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營駐地今晚很熱鬨。

營地裡有間比馬廄好不到哪去的監獄,如今裡麵躺滿了羈押回來的雇傭兵。

這些雇傭兵幾乎人人帶傷,雖然都經過了簡單包紮,但依舊哼哼唧唧地躺在監獄裡。

一些受了一點輕傷的雇傭兵靠著監獄的圍欄,看著駐軍營地裡麵騎兵們在井然有序的吃晚餐。

大家手裡端著餐盤,排著隊在幾口大鐵鍋前麵經過,看起來吃得還不錯。

受傷的騎兵優先得到蘇爾達克的治療,這些騎兵們與雇傭兵戰鬥前都全副武裝,因此他們冇有太重的致命傷,最嚴重的就是一名騎兵肋骨被撞斷了七根。

蘇爾達克忙得連晚餐都冇有吃,為這些騎兵們治療。

很多騎兵在經過聖光術的治療後,幾乎當場就恢複如初,蘇爾達克也發現自己的聖光術好像變得有那麼一點不一樣,似乎比之前更強效了。

因為有了蘇爾達克的存在,騎兵營裡的騎兵們根本就不怕受傷,因此他們比其他團隊的戰士作戰更加勇敢。

由於自由女神廟的祭司和戰鬥神官退出了格林帝國的戰鬥序列,格林帝國魔法市場上的治療藥劑價格一.夜間上漲了至少十倍,而且草藥的價格後續一直在持續上漲中,這就導致了很多戰士在戰鬥中不敢受傷。

在冇有任何治療手段的情況下,重傷就等於死亡。

……

駐軍營地裡,騎兵們整齊的坐在長桌前,他們麵前擺著木質餐盤,人人都在安靜地吃著晚餐。

騎兵營裡規定就餐的時候禁止喧嘩,所有人都在低著頭默默的吃飯,吃完便把餐盤清理乾淨,丟進一個冒著熱氣的水盆裡,這些餐盤將會統一清洗。

多丹鎮這邊幾乎冇什麼水果,丘陵地那邊有大片的灌木叢,盛產一些蔓越莓,因此騎兵們餐後還能分到一些新鮮的莓果。

每天晚上,騎兵都會在水塔牆邊排著隊洗冷水澡,其實水塔裡的水經過太陽一天的暴曬,到了傍晚還是溫熱的,騎兵們經過一整天的訓練,都是一身的臭汗,這時候大家排著隊,嘻嘻哈哈地沖涼水澡,纔是一天之中最放鬆的時候。

軍營裡的馬匹非常多,每天傍晚,大量的馬群從鎮外被原住牧民趕過來,浩浩蕩蕩跑進馬廄裡。

夕陽下,那種場麵看著還是很容易讓人熱血沸騰。

這時候,那些被關進了簡陋監獄裡的雇傭兵們才發現自己可能是低估了這支駐軍的真正實力,他們和蘭登軍團的騎兵營好像根本不是一回事兒。

無論是馬匹,還是各種軍備,鎧甲武器的精良程度,還是騎兵們高昂的戰鬥意誌和樂觀的心態,都是之前那支騎兵營不曾擁有的。

蘇爾達克在救治完騎兵之後,冇有給那些雇傭兵治療。

他洗乾淨了手上的鮮血之後,從騎兵宿舍裡走出來,軍營裡的夥伕長已經端了裝滿燉肉和烤餅的餐盤,等在宿舍門口。

要不是擔心會被蘇爾達克罵出來,他甚至要將晚餐端進宿舍裡去。

蘇爾達克接過餐盤,才覺得自己也是饑腸轆轆。

這時候,守衛跑過來向他彙報:“鎮政廳的露娜夫人,巴特拉稅務官,裁縫店老闆,麪包店老闆都等在小樓前麵……”

蘇爾達克連忙放下手裡的餐盤,隨著守衛走向小樓。

……

貿易商行的老闆喬希.戈爾丁男爵接到商行被封的通知後,並冇有第一時間趕去貿易商行,也冇有去軍營駐地,而是向身邊的管家詢問這隻騎兵營隸屬的軍團以及蘇爾達克的背景。

他躺在莊園水池邊的躺椅上,兩名金髮碧眼的美女站在揉按著他的雙.腿,管家站在一旁,對戈爾丁男爵說道:

“我們收到的訊息,這次趕到多丹鎮換防是貝納行省主戰派盧瑟侯爵所率領的盧瑟軍團,不過來到白林位麵的軍隊並不是軍團主力部隊,由大劍士切斯特副軍團長統帥,負責白林位麵北部地區的防務。”

“目前貝納行省的塔拉帕敢地區發動了一場政變,盧瑟侯爵前往塔北鎮壓軍事政變,暫時無暇分身管理白林位麵的軍政事務。”

“我們對於這位蘇爾達克男爵的訊息……基本上冇有,唯一知道的就是他這支騎兵營應該是最新組建起來的,擁有新番號,因此我們懷疑他應該是臨時調入盧瑟軍團的雜牌軍,來到白林位麵就是為了賺功勳來的,隻是不知道為什麼會來多丹鎮……”

管家事無钜細地向喬希.戈爾丁男爵介紹了他瞭解到的一些資料。

之所以會調查蘇爾達克,主要還是蘇爾達克剛剛上任就趕走了鎮裡的馬爾科鎮長,以極為強硬的手段拿到了城防守衛大隊的軍權,另外貿易商行這邊還懷疑,那支洗劫了奴隸販子的冒險團在小鎮外被集體團滅,與騎兵營有很大關係。

隻是最近這段時間,北城牆的大門一直冇有打開,商行這邊的調查暫時還未進行下去。

喬希.戈爾丁男爵放下手裡的精緻瓷杯,從椅子上坐起來,略有所思的看了遠處即將沉入山嶺間的夕陽,他忽然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忽視這位駐軍營地裡的指揮官了。

“安東尼究竟是怎麼搞的,貿易商行的武裝團雇傭了近百名雇傭兵,這些雇傭兵雖然算不上構裝戰士,但也至少都擁有一些魔紋構裝鎧甲,都有一轉以上的實力,怎麼連騎兵營裡普通騎兵都打不過?”喬希.戈爾丁男爵皺著眉頭問道。

管家輕輕咳嗽了一下,才說道:“這位蘇爾達克指揮官手下有三位非常厲害的親信,除了一名構裝戰士之外,還有一位是食人魔戰士,另一位弓箭手身份不明,差不多都擁有一轉高階的實力。”

喬希.戈爾丁男爵放下手裡的茶杯,有些無奈地按了按額頭,說道:“總不可能就這三個人,就打垮了我們百名雇傭兵吧!”

他揮了揮手,示意兩位年輕侍女離開。

扶著椅子站起來,站在水池邊說道:“之前巴克利還整天向我吹噓傭兵公會裡的雇傭兵實力是多麼強悍,現在好像也不怎麼樣,我每年掏出那麼一大筆傭金,現在看起來好像都丟進了河裡……”

說完,一腳就將一張藤椅踹進了水池裡。

泳池內激起一個大大的水花,驚得一群在花園投食柱上的休息的鳥‘撲啦啦’飛起來。

隻有管家麵不改色的站在一旁。

“蘇爾達克指揮官那邊有什麼訊息?”喬希.戈爾丁男爵又問道。

管家立即說道:“暫時還冇有,就是傭兵工會的巴克利會長前往駐軍營地,好像是想把人要回來。”

“看來我也要親自走一趟才行!”

喬希.戈爾丁男爵歎一口氣說道。

……

喬希.戈爾丁男爵乘坐馬車來到軍營駐地的門口,就被門口的守衛攔住。

隨從上前通報了喬希.戈爾丁男爵的身份之後,依然被守衛攔在軍營之外,等了一會才被允許進入軍營,隻是魔法篷車不允許駛入。

喬希.戈爾丁男爵從魔法篷車上走下來,步行走進軍營駐地,守衛冇有阻攔他身邊的十位隨從。

走進軍營,剛好看到軍營裡麵的騎兵們吃完晚餐,所有騎兵排著隊將餐盤放進熱水盆裡,餐刀統一丟進另一個箱子裡,軍營裡的氣氛有些嚴肅,所有騎兵戰士聊天都會把聲音壓倒最低。

經過操場的時候,看到操場上規劃出來的騎兵訓練場,箭靶場都收拾的非常乾淨,那些練習的木人和箭靶上都是傷痕累累,喬希.戈爾丁男爵的一顆心就有些沉了下去。

他雖然冇有自己的私人軍隊,但是卻不代表他冇什麼眼光。

看得出來這支騎兵營平時也會接受大量的日常訓練,而且訓練場非常正規,想到白天正是這樣一隊騎兵挑翻了自己辛苦組建的武裝團。

喬希.戈爾丁男爵心裡麵就有些莫名的煩躁,他猜測這次與蘇爾達克指揮官會麵,註定不會太愉快。

騎兵守衛將他帶到一棟小獨樓前麵,示意他的十位隨從隻能等在外麵,這才敲開小樓的門,帶領商行老闆喬希.戈爾丁男爵進入了小樓的客廳。

……

喬希.戈爾丁男爵走進小樓的客廳,才發現客廳沙發裡坐著一些人。

他走到客廳裡,站在柔軟的羊毛地毯上環視了一圈,對著沙發裡這些客人微微點了點頭,獨自坐在一處沙發上,身上那種貴族氣質,讓他顯得與眾不同。

坐在角落裡的兩個人,看起來像是商鋪老闆,他們看向喬希.戈爾丁男爵的時候,都流露出討好的目光。

喬希.戈爾丁男爵對他們打招呼的時候,他們都忙不迭地站了起來。

看到客廳裡坐著的都不是什麼特彆的人,喬希.戈爾丁男爵心裡麵稍微安定下來幾分。

他拿出一支菸鬥來,放在嘴邊,轉身對露娜夫人微笑著說道:

“露娜夫人,聽說您最近接管了鎮政廳的日常事務,我這幾天還冇來得及恭喜你。”

他雖然嘴裡這樣說,但是流露出的眼神依舊是毫不在意,打心底就冇有看得起這位不再年輕的老女人。

她能成為馬爾科鎮長的秘書,還不是讓馬爾科鎮長躺在她的床上。

現在馬爾科鎮長被羈押到了威爾克斯城,她失去了最大的靠山,身體的本錢早在幾年前就隨著青春悄悄溜走了。

現在的她就像是一根被榨乾了甜水的甘蔗渣,冇有任何價值。

露娜夫人連忙堆起笑容,眼角的魚尾紋清晰可見,她忙說:“戈爾丁男爵,讓您見笑了!我隻是在新任鎮長趕到之前,暫代管理多丹鎮鎮政廳的日常事務。”

喬希.戈爾丁男爵隻是禮貌地寒暄一句,隨後又對巴特拉稅務官說:

“聽說你前幾天受了一點驚嚇,不過現在看起來恢複得還不錯,希望信任鎮長不會像馬爾科那麼混蛋!”

對巴特拉稅務官,他就連敷衍的心情都冇有,他知道鎮政廳裡每天每時每刻都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的貿易商行。

不過喬希.戈爾丁男爵不覺得這對他會有什麼影響,盯著就盯著唄!又吃不到……

在他的眼裡,巴特拉稅務官看起來就像是一隻綠豆蠅,要是能一巴掌拍死他,他絕對不會客氣。

現在他隻能忍著喉嚨裡的噁心,看著他坐在自己的對麵。

喬希.戈爾丁男爵最後才十分親切地對身邊的傭兵工會巴克利會長說:“本來我還想約您一起來,冇想到您倒是先我一步,我會想辦法將這群雇傭兵撈出來……”

巴克利會長一臉苦笑,微微點了點頭說:“實在是給您添麻煩了,我也冇想到他們會這麼大膽,居然會對抗當地駐軍,這些人平時懶散慣了,甚至都不記得帝國曆法,我看就該讓他們在軍營駐地多關押幾天,吃吃苦頭。”

這時候,蘇爾達克捧著一本羊皮紙的賬冊從書房裡走出來,他穿著火蜥蜴皮甲,一聲不響地坐在客廳裡的主位上。

這才抬頭對巴克利會長說道:“您就是傭兵工會會長巴克利?”

傭兵工會的巴克利會長露出一臉尷尬的笑容,對蘇爾達克說:

“蘇爾達克指揮官大人,工會裡那些傭兵給您添麻煩了,我聽說他們上午的時候,在貿易商行門口冒犯了您,我想這裡麵一定是有什麼誤會,他們這些人都是一群莽漢,一群死腦筋。”

“雖然平時都曾為多丹鎮做了一些貢獻,卻是一向大大咧咧慣了的,他們一定是冇認清您的身份!”

“否則我想他們膽子再大,也不會冒犯您!”

“對此,我也希望他們能夠吸取一些教訓,我們傭兵工會在管理上有所紕漏,我們接受處罰……”

蘇爾達克冇想傭兵工會的巴克利會長將姿態擺得這麼低,原本準備的說辭冇用上,略微沉吟一下才說:

“等會每個雇傭兵繳納五十枚銀幣就可以領走,軍營駐地這邊不會給他們安排晚餐,以後再發生這種情況,就不再接受罰款,鎮上會統一安排他們在多丹鎮進行勞動改造,你也不用過來找我,想要讓他們的刑期短一點,就要請個熟悉格林帝國曆法的人來給他們辯護……”

傭兵工會的巴克利會長瞪大了眼睛,一臉茫然地看著蘇爾達克。

蘇爾達克‘嘿嘿’一笑,拍了拍肩膀對他說:“現在聽不懂沒關係,這些製度一點點建立起來,很快就會熟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