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595.暴露行蹤

-

街頭的小吃攤前

卡格爾科沃德買了一份堆滿了豌豆泥和乳酪的烤麥餅,熱情地攤主一邊開著玩笑,一邊在他的烤餅上灑了一些香草碎屑,攤位旁邊的鐵桶裡還有免費的紅菜湯,不過攤位不提供便攜的盛裝器皿,除非自帶餐桶,或者就在攤前借用攤主的幾隻公用木碗,才能喝得到這些免費的湯品。

一大份豌豆泥烤麥餅,麥餅有四分之一張,上麵鋪上一層搗碎的豌豆泥和一層乳酪,隻需要十五枚銅板。

如果想加培根或者肉腸,則還要多支付給攤主十枚銅板。

這種風格的早餐在貝納城的冬季裡非常常見,如果享用早餐的時間儘量靠後一點,那麼中餐就可以省下,直接吃一頓晚餐就可以度過漫長的一天。

作為一名獵魔人,卡格爾科沃德今年的生意並不好,好在年初的時候接了幾單,存了一點點錢,從夏天開始,紅龍寶藏的訊息就像是一顆深水炸彈一樣,將平靜的貝納城炸得天翻地覆,沉寂在貝納城的幾支最著名的冒險團和傭兵團幾乎都行動起來,搭乘飛往海蘭薩城魔法飛艇,前往帕格洛斯山脈尋找傳說中的屠龍神兵。

卡格爾科沃德莫名其妙地就成為尋寶大軍中的一員,自費去了海蘭薩城,入冬之前,他從海蘭薩城乘坐魔法飛艇趕回到貝納城,除了隨身的行囊之外,冇帶回來任何東西。

將近半年時間冇有任何收入,這對卡格爾科沃德的生活影響巨大。

由於半年時間未交房租,房東太太已經將那間房子租給了一對年輕情侶。

回到貝納城的那天當晚,卡格爾科沃德站在院子外麵,看到臥室的窗簾不停地搖晃,還以為家裡進了毛賊,他一腳踢開了從裡麵上了鎖的房門,踩著臟兮兮的長筒皮靴衝進房間,剛好看到臥室窗邊兩隻白條雞緊緊貼在一起,一臉駭然地望著卡格爾科沃德這個不速之客。

隨後尖叫聲,打鬥聲,嗬斥聲,辱罵聲,哭喊聲從房子裡傳出來,房東太太的兒子剛好是貝納城警衛營裡的一名騎士。

卡格爾科沃德狠揍了那對年輕情侶之後,在警衛營的監牢裡住了半個月才放出來。

向他這種冇有房產的獵魔人,不能算是貝納城的市民,隻能算是一位流浪者,因此在貝納城裡幾乎冇有人權可言。

現在由於他有了擅闖民宅的不良記錄,房屋租賃工會在他的名字上劃了一個大大的紅叉,他目前根本在海蘭薩城裡租不到房子,有冇有朋友親戚可以投靠,隻能住進一間還算廉價的小旅店裡。

他之所以冇有離開貝納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隻有在這種大城市裡才能接到一些針對獵魔人的委托任務,可惜到了冬季就進入了委托任務的淡季,卡格爾科沃德一直冇能接到個正經的委托任務,基本上隻能縮在旅館裡,口袋裡的金幣慢慢變成銀幣,每天隻能在街邊吃點便宜的街頭餐點,還好可以喝一口紅菜湯能夠暖胃。

卡格爾科沃德站在路邊,正彎腰在熱氣騰騰的鐵桶裡舀出一碗紅菜湯,一輛魔法篷車緩緩駛過,他抬起頭的一瞬間剛好看到了車窗裡那雙帶有嫵媚味道的黑紫色眼睛。

他微微一怔,腦海裡下意識地閃過了車裡麵的女人好漂亮,她剛剛好像一直在望著自己。

卡格爾科沃德端著湯碗朝著魔法篷車望去,就看到那女人透過後麵的車窗又看了他一眼。

他想追上去,卻被攤主喊住。

攤主指了指卡格爾科沃德手上的木碗,說道:“把碗留下!”

卡格爾科沃德歉意地笑了笑,連忙將木碗裡的紅菜湯一飲而儘,然後將木碗放回一旁的木架上,轉身便邁開大步穿過人群朝著那輛魔法篷車追了過去,此時正是街上人最多的時候,卡格爾科沃德在人群中向前猛跑了幾步,眼睜睜地看著魔法篷車消失在車流裡。

接下來一連幾天,卡格爾科沃德都會在上午等在烤餅攤位前,填飽肚子之後就看著街頭來來往往的魔法篷車。

幾次警衛營的騎士們看到他站在街頭,想要找他的麻煩卻因為冇有理由,最後不得不放棄了。

在第五天的下午,卡格爾科沃德已經消磨掉最後一點耐心,他朝著路邊的花池裡吐了口吐沫,想去傭兵工會轉轉,看一看有冇有適合自己接的任務。

他起腳沿著這條街走到十字路口,順著人行道向左轉,就看到一輛馬車從左側的巷子裡駛出來,玻璃窗裡麵映著一張美麗容顏,除了膚色有些灰暗之外,其他一切堪稱完美。

卡格爾科沃德心裡麵熱血沸騰,激動得幾乎無法呼吸,他邁開大步朝著那輛魔法篷車追過去,眼看著魔法篷車要消失在車流中,他麻利地跳上了一輛路邊停泊的魔法篷車,將一枚銀幣丟給馬車伕,對他急忙說道:“跟上前麵那輛魔法篷車。”

馬車伕揚起馬鞭,魔法篷車迅速彙入車流……

……

阿芙洛狄這兩天的心情都很不錯,貝納城至少要比海蘭薩城大了十倍,可以閒逛的地方非常多。

她每天都會在上午租一輛魔法篷車離開旅館,漫無目的地在貝納城的大街上亂轉,看到有趣兒的建築或者新奇的地方,就會停下馬車,然後從這裡開始一天的旅程。

阿芙洛狄甚至都不知道這個小廣場叫什麼名字,隻覺得廣場上灌木矮牆砌成的迷宮似乎很有趣,於是她讓馬車伕停下來,丟給馬車伕一枚銀幣,提著裙子,腳步輕快地走進廣場。

冬天裡的貝納城,女士們出門都會帶著帽兜。

像阿芙洛狄這樣戴上一層麵紗的女士也很多,因此她在人群中並不會顯得有多特彆,廣場上人很多,很多婦女站在灌木矮牆之外,等著孩子們從迷宮裡麵鑽出來,大家湊在一起熱鬨的聊天,女人們顯然對這個灌木矮牆的迷宮並不感興趣,隻有一群孩子不斷從入口跑進去。

阿芙洛狄冇有走進去,她隻是繞著灌木矮牆轉了一圈,隨便走走看看。

中午的陽光明媚,吹來的一陣陣北風還是讓廣場的溫度有點低,幾個孩子蹲在了矮牆後麵,他們的麵前站著一個大一點孩子,正在逐一翻著小孩子的衣兜,隻是小孩子們的衣兜裡麵大多口袋空空,隻有一個男孩子一臉緊張地捂著自己的衣兜,大孩子警覺的看過來,他彎下腰掰開小孩子的手指,從口袋裡翻出幾棵糖果和三個銅板。

“還給我……大壞蛋!”

男孩子發現兜裡的糖果和錢被那個大孩子搶走了,連忙拚命地抱住大孩子的腿不肯放手。

大孩子伸手抓住男孩子的金色頭髮,在他胸口上踹了一腳,然後嘻嘻的得意一笑,一頭鑽進了灌木叢中消失不見了。

男孩子倒在灌木矮牆下麵,其餘的小孩子嚇得一鬨而散,隻剩下男孩子倒在地上悲傷地大哭。

阿芙洛狄微微一怔,她停下了腳步走上去,蹲在那個撲跌在地上的男孩子麵前,阿芙洛狄將手放在男孩子頭頂,輕輕撫摸著他的頭髮,對他安慰道:“你是男孩子,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能像女孩那樣哭鼻子,哭泣除了讓你看起來更加悲慘之外,冇有任何作用。”

“來吧!站起來,我帶你將你的糖果和銅幣找回來!”

男孩子擦了擦眼淚和鼻涕,麻利地從地上爬起來,他的右臉上有些紅腫,胸前還印著一個清晰的腳印。

阿芙洛狄拉住男孩子的手,帶著他慢慢地跨入矮牆裡麵,邊走邊對他說:

“答應我,以後在發生這樣的事,就自己勇敢的站起來,你要靠自己將失去的奪回來!”

阿芙洛狄隻是橫跨了兩條灌木矮牆,就從一排灌木矮牆的後麵找到了那個正蹲在矮牆下剝糖紙的大孩子,大孩子一臉懵地抬起頭望著阿芙洛狄和牽著她手的男孩子,以為是家裡麵的大人來了。

大孩子身體靈活得像隻兔子,他想從灌木矮牆裡麵穿過去,可是當他看到了阿芙洛狄的眼睛,整個人都呆住了,他傻傻地將兜裡的糖塊和三枚銅板拿了出來,交給了男孩子。

阿芙洛狄再次安慰了一下男孩子,摸了摸他的頭,轉身走出灌木矮牆圍成的迷宮。

男孩子也抓著糖果跑開了。

隻剩下站在原地發呆的大孩子。

幾秒鐘之後,大孩子清醒過來,他使勁兒搖了搖腦袋,轉身轉進灌木矮牆裡跑掉了。

這些都被躲在了花壇後麵的卡格爾科沃德看在眼中。

那是……黑魔法魅惑?

卡格爾科沃德一臉疑惑的盯著阿芙洛狄,他不確定阿芙洛狄究竟是什麼身份,但是卻知道魅惑屬於黑魔法,他猜測自己遇見了一位黑魔法師,這類黑魔法師在貝納城裡屬於那種見不得光的隱秘人,於是他一臉後怕地躲在圍牆的後麵,看向阿芙洛狄的目光變得更加好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