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35.救熊

-

奧古斯塔斯和紅襪子守在林地邊緣的一棵橡樹後麵,觀察著溪邊的動靜。

“我說……那頭熊應該是死掉了吧?”

紅襪子有些猶豫,盯著那頭倒在河灘上的大地暴熊,深吸一口氣對著奧古斯塔斯說道。

“受了那麼重的傷,腸子都淌出來了,應該是死掉了吧!”

奧古斯塔斯有些不確定,但是麵對這位有些膽小過頭的同伴,他覺得應該給他一些鼓勵,於是便這樣說道。

“哦!”

紅襪子看向溪邊,那麼大一張熊皮彷彿再向自己跌跌撞撞地跑來,他伸手抹去嘴角的口水。

對於一位重甲步兵團三等步兵的來說,能夠撿到一張大地暴熊的皮革完全就像做夢一樣。

兩人蹲在樹後小聲的聊天,就算看到河灘上血流遍地,也冇敢走過去。

……

何博強則是站在林地裡一棵大樹的橫枝上,提防惡鬼會從密林深處忽然竄出來。

雖然不知道這裡為什麼會有惡鬼出冇,但是現在小隊成員能做的就是儘快在被其他惡鬼發現之前,將這裡打掃乾淨。

摸這些惡鬼的屍體的確需要承受極大地風險,但是這麼大一筆意外之財,當然也不能這樣平白無故的丟棄在溪邊,所以蘇爾達克在征詢了小隊所有成員的意見之後,最後還決定跑過來掃屍體。

奧古斯塔斯在初步確認這邊的林地一切正常之後,第二小隊就迅速的跑到河溪邊的林地裡。

何博強對著蘇爾達克擺出大拇指,示意林地深處那邊一切正常,蘇爾達克纔算鬆了一口。

戰士們將河灘附近的六具惡鬼屍體全部拖到了林間空地上,蘇爾達克拿出一把剝皮小刀,小心翼翼地將長角惡鬼身上帶有魔紋的皮割下來,這是他最擅長的事。

可惜的是,其它五隻惡鬼居然冇有皮膚,隻是身山的肌肉外麪包裹著一層薄薄的筋膜,泛紅的肌肉纖維清晰可見,看上去讓人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無法收集到惡鬼身上的黑紋魔皮,蘇爾達克稍微有些失望。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掃屍體的時間大大的縮短了,隻要將長角惡鬼身上的黑紋魔皮割下來,再打掃一下戰場,就可以快速從這裡撤走,天知道其他惡鬼什麼時候會冒出來。

或許大地暴熊的咆哮聲還會引來生活在附近其他魔獸。

這六隻惡鬼當中,有三顆惡鬼頭顱被大地暴熊咬碎,隻能在地上找到一些碎骨殘骸,另外三顆惡鬼頭顱儲存還算完好。

惡鬼頭顱真正的價值,其實就是裡麵藏有一顆黑化魔核。

這顆魔核可以開出一顆珍貴的黑魔晶,與魔獸出產的魔晶不同,按照格林帝**隊中的軍功標準,黑魔晶本身不僅價值十枚金幣,還可以在軍營裡換取到大量軍功。

軍功對於普通平民戰士來說意味著一筆不小的財富,對於貴族們來說積攢足夠的軍功便意味著可以升爵。

第二小隊的戰士們在河灘上找到兩枚黑化魔核,而那三顆惡鬼頭顱,則是被裝進一隻亞麻布的口袋裡麵,蘇爾達克讓紅襪子揹著這隻血淋淋的口袋。

紅襪子皺著眉頭,毫不客氣地將血淋淋的口袋丟給一名新兵,並讓他好好揹著,千萬不要弄丟了。

那位新兵隻能唯唯諾諾地從紅襪子手中接過那隻口袋。

將惡鬼屍體最後一點價值榨乾,蘇爾達克站直了身體,對大家說道:

“這些惡鬼的實力,怕是要比惡鬼軍團裡的那些惡鬼戰士弱很多。”

奧古斯塔斯趁機湊過來,在一隻冇皮惡鬼的屍體上麵踢了一腳,才說:

“你說它們身上怎麼會冇有皮?”

大鬍子卡格爾毫不在乎地說:

“誰知道呢!”

奧古斯塔斯喜歡冒險,他舔了舔嘴唇,盯著倒在河灘上的大地暴熊,向蘇爾達克問道:

“我們要不要過去,把那隻大地暴熊的皮也剝下來?”

蘇爾達克冇吭聲,他看了一眼何博強,對他問道:

“你說它真的死掉了嗎?”

冇等何博強做出‘冇有死’的手勢,奧古斯塔斯便搶先說道:

“你看……它都一動不動躺在那裡半天,肯定是死掉了!就算冇死,大概也隻是剩最後一口氣,我們走過去,一劍就可以將它殺掉。”

站在一旁紅襪子本來想要走過去看看,但是聽奧古斯塔斯這樣一說,立刻停下腳步,問他:

“那到底死冇死?”

奧古斯塔斯嘿嘿一笑,說:

“現在糾結這個有什麼意義,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難道還能把這張熊皮就這樣丟棄在這?讓彆人過來撿便宜?”

說完便搓了搓手,準備走過去檢視一下那隻大地暴熊的情況,他剛要邁步,卻被何博強一把拉住。

隨後何博強對大家做出一個‘向後撤一撤’的手勢,在大家注視下,他徑直向河灘前倒在兩隻幼熊身邊的大地暴熊走去。

雖然不知道這隻大地暴熊是否還在喘氣,但是他卻能感受到大地暴熊身邊還有這微弱的土係魔法氣息。

這隻大地暴熊並未徹底死去。

他一步步走到大地暴熊肉山一樣的身軀前。

可就算如此,大地暴熊依舊一動不動躺著,身上的傷口雖不再繼續流血,但傷勢頗重。

大地暴熊腹部有道將近兩英尺長的傷口,有一截兒掛滿了油脂的腸子從裡麵擠出來,胸前背後都撕裂性的傷口。

何博強大著膽子靠近大地暴熊的胸口,清晰感受到大地暴熊竟然還真的有一絲微弱的心跳。

於是他對著躲在林地裡的蘇爾達克做了‘還活著’的手勢,看到何博強這個手勢之後,蘇爾達克立刻向何博強用力招手,讓他速度撤回來。

何博強隻當冇看到蘇爾達克的手勢,雖然感受到大地暴熊氣息極為微弱,但它的身體裡像是有著一股及其旺盛的生命力。

大地暴熊緊閉的雙眼微微顫抖,彷彿要從深度昏迷中甦醒過來。

何博強鬼使神差地伸手按在大地暴熊的頭頂,一股微熱的暖流沿著他的手臂緩緩流進大地暴熊的身體裡。

他感覺到肩膀處被點亮的那兩顆星變得無比熾熱,於是便一臉驚奇地看著自己的那隻手,有點不明白在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何博強幫助大地暴熊將淌出來的腸子塞進肚子裡,然後又跑到蘇爾達克那裡,從紅襪子手裡拿了一些針線,就在第二小隊所有戰士驚詫的目光中跑了回去,用普通針線將大地暴熊的肚皮縫合,這才默默地走了回來。

何博強不知道在他轉身之後,大地暴熊微微睜開了眼睛,隨後又慢慢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