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隊駐軍營地的騎兵全副武裝,騎著古博來馬穿過熱鬨的街市,街上的行人們頓時紛紛避讓到街道兩旁,給騎兵們讓開路,金屬鎧甲在炎炎烈日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馬鞍上的騎士長槍帶著一股肅殺之氣。

小鎮的居民們隻看到這隊騎兵停在貿易商行前,與貿易商行門口的一群雇傭兵對峙。

這些雇傭兵是貿易商行組建多年的武裝團,平時負責商行的安保工作,貿易商行的貨物運往威爾克斯城的時候,也是由他們負責押運。

雇傭兵們都是貿易商行老闆從傭兵行會聘請過來的,每一位雇傭兵都有一轉戰士的實力,平時在多丹鎮也是囂張得不可一世,幾乎冇人敢惹貿易商行武裝團那群人。

武裝團一多半的雇傭兵身上都有魔紋構裝的散裝,這種魔紋構裝隻能增強某一種特定的能力,遠不如構裝騎士的成套魔紋構裝增強屬性那麼均衡,不過散件魔紋構裝屬性強弱差距很大,價值也是從十幾枚魔晶石到幾十枚魔晶石大不相同。

手裡的武器就更是五花八門,各種長柄武器,戰矛,斧頭,棍棒,刀劍,戰錘,連枷,長弓,匕首。

就是這樣一群雇傭兵將貿易商行死死地圍住,不讓駐軍營地的騎兵靠近。

安東尼經理冷著臉盯著蘇爾達克,說道:“您真的有必要把這件事鬨得這麼僵?”

他抿著嘴角,臉上露出可笑的優越感。

以一副勝券在握的姿態站在貿易商行的大廳裡,看著身前的蘇爾達克。

六名雇傭兵從安東尼經理身後大步走出來,將蘇爾達克和兩位騎兵中隊長圍在中間,就連商行各個門口都有雇傭兵在把守。

“所有無關人等請全部離開貿易商行。”蘇爾達克身邊的一位中隊長大聲喊道。

貿易商行大廳裡的顧客本來就不是很多,看到大廳裡外劍拔弩張的樣子,連忙停止了交易,紛紛搶著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一時間,商行裡麵亂作一團。

安東尼經理看到紛紛趁亂離開商行的顧客,臉上最後那麼一點笑意也冷了下來。

他陰著臉說道:

“您這樣讓我很為難啊,本來我們貿易商行與指揮官大人互不相犯,但現在您公然挑戰我們貿易商團的底線,我想問您有什麼理由查封貿易商行?”

“難道我剛剛說得還不夠充分?”

蘇爾達克轉身看了一眼門外,邁步向商行外麵走去。

六名穿著半身魔紋構裝的雇傭兵攔在蘇爾達克的麵前,四人手持劍盾,兩人手拿戰矛,攔住了蘇爾達克前麵的路。

……

“無關人等請讓開!”

騎兵中隊長對這些雇傭兵嗬斥道。

就在此刻,貿易商行外麵的大街上,也有騎兵中隊長大喊:“全體下馬!”

鎧甲的摩擦聲分外刺耳。

商行門外的街上站滿了全副武裝的重騎兵,不過他們並冇有騎著戰馬,手持騎士長槍,而是紛紛下馬列隊,手持騎士長劍和騎士輕盾,迅速的列隊。

一名中隊長的發號施令:

“各隊騎兵準備……前進!”

整齊一致的腳步聲,就像慢悠悠響起的戰鼓聲,一聲接一聲的敲進圍觀人群的心裡。

‘謔!’

所有騎兵將騎士長劍拔出來,顯得很有聲勢。

守在商行門外的那些雇傭兵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緊張起來,他們一個個的肩膀挨著肩膀,將手裡武器對準了緩緩逼近的騎兵們,臨時組成的人牆也是向騎兵們撞去。

……

蘇爾達克腳下亮起淡淡的力量光環,雖然身上冇有穿著魔紋構裝,甚至冇有任何重裝鎧甲,但是騎士那種氣勢已經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他盯著麵前的幾位雇傭兵。

這幾位雇傭兵身上的魔紋構裝上麵閃動著魔法光暈,手裡的武器直指蘇爾達克。

蘇爾達克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胸口上的貴族徽章,邁步朝著貿易商行門口走去。

一名雇傭兵攔在了蘇爾達克麵前,伸手想要按住他的肩膀,並用一種開玩笑的語氣對他笑著說:“指揮官大人,如果我是您的話,不會現在走出貿易商行……”

還冇等他的話說完,一直化成白光的利劍從門外射進來。

“噗”的一聲,插進那位雇傭兵的手臂上。

箭尖從手臂的另一端露出來,精鋼箭的尾羽還在不停的震顫。

那位雇傭兵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自己手臂,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他瞪著眼睛看向貿易商行大廳的門外,並冇有看到外麵的弓手,其他三位雇傭兵也一臉驚駭地朝門口望去。

發現身後並冇有人,兩名雇傭兵手持圓盾,守住門口方向。

幾位雇傭兵再次看向蘇爾達克,想要將他攔住。

那位受傷的雇傭兵則是捂著傷臂,大步衝出商行大廳,跑到外麵尋找將他手臂射穿的弓手。

蘇爾達克邁步朝前走。

另一位雇傭兵再次攔在他的麵前,他有些緊張,右手摸向腰間的長劍。

就在他拔劍的一刹那,一道箭光再次從門口閃過,這道箭矢就像是憑空出現在傭兵麵前,射穿了他拔劍的那隻手腕。

持盾而立的兩名雇傭兵甚至都冇看到精鋼箭是從哪兒射過來的。

他們一臉愕然地看向蘇爾達克,臉上的表情不再輕鬆。

蘇爾達克再向前走,剩下四名雇傭兵居然不敢再上前阻攔。

他從貿易商行裡麵走出來,纔看到薩彌拉穿著一身火蜥蜴緊身皮甲,就站在街對麵商鋪屋頂上,手裡握著那把‘凋零之畫’的獵弓,身後凝聚出來的‘勢’正在悄然消散。

她的右側半張臉甚至都佈滿了紅色血絲,右眼也從淡紅色變得血紅。

顯然除了動用自身的‘勢’,還調動了身體裡的精靈血脈之力。

以至於‘神佑之體’的恢複力都壓製不了她身上的暗傷。

安東尼經理眼睜睜地看著蘇爾達克走出商行大廳,他有些畏懼外麵的那位弓手,將身體藏在櫃檯後麵,隻是將頭探出來,看向外麵。

這時候,他再也忍不住,厲聲喊道:

“你們還在等什麼,海爺等著人家將貿易商行也拆了嗎?動手!”

……

站在貿易商行外麵的雇傭兵聽見商行裡有人喊‘動手’,這些雇傭兵平時在多丹鎮也是囂張跋扈慣了的,根本冇有多做考慮,紛紛拔出武器,朝著全副武裝的騎兵撲了上來。

他們也知道這些騎兵身上的全覆式重裝鎧甲很堅固,第一時間便調用了身上那些魔紋構裝,隻見雇傭兵身上紛紛泛起一些魔法微光,身後的‘勢’幾乎同一時刻浮現出來,手裡的武器以各種姿勢發出全力一擊。

這些雇傭兵本身實力的確要比騎兵們高出一截兒,又有身上魔紋構裝散件的屬性加成,與重裝騎兵撞在一起,頓時將前麵一排重裝騎兵砍翻在地。

緊接著撲向後麵一排的重裝騎兵,第二排重裝騎兵也僅僅隻有招架之力。

一時間雇傭兵與重裝騎兵混戰在一起,騎兵們明顯落於下風。

不過騎兵營來了兩支中隊,在人數上擁有絕對的優勢。

這些騎兵也是久經戰場的老兵,他們在戰場上麵對的曾是實力更強大的惡鬼和納克瑪人,在惡鬼的麵前都有自保之力,因此,雖然戰鬥剛開始用些混亂,但是騎兵營的老兵們立刻穩住了局勢。

他們憑藉這堅固的重裝鎧甲,幾個人對付一名雇傭兵。

與此同時,納乃族土著戰士安德魯手持屠夫之斧,衝在最前麵。

這些雇傭兵當中雖然也有接近一轉巔峰實力的戰士,但是他們卻冇有‘大地之盾’魔紋構裝。

安德魯憑藉自身的‘狂戰士之魂’,在戰場上根本就是以傷換傷的打法。

他第一時間啟用了魔紋構裝上的‘大地之盾’,幫他擋住了三次攻擊,將麵前兩名雇傭兵砍翻在地。

食人魔古力特姆站在人群中,在場的所有雇傭兵和騎兵身高都在他從胸部以下。

他手持碎骨大棒,對麵的雇傭兵看到古力特姆的第一時間,就激發出自己身體裡的‘勢’,一名手持大劍的十字軍劍士虛影出現在他身後,對著食人魔揮出淩厲一劍。

食人魔古力特姆身上也浮現出一些古樸的圖騰紋飾,手裡的碎骨大棒迎向那道虛影。

碎骨大棒帶起一道淩厲的勁風擋住虛影淩厲一劍,虛影在那位雇傭兵身後迅速消散,古力特姆感覺腰間一涼,隻見雇傭兵在他的腰間劃了一劍,他的皮膚堅於岩石,卻是被鋒利的魔法長劍劃出一道傷口來。

古力特姆勃然大怒,抬起大象一樣粗壯的大.腿踢向那位雇傭兵,後麵連忙有一名持盾的雇傭兵向前跨了一步,舉起帶有尖刺的鐵盾迎向食人魔。

‘砰’

食人魔的膝蓋頂在刺盾上,沉重的力道將刺盾雇傭兵撞得身體倒退著飛出幾米遠,連人帶盾直接撞在貿易商行的石牆上。

石牆表皮白灰呈現蛛網式裂紋,那位雇傭兵靠著牆壁,忍不住向外噴出一口鮮血。

古力特姆膝蓋處也被刺盾紮出了幾個血窟窿,劇痛之下的食人魔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掄起手裡的碎骨大棒,將那個在他腰間劃了一劍的雇傭兵攔住,碎骨大棒揮出來,那位雇傭兵避之不及,倉促間用劍格擋。

一柄赤鋼打造的夕陽之劍被碎骨大棒砸得如同廢鐵片一樣捲曲著。

那位雇傭兵持劍的虎口也被巨大的力道震裂,身體就地一滾,才狼狽地躲開了食人魔的一腳。

古力特姆的腳重重地踏在石板上,頓時將腳下的石板踩得紛紛碎裂開。

蘇爾達克走回騎兵當中,身上的騎士力量光環頓時發揮作用,整個騎兵中隊的戰力提升一截兒。

騎兵們都不擔心負傷,冇有‘買不起昂貴的治療藥劑’這樣的心理壓力,幾乎每一位騎兵都表現出極其堅定的戰鬥意誌,雖然剛開始碰撞在一起,吃了一點虧,但是戰局馬上穩定住。

尤其是安德魯和古力特姆兩人同時發威。

幾步將擋在門前的雇傭兵砸得毫無還手之力。

守在安德魯身後的騎兵隻需要持盾擋住他身體兩側的敵人,並準備好繩子,將那些倒地不起的雇傭兵紛紛捆起來,就算完成任務。

騎兵營這邊人數眾多,雖然有人受傷,立刻就會被後麵待命的騎兵替換下來。

古力特姆衝到貿易商行的牆下,手裡的碎骨大棒狠狠地砸在商行的石牆上。

‘轟隆’

一麵石牆向裡麵倒塌進去,牆上露出一人多高的破洞。

騎兵營這邊的氣勢大漲,守在商行外麵的雇傭兵們看到己方能夠戰鬥的人數越來越少,一群騎兵組成一道人牆向商行這邊壓過來,再無之前的銳氣,一時間紛紛作鳥獸散。

騎兵們將倒在地上受傷的一些雇傭兵抓起來。

隻有幾名見勢不妙,從商行後門飛快逃離。

此時躲在貿易商行裡麵才知道自己捅了多麼大的馬蜂窩,後悔自己不該窺視魔獸森林土著的交易,拒絕了駐軍營地指揮官的棉衣棉被毛氈等物品的交易。

慌亂間,他想要將逃散的雇傭兵攔下來,卻發現商行裡麵侍者們也在紛紛跑掉。

戰鬥很快就停了下來,不過戰鬥場麵卻是有些殘酷,這些雇傭兵戰鬥的時候都使用了武器,至少有五十多名騎兵負傷,不過這些雇傭兵也冇有討到便宜,被騎兵們抓住將近六十多名雇傭兵們幾乎人人受傷。

除了這些雇傭兵之外,還有四十幾名雇傭兵趁亂從商行後麵逃走。

蘇爾達克冇有讓騎兵們冒險去追,而是直接將貿易商行裡的人全部清空,幾個大門都被貼上封條。

商行裡那些想要反抗的侍者們,連同貿易商行經理安東尼一起,全部被騎兵們全部抓了起來。

安東尼經理雙手綁著麻繩,站在商行外麵,看著商行被貼上封條,他額頭上的青筋挑起,眼睛幾乎快要從眼眶裡瞪出來,用歇斯底裡地聲音喊道:

“住手!你們這樣到底有冇有考慮過後果,我們貿易商行背後的支援者是威爾克斯城的議員大人。”

蘇爾達克走到安東尼經理的麵前,低下頭盯著他說:

“你要搞清楚,我們是多丹鎮的駐軍,任何冇有在軍方註冊的武裝力量都是小鎮的不安定因素,作為多丹鎮的軍政官,我有權利接觸你們的武裝團。”

說完,便騎上古博來馬。

安德魯伸手摸了摸構裝鎧甲上的血水,就像一尊凶神惡煞一樣跟在蘇爾達克的身後,對著身邊的三名負傷的騎兵中隊長吼道:

“全部帶走!”

這時候,長街對麵的薩彌拉也消失在屋頂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