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523.考慮

-

蘇爾達克顯然已經過了喜歡冒險的年紀,他對戰爭冇有任何興趣。

沃爾村地處帕格洛斯山口外荒蕪之地邊緣,就算這樣也不是那麼安寧,蘇爾達克就徹底放棄了選擇小位麵開荒的機會。

對於領地選址問題,他果斷地將選擇範圍縮小到海蘭薩城範圍內。

他可不想去開疆擴土,隻是對於究竟選不選海蘭薩近郊的土地,蘇爾達克還是猶豫了整整一個晚上,他倒是也想過現在有這樣的好機會,要不要將福納克伯爵莊園附近的富饒土地劃出一片,成為自己的男爵領。

他之所以會猶豫,主要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目前蘇爾達克傾力建設沃爾村,他所有的家業都在這邊,一旦放棄這裡,損失將會不可估量。

第二個原因則是,膿包山那邊的騎士領發現了不少的硫磺礦,他想要繼續開采膿包山的硫磺礦,就不能離這邊太遠,而且還要儘可能的擴大領地範圍,才能確保膿包山一帶的硫磺礦全部掌握在手裡。

第三個原因,身邊無論是魅魔阿芙洛狄還是賽琳娜,都經不起魔法工會執法團的調查,她們應當遠離海蘭薩城。

於是在晚上的時候,蘇爾達克征求的老希拉意見。

娜塔莎在廚房裡洗碗的時候,還不忘抽空給蘇爾達克沏了一壺檸檬茶。

麗塔認真的擦著餐桌,她手裡的抹布有點黏黏地,無論怎麼洗都洗不乾淨。

以前貧窮捱餓的時候,食物冇有這麼多油脂,因此也冇有洗碗和擦桌子的煩惱,那些碗和盤子最後還要用熱水衝一下,將殘留碗底最後一點食物連同湯水一起吞到肚子裡,現在每天都能吃到肉,那些碗和盤子總是掛著一層油,就連桌子也比以前難擦。

蘇爾達克端著茶盤,站在老希拉的房間門口,輕輕滴敲了敲門。

老希拉聲音從裡麵傳出來:

“進來!”

蘇爾達克走進去房間的時候,老希拉正從床上坐起來,示意他到床邊坐下。

小彼得在對麵的木床上睡得正香。

“怎麼了?達克。”老希拉盯著他的臉問。

她的目光裡總是含有太多的東西。

蘇爾達克想要給她倒杯茶。

老希拉擺擺手,說:“人老了,晚上喝茶的話,就更睡不著了……”

蘇爾達克放下手裡的茶壺,然後才說:“今天有位信使傳來訊息,我還能分到一些領土,我在考慮這些領地選在哪兒。”

老希拉冇想到蘇爾達克會說這事,隻是隨口問:“有什麼是你難以抉擇的?”

蘇爾達克便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海蘭薩城近郊的土地更富饒,更有價值。但是荒蕪之地這邊也很不錯,膿包山那邊發現了一些很有價值的硫磺礦,如果持續開采,可以帶來一筆不小財富,隻是這邊距海蘭薩城太遠,將來小彼得會到海蘭薩戰爭學院上學……”

“所以?”聽到小彼得的名字,老希拉變得清醒了很多。

蘇爾達克繼續說道:“我想海蘭薩城外要是有一座莊園,估計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老希拉盯著蘇爾達克,問他:“你想聽聽我的意見?”

“是。”蘇爾達克說道。

老希拉又看了蘇爾達克一眼,然後閉上眼睛,房間裡變得鴉雀無聲。

過了好一會,老希拉才睜開眼睛說道:

“我習慣了住在這裡,所以我希望你能把領地選在這裡。”

“我知道我很自私,我這樣考慮完全是因為彼得,我想那孩子一生都未必可能像你這樣優秀,你是一名魔法師貴族,貴族頭銜無法傳續下去,一旦等你老了……不在了,這些土地就會被格林帝國收回那些富饒土地,如果是膿包山,情況也許就不一樣了,那裡原本就是冇人要的地方,冇有人去爭搶占據那裡,也許小彼得的好日子能夠過得更久一點兒。”

若非事關小彼得,老希拉平時很少會和蘇爾達克說這麼多話。

“那麼……我明白了。”蘇爾達克說完便站起來,端著茶壺走出老希拉的房間。

事情一旦定下來,蘇爾達克感覺身上輕鬆了很多,他開始想著如何在膿包山周圍重新設立界碑。

老希拉看著蘇爾達克離開的背影,又愛憐地看了小彼得一眼。

沃爾村的變化已經很快了,但似乎還是有些跟不上蘇爾達克的腳步。

小彼得躺在對麵床上傳來均勻的呼吸聲,稚嫩的麵孔上寫滿了明天的美好……

……

信使約翰尼昨晚睡得不太好。

他從床上坐起來伸個懶腰,渾身骨頭節都發出‘哢嚓哢嚓’的響聲。

用手揉了揉有些發酸脖子,赤著腳跳下床,地上居然鋪的是一層平整的灰色火山岩,冇有柔軟的天鵝絨毛毯這他能理解,但是就連細膩紋理的橡木地板也冇有,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地麵有些涼,踩在上麵也不太舒服,他連忙將靴子套在腳上。

在房間裡找了一圈,牆角除了擺著一盆水之外,連一麵鏡子都冇有。

他走到水盆前麵,看到了浮現在水盆裡的那張有些憔悴的臉,眼袋有些浮腫,黑色的眼圈就像是馬戲團裡的小醜。

沃爾村從外表看上去還不錯,但是住進來完全就是兩種感受。

村裡的房子還都是一些土胚房,床也是硬木板床,僅僅在床上鋪了一張有些紮人的蘆葦蓆,躺在床上還不如睡在帳篷裡好受,不過為了營造自己是一名優秀的信使,約翰尼隻能咬牙住進這間房子裡。

最讓他不悅的就是這裡的村婦昨晚居然拒絕了他,哪怕他從懷裡摸出五枚銀幣的賞錢給她們,那幾位村婦居然一臉嫌棄,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這裡條件真是太艱苦了,冇想到蘇爾達克男爵居然出生在這樣一個山村裡。

約翰尼推開門走到院子裡,剛好看到的一位身材婀娜的女人捧著一籃子水果和麥餅從外麵走進來,精緻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尤其是那雙碧色的眼睛竟然有著一種無法描述的魅力,眼中像是藏著十萬顆星辰。

她穿著束腰長裙,纖細腰肢和筆挺修長的大腿讓她看起來比約翰尼還要高半頭。

就算是海蘭薩城裡,這麼有味道的女人也難得一見。

約翰尼花癡地盯著女人的臉,眼睛有些拔不出來,不過那女人並冇有和約翰尼打招呼,而是回頭對身後笑著說:“達克,信使大人已經醒了!”

約翰尼聽到蘇爾達克的名字,一下子驚醒過來。

女人從籃子拿出一摞麥餅和一陶罐肉湯、一盤子燈籠果,便對蘇爾達克說:“我要去兒童院,你晚上來我這吃晚飯的話,一定要提前告訴我一聲。”

說完,女人在蘇爾達克臉上吻了一下,才提著長長的裙襬走出院子。

蘇爾達克走進院子,對著約翰尼問道:“約翰尼信使,您今天就要返回海蘭薩城?”

約翰尼連忙站直身體,說道:“是的,蘇爾達克男爵,侯爵大人還在等您的回覆,您是要我為您往城裡帶口信嗎?”

蘇爾達克從懷裡拿出一封信箋遞給約翰尼,又對約翰尼說道:

“請您幫我將這封信轉交給伯納德克裡斯蒂侯爵大人。”

約翰尼看了一眼信封,封口已經塗上了膠泥,就抬頭問蘇爾達克:

“您決定領地選在哪了嗎?據我所知,很少有人可以向您這樣,隻有選擇自己的男爵領!”

蘇爾達克對約翰尼點了點頭,說道:

“我準備將男爵領地選在荒蕪之地深處膿包山一帶,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在原本騎士領的基礎上,稍稍向荒蕪之地地區擴張一下便可。我將沃爾村這邊的事情處理一下,三天後親自登門拜訪伯納德侯爵。”

約翰尼目光呆滯,他心裡麵預測了好幾種答案,完全冇想到蘇爾達克居然會這樣選。

他難道不知道海蘭薩城裡有多少人盯著福納克莊園和霍伊爾莊園嗎?

他難道不知道隻要擁有這兩個莊園中的任何一座,就算是擁有了海蘭薩城上層貴族圈子的門票嗎?

約翰尼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說,原本無論蘇爾達克做出什麼樣的決定,他都要說一些祝賀語。

但是現在,自己準備好的說辭居然根本用不上。

約翰尼隻好隱晦地說:

“蘇爾達克男爵,反正還有幾天時間,您不妨再好好想想,如果您不打算將領地選在小位麵上,如今福納克伯爵莊園周圍空置了大片土地,霍伊爾莊園附近也有一些不錯的選擇,無論哪兒都比荒蕪之地好太多。”

蘇爾達克在房間門口停住腳步,說道:

“約翰尼信使,您的建議我會認真的考慮的。”

看著蘇爾達克離開,約翰才掏出一塊絲帕,仔細地擦了擦額頭上汗水。

不知道怎麼搞的,隻要蘇爾達克站在他身邊,彷彿身邊的空氣都要凝固了。

約翰尼這邊送信的任務算是圓滿完成,他也不管當晚能不能趕回海蘭薩城,火速的離開沃爾村。

……

受到無儘之海東南季風的影響。

進入七月之後,荒蕪之地徹底進入了雨季。

這裡的植物趁這個時節開始瘋長,到處都能看到一絲綠意。

荒蕪之地這邊並冇有太陡峭的山嶺,最多就隻有一些起伏的坡地。

站在荒蕪之地山崖頂上能夠一眼看到十幾公裡之外的景色,沃爾村前麵河灣灘塗地和沼澤經過一個春天的治理,大片的灘塗地變成了肥沃的良田,而從各處山坡流淌下來的雨水彙入水渠之中,這條人工水渠宛如一條閃亮的項鍊,圍繞著沼澤地周圍環了大半圈。

老村長僅僅在家養了一個月,就拄著柺棍站到了人工水渠的堤壩上,他最擔心的就是接連下幾場大雨,雨水超出人工水渠的流量,過量的雨水會漫過堤壩衝進剛剛種下一片農作物的良田裡。

這片灘塗地改成的良田比想象中還要肥沃,任何種子長出來,都要比村裡麵田地裡的植物大一些。

老村長披著一件亞麻布外套,手裡拄著柺杖。

他用手指著被這道堤壩圍起來的幾百畝田地,對身邊地蘇爾達克說道:“用不了多久,這片田地裡就會長滿番茄!”

談論這片土地的時候,老村長的眼睛裡充滿了笑意。

他對蘇爾達克說:“以前我們村很少種這些蔬菜,不是我們不喜歡吃這些蔬菜,村裡以前能耕種的土地太少了,那片土地連種出的麥子都不夠吃,就更不能種這些無法儲存到冬天的蔬菜!比起番茄,我更喜歡南瓜,那東西隻要放進地窖裡,可以在冬天儲存好久。”

老村長站在水渠旁的堤壩上,指著沼澤地深處說道:“達克啊,我看咱們還可以將這條人工水渠再加長一些,如果能將那邊的沼澤地攘括其中……”

眼前這片沼澤地如今已經成為一片澤國,蘆葦和紅茅草快將水麵全部遮住。

開發村外河灣灘塗地還是比較容易的,因為灘塗地地勢比較高,隻要挖出人工水渠將四周山坡流淌下來的雨水攔截並引流走,就能獲得一片肥沃土地。

但那片沼澤地都是低窪地,想要將沼澤地裡的雨水排出去,挖掘出來的人工水渠就要更深,工程量將會成倍增加,蘇爾達克暫時還冇有這個打算。

老村長隻是一時心潮澎湃,纔會有改造沼澤地的想法。

蘇爾達克向前走出一步,彎腰從堤壩上撿了一片岩頁,隨手丟出去,飛速選擇的岩頁在河麵上激起數十朵水花,他直起腰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才說:“布萊特大叔,海蘭薩城那邊來訊息了。”

“什麼好訊息?是不是商行那邊來了硫磺礦的大訂單?”老村長毫不在乎地隨口問道。

“我被查爾斯陛下授封為海蘭薩城男爵。”蘇爾達克一臉平靜地說道。

老村長扶著柺杖的手狠狠地抖了下,他一臉驚愕地望著蘇爾達克。

“你說你……變成了一名貴族?”

“嗯。”蘇爾達克點了點頭,對老村長淡淡一笑:“說是因為瑪咖位麵的功績,貝納城裡盧瑟侯爵聯名貝納省的領主們,向查爾斯陛下遞交的申請,然後等了兩個多月,我被授封為男爵的訊息就傳到這來了。”

老村長重新打量了一下蘇爾達克,問他:“那位盧瑟侯爵聯名其他領主推薦你成為男爵,難道是想要將你變成他的嫡係?他有冇有對你有什麼暗示?比如說過讓你加入他的軍隊這種話?”

“我不知道,大概冇有。”蘇爾達克搖了搖頭,他也不清楚盧瑟侯爵究竟想要什麼,隻說:“我與盧瑟侯爵僅僅隻見過幾次麵,我們交談的話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而且自從瑪咖位麵戰爭結束後,那邊一直都冇什麼訊息,你說我是不是主動去拜訪一下?”

老村長又問:“冇讓你加入他的軍隊嗎?或許需要你做一些彆的事!”

蘇爾達克又搖了搖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