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錢袋子裡的魔晶石和金幣全部倒出來,亞當斯仔細清點了一下。

二十七枚魔晶石目前在白林位麵大概能夠兌換到一百九十枚金幣,加上自己錢袋裡擁有的六十七枚金幣,亞當斯算了算自己目前擁有二百五十七枚金幣,存在的缺口大概要在一百多枚金幣之間。

魔法腰包裡還有三張高級魔獸皮革,關於這幾張高級皮革,亞當斯本來打算有機會找位知名的製皮大師,做上幾套高級皮甲。

等以後攢夠了錢,就用這些皮甲底材製作魔紋構裝。

現在為了得到功績兌換榜上的魔紋,亞當斯決定將這三張高級皮革賣給貿易商行,大概能夠換回一百金。

雖然有點捨不得這三張高級皮革,可多丹鎮上又冇有銀行,無法抵押換取金幣,便隻能將皮革賣掉。

隨後,亞當斯又給家裡寫了一封信,信上說明瞭自己這一決定,希望能夠得到父親的支援,他將寫好的信送到鎮上的郵局。

有跑到了貿易商行,賣掉了手裡三張高級皮革,湊齊了可以購買功績的錢。

……

北城牆上抵禦魔獸的戰鬥還在持續。

士兵們不斷從城頭運下魔獸屍體,商人們聚在城下,都想要從中撈到一點湯喝,隻是駐軍狩獵到的魔獸很少外流,有了功績兌換榜之後,狩獵到的每隻魔獸完整程度都有清晰記載,就更冇有魔獸材料外流這種事情發生。

薩彌拉穿著一身緊身皮甲,在軍營駐地箭靶場上指點城防守衛們箭術,這些城防守衛們裝備的都是五連射的手弩。

這種手弩操作簡單,精準,唯一缺點就是射完一輪後,往箭槽裡裝箭矢的時有些麻煩。

薩彌拉帶著帽兜,臉上還圍了一層黑色麵紗,隻露出一雙淺紅色的眼睛。

她那張臉太久冇有接觸陽光,原本麥色的皮膚已經如羊脂一樣白皙。

亞當斯從軍營駐地外麵回來,停在靶場的圍欄旁邊,對薩彌拉親切地打了聲招呼。

他是第二騎兵營的大隊長,在騎兵營裡很有聲望,薩彌拉就算再怎麼不情願,出於基本禮貌也要迴應一下。

隻是她素來對格林帝國的貴族冇什麼好印象,小時候在沃日瑪拉城孤兒院生活十分艱苦,孤兒院的老嬤嬤每次向市政廳申請資助的時候,那些大腹便便的貴族們都會對老嬤嬤冷嘲熱諷,有時候甚至還拿不到市政廳的資助。

亞當斯長得很有騎士風範,身材健壯筆挺,高鼻梁深眼窩,臉廓立體,穿著一身鍍有秘銀花紋的鎧甲,厚絲綢布料的披風在身後垂下來,走路的時候顯得十分颯爽。

“薩彌拉大隊長,我想用金幣購買您手中功績。”亞當斯站在薩彌拉身邊,在她拉開獵弓的時候,對她說道。

薩彌拉眯著眼睛,瞄準五十米外的箭靶,獵弓拉滿之後,右臂上的魔紋亮起一道微光,兩支利箭幾乎以肉眼難辨地速度,一前一後射了出去。

“不賣。”薩彌拉說道。

兩支箭矢正中靶心。

薩彌拉換了一處箭靶,亞當斯從另一側趕上來,直接說:“1枚金幣換80點功績,375枚金幣換您的3萬功績。”

薩彌拉這纔將手裡的獵弓放下來,轉頭盯著亞當斯,訝然地問他:“你準備兌換魔紋?”

她盯著亞當斯,一雙淡紅色的眼眸清冽無比。

亞當斯有點搞不懂薩彌拉眼中的敵意,他隻能硬著頭皮說:“是。”

薩彌拉沉默了一下,卻是出乎意料地說道:“好,我們去見蘇爾達克指揮官,這種事需要他的許可。”

……

這三張生命魔紋,蘇爾達克就冇打算留給安德魯和薩彌拉,他希望兩人植入的第二張生命魔紋品質更高一點兒。

所以亞當斯來到小樓,並向他說明來意:想從薩彌拉手裡換三萬功績。

蘇爾達克就問薩彌拉:“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薩彌拉手扶著沙發靠背,站在那裡漫不經心地瞥了蘇爾達克一眼,說:“我能有什麼想法,兌換不了這幾張魔紋,這些功績對我就冇什麼用,估計到最後還不是要兌換金幣!”

蘇爾達克最近一直在廚房裡剝魔獸皮革,就連客廳裡都充斥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窗簾又遮住了外麵的陽光,搞得客廳裡有股陰深的味道。

蘇爾達克拉開窗簾,推開窗子,讓外麵的風吹進來。

然後又給亞當斯倒了一杯水,說道:“那我也冇什麼意見,原則上不會反對你們交換功績。”

其實他也有很多考慮,功績榜上目前並冇有薩彌拉需要的,她已經有了大魔猿的力量魔紋,身上穿著火蜥蜴皮甲,留在他身邊更不需要次級治療藥水,最後這些功績大概率還是會兌換成金幣。

如果冇有亞當斯接盤的話,這筆錢就是要他自掏腰包。

現在拿出一張魔紋,似乎冇什麼不好的。

亞當斯麵露喜色,剛要開口向薩彌拉討論功績價格,蘇爾達克用手指敲了敲桌麵,說道:

“不過我必須說明一下,我手裡目前隻有三種魔紋,在功績兌換榜的備註後麵也寫的很清楚,分彆擁有三種不同能力,這三種魔紋分彆是從鬃毛獸、黑背冰角犀和月刃火狼王身上獲取的,功用就是植入身體裡,可以增強自身實力。”

“缺點也是十分明顯,這三隻魔獸等級有些低,而且一旦植入這種魔紋,二轉以後,就無法在同一個部位再重新繪製魔紋構裝。”

蘇爾達克順手將那隻封魔箱拽了出來,擺在桌麵上。

不過他暫時冇有開啟封魔箱,這種生命魔紋裝在封魔箱裡,可以減緩魔力消散的速度,但是拿出來之後,如果冇有保護手段的話,上麵的魔法氣息很快就會消散乾淨,最後變成一塊普通魔獸皮革。

“這些魔紋難道和銘文師在二轉強者身上繪製的魔紋擁有相同魔法效果?”亞當斯一下子就從蘇爾達克話語裡捕捉到了重點。

蘇爾達克點點頭,解釋說:

“理論上雖然差不多,但是這些魔紋品質不高,而且我對那種魔紋構裝瞭解不多,可能遠遠比不上那些銘文師繪製的魔紋。”

亞當斯甚至都冇有聽清後麵半句話,他隻聽到蘇爾達克說‘理論差不多’,腦子裡就像被重錘狠狠地敲了一下。

連忙問道:“蘇爾達克指揮官,二轉強者擁有鬥氣才能啟用身上的魔紋構裝,我們還冇有領悟鬥氣,在戰鬥的時候也能啟用這些魔紋嗎?”

蘇爾達克再次點點頭說:“可以。”

亞當斯一臉震驚地看著蘇爾達克,激動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蘇爾達克有些疑惑地問:“怎麼?有什麼不對嗎?”

他給安德魯和薩彌拉植入生命魔紋的時候,也冇見他們有這麼激動。

“您這魔紋適合一轉戰職者!”亞當斯緊緊地攥起拳頭,他覺得自己這次可能賺大了。

亞當斯接著說:“如果正常情況,一轉戰職者根本無法在身上繪製任何魔紋,就算繪製了也會因為無法擁有無屬性鬥氣,根本不可能啟用那些魔紋,又要占據戰職者的承載力。”

“向我們這樣的一轉戰職者,通常隻能穿一些鎧甲式的魔紋構裝,因為這種魔紋構裝擁有寶石基座,而運轉魔紋所需魔力都來自寶石基座上的魔晶石。”

他的語速有點快,蘇爾達克聽得有些吃力。

“我從來冇聽說過,戰職者會在一轉的時候身上就擁有魔紋。”亞當斯說道。“當然,魔武雙修的戰職者除外。”

蘇爾達克之前也冇想到這些,隻覺得用生命魔紋作為魔紋殖裝,可以提早增強戰職者的力量。

現在亞當斯解釋起來,蘇爾達克才發現,這種魔紋殖裝好像還真是很不錯。

他、安德魯和薩彌拉三個人都是冇見識的土包,大家誰都還冇意識到魔紋殖裝,居然這麼珍貴。

他咳嗽了一下,掩飾自己心裡麵的驚喜,然後說道:

“所以我不打算將這個秘密公佈出去,也冇有說明魔紋具體作用,你需要的話兌換一張魔紋的話,也要立下魔法契約,不能將這個秘密說出去。”

亞當斯立刻舉起一隻手,當場表示:

“我願意立下魔法契約。”

……

蘇爾達克找來正在後勤中隊統計魔獸數量的賽琳娜,請她將功績賬冊上麵薩彌拉的功績徹底清零。

賽琳娜最近幾乎一天到晚都在忙,清晨早早就要爬起來去市場上瞭解市場行情,製定價格,然後來到軍營駐地檢視魔獸屍體錄入狀況,又要統計魔獸鮮肉、皮革、頭顱以及其他魔獸材料,一直忙到天黑。

要不是蘇爾達克最近一直給即將領悟‘勢’並準備突破一轉的老兵們加持‘神佑之體’,估計這些魔獸頭顱早就爆倉了。

賽琳娜劃掉了薩彌拉的功績,便抱著功績賬冊匆匆離開,身後還跟著三位書記官向她彙報一些資訊。

不過看她挺胸邁步的時候,身上散發著一種成熟美人的自信和魅力,蘇爾達克便覺得她似乎還挺享受這種生活。

亞當斯準備湊出375枚金幣,卻被蘇爾達克攔住說:“還是按照功績兌換榜的兌換比率來吧!”

他是想一旦開了這個溢價的頭,以後功績兌換就會變得金錢至上,這樣就違背了設立功績兌換榜的初衷。

於是薩彌拉的財產一下子減少了七十五枚金幣,氣得薩彌拉很想在蘇爾達克的肩膀上咬一口,讓他感受一下肉疼的滋味。

不過能拿到300枚金幣,重重一袋子金幣提在手裡麵,薩彌拉的心情瞬間又變得美麗起來。

薩彌拉忽然間有了這麼一大筆財富,便打算全部郵寄到沃日瑪拉城孤兒院去。

沃日瑪拉城裡麵種族極為複雜,有很多貴族都習慣在莊園裡豢養奴隸,一些奴隸和流浪者們偷偷生下來的孩子會被遺棄掉,這樣雖然有餓死在街頭的風險,但好處就能在出生後,擺脫奴隸和流浪者的低賤身份。

貧民混血孤兒在沃爾瑪拉城隨處可見,有了這麼一大筆錢,孤兒院估計就能將隔壁的院子也買下來,還能擴建一些宿捨出來,多收留一些無家可歸的孤兒們。

……

亞當斯躺在客房的床上,看到蘇爾達克拿著一隻鵝毛筆,蘸著墨水在左胸處劃出巴掌大小的一片區域來,就是一陣緊張。

關於銘文師在二轉強者身上繪製魔紋構裝失敗的例子,他可冇少聽說。

他有點後悔讓蘇爾達克在他胸口上繪製魔紋,主要是擔心一旦失敗了,就會在胸口留下亂糟糟的傷疤,到時候如何在情人麵前秀自己健美身材……

不過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他也不肯隨意改變。

蘇爾達克見亞當斯臉上有一絲猶豫,還以為他在魔紋選擇上有些糾結,於是便說: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亞當斯選擇的是鬃毛獸身上獲得腿骨上的魔紋,可以增強自身的恢複力。

作為一名騎士,亞當斯覺得強悍的體魄纔是一切戰力的來源。

“就這裡吧,不變了。”

亞當斯看到蘇爾達克已經在胸口畫得七七八八了,便不想再另尋他處。

另外畫在胸口附近,也是因為這裡最靠近心臟,將魔紋植入這裡,能更好保護心臟。

蘇爾達克見亞當斯做出決定,便點點頭並對亞當斯安慰道:

“很快就會完成,你不用太緊張,這種事我還是有些經驗的。”

聽到蘇爾達克這樣說,亞當斯就更緊張了,他擔心自己說話的時候會牙齒打顫,便用鼻音重重的哼了一聲:

“嗯……”

整個魔紋構裝植入過程實際上都是在獻祭儀式下進行的。

隻是蘇爾達克估計將獻祭儀式做得十分隱晦,隻是在床的四個角落放置了四個燃燒藍焰的陶碗,然後進行了祭品的獻祭,便將鬃毛獸腿骨上剝離下來的生命魔紋植入亞當斯的胸口皮膚上。

蘇爾達克甚至覺得‘神佑之體’的神之祝福都是多此一舉。

憑藉鬃毛獸的生命魔紋,亞當斯本身已經擁有了強悍恢複力,不過擔心亞當斯恢複的不好,還是消耗了一顆頭顱祭品。

完成魔紋植入後,亞當斯便從床上坐起來。

一股氣血在亞當斯身體裡澎湃激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