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第三批物資抵達多丹鎮,多丹峽穀裡的魔獸群已經徹底陷入了瘋狂,每天都有大量魔獸衝擊著城牆。

低級魔獸的寒冰箭、火球、風刃、突石暫時衝擊不到四十米高的城頭,但一些魔獸在城牆底下,沿著城牆石壁向上攀爬,在攀爬至城牆中段的時候,這些初級魔法便可以波及到城頭的城防守衛們了。

城防守衛們除了使用連射手弩之外,已經開始動用城頭上儲備的一些滾石,不過這些滾石落到城牆下方依然需要及時清理才行,否則堆積起來,就會大大縮減城牆的實際高度。

每次的清理工作都是在中午的時候進行。

這時候算是魔獸攻勢最薄弱的時候,重甲步兵戰士搶占城門洞,並修複城門洞鐵柵欄處的絞索,將城門洞的鐵柵欄高高吊起來。

兩百名長弓箭手們整齊的站在城頭,與城防守衛們站在一起,向城牆下麵齊射出十輪箭雨,用密集的箭雨將城牆下麵聚集的魔獸逼退。

一隊重甲騎兵衝出城外,憑藉身上穿得堅甲在城牆下麵清理出一片戰場來。

重甲步兵團緊隨其後,他們出城最主要的任務便是清理城牆下麵的戰場,他們會在清理出來的戰場上收集滿地的箭矢,會將滾落在城下的滾石,推上馬車拉回城裡,還會在堆積城下的魔獸屍體搶回去。

每次這種大規模的清掃戰場,蘇爾達克、安德魯、古力特姆、亞當斯和加勒庭都會全部出戰。

安德魯和食人魔古力特姆時刻守在蘇爾達克的身邊,三人形成一個牢固的鐵三角,站在騎兵隊伍的最前沿。

蘇爾達克身後是五百名重騎兵,這條峽穀北城牆附近的寬度隻有不足四百名,就算是僅僅出動了五百名重騎兵,擠在峽穀裡也足有兩排。

看到城門連續衝擊的城門終於打開,被城頭連續射下箭矢逼退的魔獸衝出荒草地,重新捲土重來。

“持槍……衝!”

重騎兵們在城牆底下已經展開了衝鋒陣型,安德魯大聲喊道。

食人魔古力特姆站在蘇爾達克的身邊,挺著胸.脯,邁著弓步,頭顱朝著天空發出一聲咆哮。

他的脖頸處亮起一片如藤蔓一樣的黑色.圖騰紋身,一股無形的聲波從食人魔腳下向四周擴散出去……

‘戰爭咆哮’

戰士們隻覺得一股熱力從腳底板湧上來,心裡積累著一股強烈的情緒,想跟著食人魔一起大喊。

隨著牛角長號吹起進攻的長鳴,第一隊騎兵們手持騎士長槍,驅使著胯胯.下戰馬向前衝鋒。

騎兵們起步的速度並不快,就像是成年人在慢跑。

等到衝出十米遠的時候,速度已經提起來,如同成人全力奔跑。

騎兵們將速度完全提起來,鐵騎後麵已是揚起了一片塵土。

馬蹄聲密集地連成一片,就像是大海潮的滾滾巨浪一樣,翻湧著朝著魔獸群席捲而去。

百餘米的戰場縱深,僅僅隻能讓戰馬剛剛把速度提上來。

一排長度達到五米左右的騎士長槍,槍尖微微向下傾斜。

等到魔獸群最前排的月刃火狼高高躍起的那一刻,長槍幾乎同時刺出,戰場上立刻響起一片哀嚎聲。

那些火狼甚至都冇來得及釋放魔法,就被騎士們手裡的長槍結結實實地貫穿身體,牢牢地釘在戰場上。

前排的騎士們根本不管那些哀嚎掙紮的魔獸,放開手裡笨重的騎士長槍,拿起掛鉤上的連枷和騎士輕盾,隨著戰馬一起撞入魔獸群中。

戰馬披著沉重的金屬鎧甲,前肢向外伸展著尺餘長鋼刺。

重騎兵撞進魔獸群,就像是一排絞肉機將體型小的魔獸撞得血肉橫飛。

後排的騎士繼續衝上來,同樣整齊一致的動作刺穿戰場上的魔獸。

再拿起連枷,掄圓了往衝上來的魔獸頭上砸。

就算是魔獸擁有再怎麼堅硬的頭顱,這一刻也被砸得血肉模糊。

這些魔獸也不是吃素的,它們憑藉輕靈敏捷的身體閃避撲擊,撲到馬背上,憑藉身體的衝擊力,將馬背上的重騎兵撲下馬,用利齒撕咬堅硬的重裝甲並打算將其拖拽到戰場後方。

重騎兵撞上大體型的魔獸,除了送它一根騎士長槍,可能整個人都巨大沖擊力掀飛。

安德魯手裡的屠夫斧子燃著烈焰,身上‘大地之盾’魔紋構裝滾動這土係石盾,火狼衝上來撕咬,石盾擋住魔獸淩厲一擊,安德魯隨手就用冒著滾滾烈焰的巨斧將其劈倒在地,噴出的獸血濺了安德魯一臉。

一隻火狼後麵趁機撲上來,雙爪搭在戰馬的背上,張開血盆大嘴咬住安德魯的手臂。

安德魯揚起手臂,將火狼掀到半空中。

那隻火狼僅僅咬著安德魯的護腕,死不鬆口,被安德魯另一隻手裡的斧子攔腰斬斷。

他覺察到迎麵有灼熱氣息波動,忙俯身貼在馬背上,一顆火球貼著他的後背飛過,在他身後砸開。

食人魔古力特姆掄起碎骨大棒全力一擊,就能將迎頭衝上來來的鬃毛獸一棍子打倒在地,這隻鬃毛獸的顱骨也是堅硬異常,被碎骨大棒全力砸中,也僅僅隻是額骨裂開,暈了過去而已。

古力特姆一腳踏在鬃毛獸身上,手裡的碎骨大棒橫掃出去,砸飛了周圍準備撲上來的幾頭火狼。

身旁的蘇爾達克腳下亮著力量光環,遠在十多米以外的加勒庭,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光環注入身體裡麵的力量。

古力特姆在力量上絕對壓製火狼,後麵衝上來一群火狼根本就不敢靠近食人魔,將他站在前麵,連忙向兩側避開。

倒是跟在後麵的鐵揹人熊凶猛的撲上來,古力特姆激發出了血性,側著身子朝鐵揹人熊撞去。

一塊突石從食人魔腳下湧出來,冇想到身體笨拙的食人魔居然一腳踏在突石上,身體第二段高高躍起,揚起手裡的碎骨大棒,結結實實砸在人熊的肩膀上。

人熊黑色皮毛上沾滿了堅硬的鬆樹油,滑溜溜根本著不上任何力道。

因此人熊雖然捱了古力特姆的一棒子,卻冇有受太重的傷。

蘇爾達克手裡握著一把刀刃彎曲而狹窄的血紅新月,從側麵劈向鐵揹人熊。

這隻鐵揹人熊直立起來高度達到三米多,幾乎與騎在馬背上的蘇爾達克差不多高。

人熊捱了食人魔一棒子,根本無力躲避蘇爾達克劈來的血紅新月,隻能用一雙肉乎乎的前肢抱住頭。

每次揮劍之前,蘇爾達克身前都會亮起魔紋的光芒,看似漫不經心的一劍,力量卻是能夠達到一種極致。

劈出的第一劍就已經將鐵揹人熊左前肢斬斷,並在毛乎乎的月牙紋胸口處劃出兩英尺傷口來。

視覺上強烈的落差,讓遠處偷偷注意到這邊戰場的加勒庭,有種極度不真實之感。

一把普普通通的魔法長劍,硬生生被蘇爾達克使出了史詩武器的感覺。

直到蘇爾達克手裡的血紅新月一劍刺入黑揹人熊的胸口,並順勢劃開它的胸腔,加勒庭才從呆滯中清醒過來。

他能爬到重甲步兵戰團大隊長的位置並受到切斯特副軍團長的賞識,當然也不是什麼普通人。

看到蘇爾達克胸.前湧現出來的魔紋看上去很像騎士聖印,卻又和他所知的所有聖印都不同,才深刻地認識到蘇爾達克會被盧瑟侯爵看中,並不是運氣問題。

他稍微有些走神,冇注意到身側飛過來的兩道風刃。

等他發現的時候,就已經來不及躲避了,加勒庭嚇得渾身汗毛紛紛豎起,憑著身上穿著精緻全覆式重裝鎧甲,讓開鎧甲的薄弱處,任憑風刃狠狠掃在後背上。

風刃刮在鎧甲上,發出一聲刺耳的尖鳴。

加勒庭身體受到慣性向前傾斜了一下,迎麵撲上來的兩隻火狼趁機咬向他的脖頸。

加勒庭儘管已經身經百戰,但此刻依舊是有些慌亂,他摸到馬鞍側麵掛著的盾牌,朝著前麵的火狼砸去,另一隻手裡的騎士長劍捅穿左側火狼的身體。

一隻幽靈豹趁機從陰影處撲出來,穿過了加勒庭暴露出來的空門,狠狠地咬向他的喉嚨。

頸部雖有鎧甲護身,但是鱗片一樣鎧甲卻是全身最薄弱的地方。

就在加勒庭被一隻黑色的幽靈豹撲到的那一刻,加勒庭大腦就一片空白,他甚至都聞到了幽靈豹血盆大口中噴出的腥氣,半英尺長的尖牙貼著喉嚨處的甲片,帶來的刺入痛感讓他覺得自己這次死定了。

‘噗嗤’

尖銳的破空聲傳過來的一瞬間,一種尖銳硬物刺入皮革的聲音響起。

加勒庭甚至感覺到那兩支箭矢擦著麵甲而過,摩擦出老一串兒的火星。

幽靈豹的側臉被兩支利箭同時射穿,身體被利箭慣性帶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就開始劇烈抽搐,落在地上居然就冇了氣息。

加勒庭就感覺自己站在死神鐮刀下麵,被人一把拉了回來。

他睜開眼睛,用手摸著湧出鮮血的脖頸,看著地上一動不動的幽靈豹,那種劫後餘生造成的強烈衝擊,讓他身後展現出自己的‘勢’,一把巨大的騎士之劍虛影懸在他的身後。

亞當斯手裡的騎士之劍也冒出強大劍氣,順手斬了想要偷襲的火狼。

身邊重騎兵也補上了加勒庭身邊的空位,解除掉加勒庭身邊的危局。

加勒庭瞄向箭矢飛來的方向,那位一直冇找到機會看到黑色麵紗真正容顏的半精靈弓手在遠處一閃而過。

她昨天的時候還是功績榜上排名第一位。

加勒庭之前一直不明白,功績兌換榜憑什麼被一名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弓手屠榜,現在纔算深刻感悟到她手裡那把長弓究竟是多麼強悍。

真的強到了離譜,居然在混戰中還能兼顧到救人。

加勒庭舉起騎士輕盾,擋住了一枚火球,身後騎士之劍虛影徹底消失。

他看到亞當斯在戰場上的表現也是異常勇猛,居然一改往日謹慎風格,手裡的長劍大開大合,毫不顧忌身上受些小傷。

自從亞當斯花了全部積蓄買到了一幅魔紋,他就像戰神附體一樣,不畏艱險地衝在最前麵。

每次從戰場上走下來,都是混身帶傷,不過通常隻要洗個澡睡上一晚上,那些輕微的傷痕就會不著痕跡的癒合。

讓加勒庭驚奇不已……

加勒庭曾在私下裡向亞當斯詢問,那個魔紋究竟是什麼東西,可是亞當斯卻是笑而不語,隻說他被要求對此保密,總之很強就是了。

加勒庭雖然有些心動,但是他可不像亞當斯那麼有錢,根本拿不出那麼多錢換取功績,隻能通過正規途徑慢慢積攢。

加勒庭還偷偷問過亞當斯,自己功績攢足了的話,還能獲得他那種魔紋嗎?

亞當斯的回答也是讓他有些泄氣:‘那種魔紋隻有一張……但是還有彆的,也不錯!’

每次在戰場上拚命的戰鬥,也讓亞當斯最近有了另一個收穫,他終於突破瓶頸晉升到了十六級。

見識到了亞當斯那種悍勇無畏的強大氣場。

加勒庭知道如果現在兩人在角鬥場上單挑,亞當斯絕對可以完勝自己。

而這一切……都是他胸口處那幅魔紋帶來的。

還真是物有所值嗬!加勒庭心裡不禁想到。

每次出城戰鬥,都是駐軍們撈取功績的時候,大家都不會放棄這樣的好機會,畢竟一百點功績就能兌換一枚金燦燦的金幣,這種機會可不常有。

不過這樣的戰鬥重騎兵們註定要承受巨大的傷亡。

這次參戰的重騎兵,都是蘇爾達克從荒蕪之地帶到白林位麵的,這些老兵跟在他身邊,已經完全知道了隨著蘇爾達克究竟要怎麼戰鬥。

那就是……無論身陷什麼樣的險境,都要儘量保證自己還能喘氣。

所以這場城外搶奪資源的大戰,所有騎兵都表現出了大無畏的勇氣,他們幾乎比任何一支騎兵都要勇敢,幾乎用了兩輪衝鋒就沖垮了魔獸群。

等到後麵的重甲步兵團跟上來,這場戰鬥的主導權便有落進了多丹鎮駐軍手中。

這次戰鬥最大的損失則是騎兵營的戰馬,大批古博來戰馬衝入敵陣與魔獸撞在一起的時候,很多戰馬體質和骨骼強度都禁不起這樣的衝擊力。

很多戰馬都是當場骨斷筋折,一些重騎兵也是因此摔落馬下。

戰鬥很快便宣告結束,步兵們將滾石和箭矢都清理乾淨,重騎兵們便相繼撤離戰場。

最後才由重甲步兵階梯式掩護後撤,穿過北城牆城門洞回到軍營駐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