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入夏季最炎熱的時候,就算迎麵吹過來的一縷清風都是溫熱的。

隻有在黎明與黑夜交替的那段短暫時間,山城之中才能感受到一絲清涼。

這時候的人們還沉浸在睡夢中,街上隻能看見一些守夜人將街燈熄滅,再將配合著一輛輛馬車將城市裡的生活垃圾運往城外,那些在公園長椅上和街邊灌木矮牆旁的流浪漢們被治安官們趕走,這些城市設施在白天的時候不再屬於他們。

守夜人完成最後一點工作,在第一道陽光照耀在這座城市之前,結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

清晨,城市的街道變得乾淨而整潔。

起得最早的人們永遠是那些街頭供應早餐的小商販們。

他們快速地占領城市各處街口,就在晨曦中默默將美味的食物準備好。

在海蘭薩城,烤餅與麥片粥永遠都是市民早晨餐桌上的主旋律,當然也有人願意嘗試一些蔬菜湯、煎肉排、炸魚和雜薯條。

夏季到來,還會有各種新鮮的果醬,塗抹在外皮酥脆的烤餅上,算是海蘭薩城最受歡迎的早餐。

今年夏天,一種新式食物悄悄登陸海蘭薩城。

最初的時候一直是在馬車行裡那些馬車伕之間流傳,那是一種非常潔白細膩的新式麪粉。

馬車伕們稱之為澱粉,他們用這種澱粉在鐵鍋中熬成糊狀,放涼變成一種涼糕,這種涼糕最初還是在平底鍋中煎得焦黃之後食用。

富有創造力的海蘭薩人對這種食物進行了重新定義,他們直接將這種涼糕切成薄片,在上麵淋上酸酸甜甜的果醬,這種吃法反而在城中大受歡迎。

隻是那種潔白細膩的新式麪粉並不好買,偶爾在自由市場上才能買到。

蘇爾達克從床上爬起來,隻穿著一條亞麻布的短褲,精赤著上身走到閣樓旁邊的露台上,迎著初升的朝陽舉起雙手伸個懶腰,他渾身遍佈著極其恐怖的燒傷疤痕,這些疤痕幾乎覆蓋了全身,記憶的碎片裡那場大火彷彿奪走了自己最重要的東西。

蘇爾達克揉了揉腦袋,低頭看著自己多了一層脂肪的小腹,轉身從牆邊拿出血紅新月和那麵嶄新的圓盾,就站在露台上擺出防禦姿態,開始重複坐著招架與劈砍的基本動作。

這種程度的練習無法提高力量與體質,但卻能加強身體記憶。

在沃爾村這段時間,他疏於晨練,身體已經開始有了多餘脂肪,不過蘇爾達克發現這些傷疤,在其他人的眼中似乎並不可怕,很多從戰場上走下來的老兵們都是一身傷疤,隻是他身上的淨是一些燒傷而已。

偶爾娜塔莎從身後抱住他的時候,將臉貼在他的背後,向他詢問那場戰鬥的經過,蘇爾達克總是淡淡地回答:“忘記了!”

娜塔莎以為蘇爾達克是不想再回憶那場噩夢般的經曆,卻不知道蘇爾達克真的是忘記了。

汗流浹背,感覺身體每一組肌肉都被徹底啟用,渾身的脂肪開始燃燒,蘇爾達克才停了下來。

他雙手扶著露台,向城外眺望。

海蘭薩城是一座山城,所有建築都建在山坡上,南低北高呈階梯狀,所以隻要登上屋頂就能獲得極為開闊的視野,從花園廣場的這間旅館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橡樹。

這個季節的海蘭薩城是最美麗的,而且平時都是陰雲多雨,很難有這麼好的天氣。

旅館老闆娘柯恩夫人穿著一件單薄睡衣,端著一盤子青色野果走上露台,睡裙的衣料無法遮掩她胸前一對傲人車燈,她眼神有些挑逗的落在蘇爾達克的身上,蘇爾達克大方的接過果盤,轉身對著內院正在馬廄旁鍘苜蓿草的旅館老闆柯恩打了一聲招呼,舉了舉手裡的果盤。

柯恩夫人白了蘇爾達克一眼,揚起白淨的尖下巴轉身離開閣樓露台。

麵對總是做出各種挑逗的老闆娘,蘇爾達克覺得很可能是自己的態度表現的不夠堅決。

頂層的露台上,蘇爾達克開始考慮下次來海蘭薩城要不要換一家旅館,可自己在海蘭薩城最熟悉的地方,除了騎士學院,警衛營,就隻有這間旅館了。

他是那種很願意懷舊的人,如非必要,實在是不願換掉這間住得如此舒服的旅館。

蘇爾達克進入精神識海之中,調動身體裡神聖氣息,準備點亮那些腰腹處更多節點的時候卻遇到了阻礙。

如果將他的身體比作宇宙,第二塊腹肌以下就是宇宙的下半部分,那裡所有的節點都冇有被點亮。

身體上半身的無數被點亮的節點在精神識海群星璀璨,但是這種光亮無比的星海現在好像就隻有一半兒,他的下半身無論如何都無法點亮任何一顆星,兩個空間彷彿涇渭分明的有一道分界線。

在那個空間裡,彷彿一切都翻了過來,在那半部分虛無的精神識海中,蘇爾達克神識也能自由的遨遊,隻是所有的地方都是幽暗而混沌的,他神識遊蕩了很久纔在某個僻靜角落裡找到了一顆暗星,那是一顆呈現暗紫色的節點,如果不是在近處,那顆星彷彿完全融入黑暗之中。

就在靠近那顆暗星的時候,無數從心裡麵滋生的恐懼憎恨毀滅的情緒迅速被那顆暗星所吸納,無數戰場上殺伐的場景瞬間從蘇爾達克腦海中掠過,就像是一張張恐怖的幻燈片。

精神識海中不停地迴盪著:塔薩邁特!塔薩邁特!塔薩邁特……

等到那顆暗星外全變成了暗紫色,距那顆暗星最近的一顆星在無儘的黑暗中發出淡紫色的光芒。

蘇爾達克一臉愕然,完全不明白自己的精神識海究竟是怎麼了,在初級騎士學院裡學到的那些修煉光環方式完全不適用自己,蘇爾達克感覺自己的修煉好像是進入某個瓶頸。

他從冥想中醒來,發現身體冇有什麼變化,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衝了一個涼水澡,吃了一點簡單的早餐,蘇爾達克騎著馬離開旅館,前往海蘭薩市政廳。

……

這次來海蘭薩城,安德魯和薩彌拉都冇有隨行。

主要是蘇爾達克擔心沃爾村再次遭遇半個多月前那種襲擊,畢竟一直到現在,偷偷潛入海蘭薩城領地範圍內的叛軍騎士還冇有清除乾淨,為了這件事,海蘭薩警衛營已經接連派出了十個騎士中隊。

可那些叛軍習慣了山林生活,同時他們也比警衛營騎士更警覺,更加擅長潛伏。

一旦在山嶺裡遭遇,警衛營人數多了,那些叛軍騎士都帶著警衛營騎士在山嶺裡兜圈子。

警衛營人數少的時候,他們根本就不敢太靠近那些叛軍。

為了保證沃爾村的安全,蘇爾達克讓安德魯和薩彌拉、古力特姆、阿芙洛狄都留在村子裡,獨自一人趕到了海蘭薩城。

海蘭薩城政廳與警衛營相距不算遠。

這裡的居民生活節奏比較慢,很多人都不願早起。

蘇爾達克來到市政廳門口的時候,就看到許多市政廳裡的工作人員匆匆忙忙從四麵八方趕過來,有人手裡甚至還拎著鼓鼓囊囊的早餐袋,一群人打招呼的時候,居然還在邀約等會工作不太忙的話,就一起喝上午茶。

看到蘇爾達克早早地等在外麵,門口的守衛還很委婉地轉告他,可以先去對麵的咖啡館坐一會,這邊正常辦公的時間基本是在中午以後,因為那些人要在上午的工作時間吃早餐。

蘇爾達克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已經和人約好,表示想在門口等一會。

那位守衛見蘇爾達克執意如此,便不再理他。

一輛華麗的鑲銀馬車從克裡斯蒂城堡裡駛出,冇多久便抵達了市政廳。

凡是見到這輛馬車的人,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都主動地給這輛華麗馬車讓路。

馬車停在市政廳門口,馬車伕麻利地從馭者座位上跳下來,主動將車門打開,一名年輕助手從車廂裡走出來,隨後蘇爾達克纔看到伯納德克裡斯蒂侯爵的身影。

他穿著一套精緻的貴族禮服走下馬車,站在馬車旁邊停頓了一下,這才登上台階,朝著市政廳大門走去。

經過市政廳正門的時候,身旁助理悄悄地上前一步,靠近伯納德侯爵低聲說道:“大人,那位就是蘇爾達克男爵……”

伯納德克裡斯蒂侯爵微微一怔,抬起頭向市政廳大門口望去,隻見一名構裝騎士安靜的站在門口,伯納德覺得他有點眼熟,一時之間想不起在哪見過。

蘇爾達克能夠進入伯納德克裡斯蒂侯爵的視線,完全是由於盧瑟侯爵和一群領主們的力薦,讓查爾斯陛下破例授封蘇爾達克男爵貴族的爵位。

平民晉升成為貴族,一般來說隻有魔法師才能夠享受這樣的權利。半路上覺醒魔法感知的戰士雖罕見,卻並非冇有,魔劍士和魔弓手經常出現在精英戰團裡。

由於他們擁有敏銳的魔法感知,在戰鬥的時候擁有先天優勢,一般來說,戰力較普通戰士要強上許多。

但是單憑這些,並不能讓他們獲得貴族的頭銜。

蘇爾達克穿著一套‘大地之盾’魔紋構裝,筆挺地站在市政廳門口,隻看他那雙炯炯有神如湖水一樣蔚藍的眼睛,伯納德侯爵頓時心生好感,他大步走過去,在蘇爾達克麵前站定,臉上帶著親切的微笑,語氣溫和地問他:“你就是蘇爾達克?”

蘇爾達克當然認識伯納德侯爵,第一次見伯納德侯爵,還是在達茜克裡斯蒂邀請的舞會上。

他站著身體,對伯納德侯爵行了一個騎士禮,目視正前方,一字一句地說:“是的,伯納德侯爵。”

伯納德侯爵帶著蘇爾達克走進市政廳三樓的辦公室裡,一位女秘書端著準備好的茶點,放在休息區的茶桌上。

蘇爾達克剛剛走進那間辦公室,伯納德侯爵就讓他走到沙盤的旁邊,接著說:“你在瑪咖位麵戰爭上的出色表現,已經由書麵報告的形式傳到格林帝都查爾斯陛下的麵前,盧瑟侯爵的聯名推薦讓你成為了貴族,查爾斯陛下冊封你為三等男爵,想必這個訊息,你已經提前知道了吧!這次將你喊到海蘭薩城,主要就是研究一下男爵領這件事。”

助理將一根細棍遞給了伯納德侯爵。

伯納德侯爵指著海蘭薩山城南部郊區一片山嶺,對蘇爾達克:“我聽說你不想要小位麵上的領地,那麼以我的職權能力,隻能讓你在海蘭薩城郊選一處領地了,這片莊園曾經是霍伊爾伯爵的私人領土,由於霍伊爾伯爵死於去年夏天那場變故當中,如今他大部分產業都由他的女兒繼承,這片農場就是霍伊爾莊園分割出來的土地,你有冇有興趣接手?”

“雖然我不知道你有什麼樣的顧慮,但是我保證接手這部分土地,不會有任何麻煩……”

伯納德克裡斯蒂侯爵又補充了一句。

“格倫菲爾莊園和福納克莊園這兩處土地也不錯,我聽約翰尼說你想將男爵領選在荒蕪之地,是想在原本的騎士領版圖上再擴大一圈,在我看來這一舉措並不理智,那片荒蕪之地地處偏僻,而且土地貧瘠,你想要將那裡經營出來,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遠不如海蘭薩城近郊現有的莊園住得舒服。”

伯納德侯爵又用棍子指了指沙盤上的兩處莊園區域,對蘇爾達克建議道。

蘇爾達克從沙盤旁邊的一個木頭盒子裡撿起一隻紅色小旗,轉到沙盤的西北角,探著身體將小旗插在荒蕪之地深處的膿包山上,笑著對伯納德侯爵說道:“侯爵大人,如果可以的話,我很想在這裡要一片領地!”

“……”

伯納德克裡斯蒂一臉狐疑地看著蘇爾達克,不能理解他為什麼要這樣選。

蘇爾達克對伯納德解釋說:“侯爵大人,在這片區域我發現了一座硫磺礦,為了確保這片硫磺礦的所有權,所以我想將男爵領選在這裡……”

“好吧,隻要你認真想過就行。”伯納德侯爵見蘇爾達克執意如此,也就點頭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