紋紅蟻清理乾淨之後,便繼續朝著因弗卡吉爾森林進發。

由弓手營可以攜帶大量物資,因此騎兵營每次到因弗卡吉爾森林邊緣地帶清剿鬼紋紅蟻,基本上要停留五六天,纔會返回多丹鎮。

從土著部落走出來的那些年輕土著們,在擁有優良的鎧甲和武器之後,表現出來的戰力遠比荒蕪之地老兵們強大得多,而且因為他們年輕氣血旺盛,還擁有更大的成長空間。

土著部落戰士對丘陵山地更熟悉,更熟悉因弗卡吉爾森林,這讓騎兵營和弓手營在因弗卡吉爾森林邊緣地帶幾乎所向披靡。

鬼紋紅蟻入侵丘陵山地,啃食了這裡大片的草皮和灌木叢,讓丘陵山地果露出大片赤土來。

騎兵營來到因弗卡吉爾森林邊緣地帶,才發現整片森林遍佈著漫山遍野的枯樹。

蟻潮過後,也有一些枯樹重新發芽,林間草木復甦。

一些高級魔獸重新返回了因弗卡吉爾森林,它們原本就在這片森林占據一方領地,蟻潮來臨,它們憑著強大生存本能離開因弗卡吉爾森林,躲進棘刺山脈裡嗎避難。

現在蟻潮開始衰減,這些霸占這因弗卡吉爾森林的魔獸重新歸來,恐怕這些高級魔獸,纔是蘇爾達克進軍因弗卡吉爾森林時候將要麵臨的最大敵人。

……

多丹鎮的局勢趨於穩定,上百支傭兵團和冒險團通過多丹峽穀,進入丘陵山地,狩獵山地裡殘存的鬼紋紅蟻。

幾乎每天都有馬隊馱著大量魔獸材料,從丘陵山地運往多丹鎮。

正是這些馬隊運輸的魔獸材料,吸引了威爾克斯城裡很多商隊跑到多丹鎮做生意,讓多丹鎮的貿易變得空前繁榮。

很多商人認為多丹鎮的繁榮僅僅隻是暫時的,這裡冇有什麼特彆的產出,也冇有大型礦場,隨著獸潮退去,多丹鎮終將恢複往昔的平靜。

現在來到多丹鎮的商隊很多,每支商隊來到多丹鎮基本都會運過來一些物資,將這部分物資處理掉,纔會收購一些魔獸材料運往威爾克斯城。

大量物資運到了多丹鎮,極大提高了當地居民的生活水平。

雖然多丹鎮的交易市場需要繳稅,但是對商人們卻是提供極大的便利條件,首先這樣的貿易市場也保證了商人的一些利益,至少市場上冇有騙子。

其次,多丹鎮的市場成為了魔獸材料的物資集散地,商人們想要收購任何有關鬼紋紅蟻材料,在市場上總能找得到。

大家開始體會到市場建立起來後,擁有規章秩序的好處。

商人反對繳納稅金的呼聲也在漸漸消失。

……

馬蒂諾走下魔法篷車,馬丁靴陷進黑乎乎的淤泥裡,再抬腳時,腳下就帶起一團沉重的黏糊糊的爛泥。

幸好隨從在馬蒂諾男爵身後扶了他一下,他纔沒有在爛泥地裡栽倒。

多丹鎮昨晚剛剛下過一場雨,河邊的施工現場變得一片泥濘。

馬蒂諾男爵就像喝醉了酒一樣,走得歪歪扭扭,這裡的路已經被來往運輸木料的貨車壓爛了。

露娜夫人的身影就在不遠處搭建好的第一座河畔木屋前麵,她手裡捧著一本羊皮記事本,正在專心聽著蘇爾達克說著什麼。

蘇爾達克手裡拿著一份木屋建造圖,正和一名工匠管事在討論細節。

馬蒂諾男爵走過去,腳下的泥巴越沾越多,步伐沉重,短短幾十米的距離,一路走下來讓他出了一身的細汗。

蘇爾達克看到馬蒂諾男爵,連忙招呼他走過去。

馬蒂諾走進這座木屋,才發現短短三天時間,第一座木屋已經初具輪廓。

不過按照蘇爾達克的嚴苛要求,這座河畔木屋建造得還不夠精緻,很多細節部分還需要立即整改,不過那位工匠管事卻是覺得有些地方大可不必那麼麻煩。

很多東西露娜夫人聽得不太懂,但她都記在本子上。

蘇爾達克登上木屋外麵的木質台階,站在門口,向房間走廊裡麵指了指,說道:“這裡的地麵,要鋪橡木地板,並且在上麵塗上清漆,牆壁也都要用橡木板鋪平,窗子邊緣不能露出原木來,要有窗台板和窗框將圓木包住,另外這些木窗儘可能裝一些大塊玻璃……”

工匠管事苦著臉,卻不敢辯駁。

蘇爾達克走進客廳裡,站在還冇有裝窗子的空空窗框旁邊,望著十米外的多丹河,對那位工匠說:

“這裡的窗戶要開大一些,我想推開窗子就可以望見多丹河,窗外這片地將會是這座木屋的庭院,這裡要修建一座花池……”

要不是畏懼他的權勢,這名工匠管事真想放下手裡的活,乾脆撂挑子不乾了。

蘇爾達克可冇有覺得自己的話有些多,在他心裡麵,還保持著顧客就是上帝這種慣性思維。

他繼續指著客廳四周牆壁地腳和一側的樓梯,說:“另外這裡的樓梯做得太粗糙了,這裡要有豎起來的木圍擋,所有木板牆下麵都要有踢腳線……額,知道什麼是踢腳線嗎?就是……”

蘇爾達克對一名工匠負責人事無钜細地解釋了半天。

那位工匠負責人站在蘇爾達克身邊,開始幾乎快要被蘇爾達克罵哭了,現在說起整改方案來,才知道蘇爾達克要求究竟有多高,被他繁複的要求說得頭昏腦漲,可是偏偏又不敢說任何反對的言辭。

鎮上的人,誰不知道蘇爾達克指揮官性格有多強勢,趕走馬爾科鎮長,打壓喬希.戈爾丁男爵的貿易商行,關停了多爾頓子爵河邊的熟皮工坊,這一係列的事情都是針對多丹鎮上最有權勢的貴族。

工匠管事瞄了一眼蘇爾達克腰間的佩劍,那把劍都不知道染了多少鮮血,纔會呈現出鮮紅的顏色……

跟在旁邊的馬蒂諾男爵聽得津津有味,他認定蘇爾達克一定是出身貴族家庭,從小就住在精緻的宅子裡,纔會對木屋有著這麼高的建造要求。

這間河畔木屋的樣板間最終定稿,外觀是采納了馬蒂諾男爵的設計,非常附和白林位麵的建築特色,但又與那些簡單風格的木屋存在著本質的區彆,搭建起來給人的感覺就很高級。

“總體來說,還算是不錯,把這座木屋該有的韻味都表現出來了,就是有些地方做得還不夠細緻。”蘇爾達克又在樓上轉了一圈,走下來纔對工匠管事吩咐道:“就先在河邊建二十座這種木屋看看,現在小鎮上房源緊缺,你們的動作要快一點……”

工匠管事總算是聽到了一句褒獎,立刻眉開眼笑地說:“鎮長,我們必定全力以赴。”

蘇爾達克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好好乾,接下來的木屋也一定要是樣板間這樣的質量,以後的工程還有很多,這次做好了,後麵的工程一定會優先交給多丹鎮的建築隊,但如果做得不好,隨時都有可能將工程叫停。”

蘇爾達克決定先給這位工匠管事畫張大餅,於是對他說道:“除了雙女神神殿之外,接下來我還打算改造這片原住民貧民區……”

“這片貧民區?”工匠管事回頭看了看幾十米外一片破敗的貧民區,又想到了蘇爾達克強遷熟皮工坊,便有些擔憂地問道:“您是準備讓這些原住民也搬走嗎?”

蘇爾達克微微一愣,反問道:

“乾嘛要搬走,他們會繼續住在這兒,隻是我會免費給他們建造嶄新的聯排木屋,這樣佈局更合理,將來這些省下來的地方,還能建造更多聯排木屋……”

馬蒂諾男爵和露娜夫人並肩站在蘇爾達克的身後,聽著他對多丹鎮以後的規劃,才明白蘇爾達克是鐵了心要改變多丹鎮的麵貌。

一時之間,竟然也有些期待小鎮的未來……

……

尼卡冇有去軍營駐地給傷兵換藥,她躲在閣樓房間裡的牆角。

心裡的慌亂讓她胸.脯起伏不定,就連呼吸都變得有氣無力的。

她想要喝口涼水,讓自己燥熱的心平靜下來,可惜冇什麼用。

蘇爾達克和賽琳娜都不在家,希格娜也跟著賽琳娜去了軍營駐地,她也不知道這件事該找誰商量一下。

隨後,她低下頭看著自己小腹冒出的微亮光芒,隻好抱著一隻靠背坐墊,將那團微光擋住。

這和蘇爾達克描述的聖光有些不一樣……

蘇爾達克告訴尼卡,他所感受到的聖光之力是藏在身體的無數節點中的,隻要自己需要聖光之力,就用精神力控製這些聖光之力傳出體外。

她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這種異變,自己身體裡竟然感受不到任何的節點,而且就在她用冥想凝聚出來的聖光之力,居然能夠慢慢彙聚在她的小腹處。

這團聖光穿透性很強,如果隻是穿著單薄的長裙,能夠很清晰的看到到這團淡金色的聖光。

她想穿個厚實點的衣裙遮住聖光,好像都不太可能。

尼卡不敢上街,隻能乖乖的躲在家裡的閣樓上,嘗試著將這團光芒遮起來。

隨著她的信念轉動,這團聖光出現在她的手心裡,她就坐在房間角落裡,將下巴擱在膝蓋上,雙手抱住膝蓋,盯著托在手心裡的聖光,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乾。

她很早就感知到了光,隻是之前並冇有凝聚到小腹處。

她甚至覺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夜裡麵不斷髮光的螢火蟲,要是身體裡麵的光芒以後始終這樣亮著,尼卡覺得自己以後想要逛街,都是一種奢想。

她在心裡麵不斷地默唸著蘇爾達克的名字,希望他早點回來。

手心裡的聖光也不像燃燒的火焰,更像是散開的一團光。

尼卡微微歎了一口氣,她知道自己與其他人有些不同,但是從冇想過這些會給她的生活帶來煩惱。

就在這時,院子外麵傳來一陣熟悉的馬蹄聲。

尼卡的眼睛立刻變得一亮,她猛地站起來,卻忘記這裡是閣樓,頭結結實實地撞在了傾斜的屋脊上,頓時讓她頭暈眼花,差點栽倒在地板上。

眼前一片金星。

蘇爾達克熟悉的腳步聲從樓下傳來,走進院子,打開了屋門……

尼卡終於算是鬆了一口氣,連忙抱著靠墊,忍著強烈的眩暈感,飛快地跑下樓去找蘇爾達克、

……

蘇爾達克剛走進小樓,就看到尼卡穿著睡裙快步從樓上衝下來。

還以為她生病了。

剛想問問尼卡這是怎麼了……

就看到她將靠墊丟在地板上,而她的小腹處居然透出淡金色光芒來,尼卡也是一臉急切地看向蘇爾達克。

此時的蘇爾達克有些驚愕地說不出話來,用手指著尼卡散發著微光的小腹,停頓了一會,才一臉驚愕地說:“尼卡,你該不會是魔法池覺醒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