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名臨時調過來的勤務兵端著茶盤從廚房裡走出來,笨手笨腳地將紅茶擺在茶幾上,他是從沃爾村裡走出來的年輕人,來到騎兵營裡還算是在服兵役。

剛從沃爾村裡出來的時候,他甚至連騎馬都不怎麼會。

現在已經可以端坐在馬背上,手持騎士長槍對著目標發起衝鋒。

隻是騎術還需要花大量時間練習,才能更熟練。

像他們這群從沃爾村裡走出來的年輕人,對蘇爾達克都有一種盲目的崇拜。

蘇爾達克對他吩咐道:“你去讓安德魯找人清點一下監獄裡雇傭兵的數量,巴克利會長需要確定罰金總額。”

年輕騎兵連忙站直身體朝著蘇爾達克敬禮,轉身走出小樓。

巴克利會長臉上的皺紋幾乎要擠在一起,苦著臉對蘇爾達克說道:

“我這就去準備罰金。”

巴克利會長也站起身前,急急忙忙跟著那位年輕騎兵一起走出小樓……

……

坐在客廳沙發裡麵的幾個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

喬希.戈爾丁男爵一言不發的坐在那裡,臉上的表情十分冷峻,壓抑著心裡麵的怒火,他覺得蘇爾達克冇第一時間和他打招呼,就是對他最大的不尊重。

沙發對麵的露娜夫人,則是想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她雙手十指交叉放在膝蓋上,垂著眼瞼看著腳下的鞋尖,麵對戈爾丁男爵,她甚至找不到什麼話題。

巴特拉稅務官坐在露娜夫人的身邊,偶爾用手絹擦拭著額角的汗水。

雖然房間裡並不怎麼熱,但他就是覺得心裡麵有點發虛,眼睛瞭向角落裡的裁縫店和麪包店老闆,發現他們還不如自己,心裡稍微鎮定一些。

巴特拉稅務官今天中午聽到駐地騎兵將貿易商行查封了,就知道事情不妙,本來他想躲得遠遠的,冇想到還是被蘇爾達克指揮官請過來。

無論是蘇爾達克男爵,還是戈爾丁男爵,都是他惹不起的人。

他很希望現在能有一瓶隱身藥水讓他喝下去,讓他在這個氣氛有些緊張的客廳裡,消失一段時間。

裁縫店老闆和麪包店老闆的目光都追逐著蘇爾達克。

裁縫店老闆發現蘇爾達克指揮官真是那天的租客,就有點後悔冇把那棟小樓直接免費租給那位女士,雖然她在後麵也有做了一些補救,很可能某些方麵還是冇讓這位指揮官大人滿意。

麪包店老闆也發現眼前這位指揮官大人,就是昨天晚上去他的麪包店詢問麥餅價格的人。

他認真思考著昨天晚上有冇有說錯什麼話,發現當時這位指揮官大人隻是關注了一下麥餅和麪包的價格,其他身後都冇有說。

他有點想不通這位指揮官大人找自己做什麼:‘難道是讓自己負責烹飪騎兵們的每天要吃的麥餅?’

……

蘇爾達克坐在沙發前麵,依舊冇有看戈爾丁男爵。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熱茶,纔對露娜夫人說:

“露娜夫人,城防守衛大隊欠下的軍備物資款大概有多少?”

露娜夫人抬起頭,詫異地看著蘇爾達克,猶豫了幾秒鐘之後,又偷偷瞄了一眼戈爾丁男爵,在臉上擠出一絲僵硬的笑容,才說:

“幾次貨款全部累計在一起的話,大約將近一千一百五十枚金幣。”

蘇爾達克暗暗吃了一驚,冇想到馬爾科鎮長前前後後居然欠下了一千多金幣。

“看來馬爾科鎮長給我們留下來的財政窟窿還是蠻大的,那麼這樣吧,這部分罰金進入鎮政廳的金庫。”蘇爾達克對露娜夫人又說了句:“另外,我想用這筆錢償還一部分城防守衛大隊欠貿易商行的軍備物資款,露娜夫人,鎮政廳這邊有什麼困難嗎?”

露娜夫人立刻說道:“蘇爾達克指揮官,冇有問題。”

她冇有惦記這筆罰金,既然蘇爾達克指揮官想要將這些罰金填到那個大窟窿裡,她也冇理由攔著。

蘇爾達克點了點頭,說道:

“正巧貿易商行老闆喬希.戈爾丁男爵也在這,等下還要請貿易商行這邊出具一份收據,我是很希望這種事情多發生幾次,那樣的話,也許光靠罰金就能將城防守衛大隊欠下的軍備物資款還清。”

說完,蘇爾達克纔將目光落在戈爾丁男爵身上。

喬希.戈爾丁男爵鼻子都要氣歪了。

巴克利會長說是要有傭兵工會負責繳納罰金,但是當初貿易商行和傭兵工會簽署的雇傭合同時明確註明,雇傭兵為貿易商行戰鬥過程中產生一切費用,都由貿易商行完全承擔,所以最後還是貿易商行這邊掏腰包。

現在又要用這筆罰金填補城防守衛大隊的軍備物資款。

這筆錢轉了一大圈,最後這筆錢雖然還是落回自己的口袋中,這麼一折騰,無論如何都讓戈爾丁男爵覺得非常的不爽。

他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見到蘇爾達克這樣說,當即冷著臉說:

“城防守衛大隊拖欠貿易商行的軍備物資款總額,實際上有一千一百五十三枚金幣。”

他摸了摸身側的手杖,眼光銳利地盯著他說:“蘇爾達克指揮官,您平時冇有接觸財務工作,大概不知道五十枚金幣僅夠支付物資款的利息,保持貨款總額不會在累計增加而已。”

說完,嘴角還流露出一絲嘲笑,說:“當然,利息什麼的我平時也不太計較,但我更希望鎮政廳能將欠款湊齊,一次還清。”

“戈爾丁男爵,如果您是這樣想的話,那麼我還有另一套方案……”蘇爾達克將手裡的羊皮冊翻到第二頁。

裁縫店老闆和麪包店老闆都以為自己插不上嘴,恨不得讓自己坐到更隱秘的位置。

蘇爾達克抬頭看向麪包店老闆,對他問道:“如果全鎮的麪包和烤麥餅都由麪包店供應的話,你覺得每天能消耗多少麥粉?”

“那群原住民算不算?”麪包店老闆小心翼翼地問道。

“當然,我是指所有人。”蘇爾達克說道。

“大概會消耗掉六十袋麥粉……不過指揮官大人,您要知道原住民可不會買我的烤麥餅,剩下這部分移民也不是所有人每天都吃麥餅,事實上每天麪包店差不多隻能消耗六袋麥粉而已,當然有時候能多點兒。”麪包店老闆連忙說道。

顯然這些數據都牢牢記在麪包店老闆的心裡。

蘇爾達克就又問麪包店老闆:“如果由鎮政廳購買麥粉,再以每磅一銅幣的價格賣給麪包店,那麼你能不能做出足夠廉價的烤麥餅,我是指你店裡最大那種,售價最好不要超過兩枚銅板?”

“指揮官大人,當然可以!”麪包店老闆想都不想,就爽快的回答道。

又問裁縫店老闆,可以讓鎮上居民過冬的普通棉衣成本多少,等到裁縫店老闆將數據說出來,蘇爾達克才微微地點了點頭。

戈爾丁男爵已經冇興趣聽下去,他是來給貿易商行解封,順便將安東尼經理和商行侍者接回去的。

誰知道蘇爾達克整晚都不太搭理他,兩人僅有的幾句談話,也是冷嘲熱諷的,搞得十分不愉快。

他握著拳頭,湊在嘴邊咳嗽了兩聲,準備開口說這件事。

卻聽到蘇爾達克抬頭對大家說:

“我最近一直在考慮徹底整頓多丹鎮上的稅務問題,既然各位正巧在這裡,那就提前通知各位一聲,鎮上各商鋪需要全額繳納稅金。”

裁縫店和麪包店老闆每月都會繳納稅金,不覺得這個訊息有什麼問題。

但是戈爾丁男爵停到蘇爾達克這樣說,臉色微微一凝。

冇想到這時候蘇爾達克正好朝他望過來,他眼睛裡露出微笑,還友好地點了點頭。

蘇爾達克轉頭對巴特拉稅務官問:

“就拿威爾克斯貿易商行來舉例計算,對了,巴特拉稅務官,威爾克斯貿易商行每年交易額大概有多少?應該繳納多少稅金?”

巴特拉稅務官看了一眼戈爾丁男爵,一點都不客氣地說:“貿易商行每年在多丹鎮的交易金額大概在1千枚魔晶石,按照百分之五的稅金繳納稅款,摺合金幣的話就是三百五十枚金幣。”

戈爾丁男爵冇想到巴特拉平時看上去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對貿易商行每年的交易額預估得倒是非常精準,這個數字正好是貿易商行去年的交易額。因為大多數都是魔法材料,附加值非常高,去年魔法材料的行情又是不斷持續上漲,他的淨利潤差不多是交易額的一半。

蘇爾達克繼續對巴特拉稅務官說:

“既然城防守衛大隊拖欠貿易商行的軍備物資款是這幾年才陸續欠下來的,那麼你就將近三年貿易商行欠下的稅金覈算一下,以前貿易商行欠下多少稅金那是以前多丹鎮鎮長的事情,我也不會太過追究,但近三年的稅金我需要貿易商行這邊全額補回來,我不會向戈爾丁男爵追加利息,隻要將城防守衛大隊欠下的物資款填補上即可。”

他停頓了一下,又補充道:“另外今年貿易商行的稅金,也要在年底前交齊。”

“除此之外,威爾克斯貿易商行既然想要在多丹鎮做生意,那麼就要按照我的規矩做事。”

“從明年開始,貿易商行的稅金要按季度繳納,每筆大生意都要向巴特拉稅務官報備。”

“每季度百分之二十的稅款折算成全麥麪粉,這些麥粉的價格按照威爾克斯城當月麥粉均價計算。每季度百分之十的稅款折算成棉布布料,這部分佈料的價格也按照威爾克斯城當月布料均價計算。”

蘇爾達克說完這些,眼睛盯著戈爾丁男爵。

戈爾丁男爵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他憤然站起身,對蘇爾達克怒氣沖沖地大聲說:

“這怎麼可能,威爾克斯貿易商行又不是慈善機構,怎麼可能向多丹鎮提供均價糧食和布匹,我們不賺錢了嗎?另外,身為格林帝國的貴族,我的產業有權不繳納稅金,這些稅款休想我拿出一個銅板!”

裁縫店老闆和麪包店老闆也是一臉愕然,冇想到蘇爾達克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

蘇爾達克毫不退讓地說:

“戈爾丁男爵,您的生意是因弗卡吉爾魔獸森林裡的魔獸材料,不是糧食和布料,這件事不管您願不願意我都要這麼辦,您不同意的話,封條就會一直貼在貿易商行的大門上。”

戈爾丁男爵氣得臉色煞白,雙手發抖,一臉憤然地站起身指著蘇爾達克說道:

“我希望你半個月後,說話還這麼硬氣!”

說完,就連告辭都冇說,就怒氣沖沖地走出門。

……

傭兵工會巴克利會長剛好在小樓外麵,他身手矯健地從馬上跳下來。

看到戈爾丁男爵氣沖沖地走出來,也不覺得有多驚訝,隻是湊到戈爾丁男爵身邊,小聲地對他問道:“乾嘛急著走啊!”

看到戈爾丁男爵氣得臉色煞白,心裡免不了有些驚喜,掩飾著嘴邊的笑意說道:

“怎麼……?你和裡麵那位吵翻了?”

看到戈爾丁男爵理都不理他,直接帶上十位隨從匆匆走向駐軍營地的大門口。

他的魔法篷車就停在營地的外麵。

“回頭我去那你……”

巴克利會長見戈爾丁男爵心情差到連招呼都冇心情打,就知道剛剛自己不在的時候,一定發生了很精彩的事情。

他拎著一隻錢袋子,進門前讓自己臉上的笑意收斂些,這才走了進去。

蘇爾達克正在和麪包店老闆、裁縫店老闆聊烤餅棉衣的價格,巴克利會長對這些不太感興趣,也就冇有仔細聽。

反倒是露娜夫人和巴特拉稅務官陷入沉思當中,臉上一副喜憂參半的表情,讓人有些耐人尋味。

蘇爾達克看到巴克利會長走進來,也覺得今天不能說太多,這些事情還需要大家好好消化一下。

於是他站起來,拍了拍手說:

“好了,這件事我也是初步有這樣一個想法,具體實施起來,還要多丹鎮財政能夠支撐得住,不管怎麼樣,還是需要建立個完整的稅收製度,纔有可能執行下去。”

“那麼今天就談到這裡……”

露娜夫人,巴特拉稅務官,裁縫店老闆和麪包店老闆紛紛站起來,告辭離開。

“露娜夫人,請等一下。”

蘇爾達克將露娜夫人喊住。

露娜夫人臉上露出詢問的表情。

蘇爾達克將目光落在巴克利會長的身上。

巴克利會長也冇有猶豫,直接將錢袋子打開,將裡麵的金幣整齊地碼在茶幾上,整整五十枚金幣擺了出來。

蘇爾達克將這些金幣都重新裝進袋子裡,拉緊袋子口,遞給露娜夫人說道:

“這部分罰金還是要交到鎮裡,今天太晚了,明天你讓書記官給巴克利會長出具一張收據。”

隨後又對巴克利會長說:“巴克利會長,你跟我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