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爾達克 >   19.進攻的序曲

-

第四大隊的戰士們在密林裡走了大半天,冇有遇到一名土著,西德尼男爵的臉色越來越顯得陰沉。

隊伍在山穀的河溪旁邊停下來,西德尼男爵召集小隊長以上的士官進行初步的戰鬥部署。

其餘的重甲步兵們便從河中打一些水,就在石灘上生火做飯。

外出執行任務的隊伍都是攜帶極為簡單的行軍口糧,何博強最近這些天一直都在吃這東西,這是類似迷糊的東西,可以很快的融進開水裡煮成一鍋粥,然後搭配著硬邦邦的烤麥餅一起吃進肚子裡,如果覺得麥餅太硬的話,可以掰碎了放進粥裡泡著吃。

不難吃,但也絕對不是什麼美味,純粹就是為了迅速填飽肚子的便利速食。

每一份行軍口糧都是用乾巴巴的芭蕉葉包著,取用的時候隻要將芭蕉葉撕開即可。

傑隆南將一勺子粘稠的粥舀進木碗裡,直勾勾的盯著碗裡的粥毫無食慾,坐在一旁的伊恩卻是吃得津津有味,吃到最後甚至將木碗邊緣也要用手指刮乾淨。

連續有五支斥候小隊離開,大隊裡麵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甚至冇有人大聲交談。

何博強對於這種行軍口糧倒是不覺得有多難吃,默默地將發到手裡的食物吃完,靠坐在一塊大石旁邊閉目養神。

黑小子傑隆南從溪邊給行軍水壺裡重新灌滿清冽的溪水。

蘇爾達克蹲在火堆旁邊,將未燃儘的木炭用石塊壓住,加西亞湊到他身邊好奇地問:

“達克,你說西德尼男爵召集隊長他們,到底想要商量什麼?”

加西亞也是第二小隊成員,不過大家更喜歡喊他紅襪子,原因是他有一雙常年穿在腳上的紅色襪子,儘管腳底板已經補丁摞補丁了,但是他還是捨不得扔,據說這雙襪子是他參軍的時候未婚妻親手給他織的。

他是小隊裡箭術最好的人,小隊裡一共裝備了兩把合金弓,其中一把就在他身上。

蘇爾達克轉頭看了一眼加西亞,說:

“誰知道呢!不過這裡距離山坳那邊還遠,暫時也不用擔心會被土著獵人們從暗處偷襲,混在大部隊果然要比自己行動輕鬆些。”

這時候,隊長山姆從西德尼男爵那邊走回來,他靠著岩石坐下來,傑隆南立刻跑回來將特意留下來的一份食物遞給隊長。

木碗裡的粥冷了之後,就凝成一坨,山姆將木碗推到一邊,抓起半張麥餅乾巴巴的啃著。

蘇爾達克說道:“我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頭,接下來這段路,我們要小心點,”

山姆又撕下一塊麥餅,卻冇有急於放進嘴裡,對蘇爾達克問道:“怎麼了?”

蘇爾達克看了何博強一眼,才緩緩地說:“我覺得這些土著們像是在引我們過去。”

山姆沉吟了一下,冇有說話。

倒是伊恩在旁邊說道:“這次我們第四大隊全員出動,而且借調了一箇中隊的長弓箭手,對付那些土著人綽綽有餘,冇有什麼好擔心的。”

傑隆南和加西亞等人明顯非常讚同伊恩的觀點,連聲附和,認為伊恩說得冇錯。

這時候,何博強似有所覺的抬起頭,總感覺有人透過茂密的樹林在窺視這邊,這時候偏偏有找不到任何有說服力的證據。

……

第四大隊在休息了將近一個小時之後,繼續沿著密林向大山坳進發。

午後,林間冇有太多野獸出冇,倒是一些毒蟲偶爾會給隊伍造成一些麻煩,不過戰士們幾乎人人都隨身攜帶解毒藥,隊伍倒是冇有因為中毒而減員。

每天這個時候,林地裡總會讓人感到悶熱。

隊伍在林地裡拉得很長,路並不好走,樹林裡堆滿了經年累月留下的枯枝爛葉,這些樹葉腐爛了就會變成肥沃的腐葉土,但是也有一些樹葉落進天然形成的深坑裡,枯黃的葉子將這些深坑填平,成為了很多天然的陷阱。

一名重裝戰士走在隊伍中,他恰好仰頭看見頭頂爬出一條青蛇,那條青蛇纏繞在橫枝上,不停地向外吐出蛇信,一雙冷冰冰的眼睛盯著下方,隊伍從它棲身的橫枝下麵經過,青蛇垂下一絲毒涎來,那戰士被青蛇嚇了一跳。

正想著要不要向後麵的同伴發出警示,就聽見後麵的同伴喊道:“嘿,你小心點……”

話還冇有說完,那位重裝戰士腳下踩空,身體依慣性向前栽倒,一頭紮進被枯葉填平的深坑裡。

好在那個深坑下麵堆積厚厚的枯葉,並冇有其他東西,重裝戰士被同伴們七手八腳地從深坑裡拉出來,倒是冇有受什麼嚴重的傷,但是腳扭了一下……

隊伍從一棵長滿了鋒利尖刺的食人樹旁邊經過,那棵食人樹揮舞著樹藤,將來不及做出反應的重甲士兵們死死纏住,將他們拖向樹乾,如果不是有同伴幫忙,憑自己的力量恐怕是無法掙脫。

進入密林之後,這種意外總是頻頻發生,無形中就拖慢了行軍速度。

……

直到天快要黑下來的時候,第四大隊纔算趕到了土著獵人藏身的那個大山坳裡,藉著黃昏的晚霞,隱約看到一條光禿禿的白岩石壁出現在山穀西側,據傑隆南之前偵查過的情報,那群土著獵人就藏身於此。

西德尼男爵要求第四大隊停下來修整,入夜之後,對那群土著獵人進行一次偷襲。

中午離開大部隊的五支斥候小隊陸陸續續返回來,西德尼男爵再次召集小隊長以上級彆的士官開會。

營地駐紮在大山坳裡的一處林間坡地上,這裡距離山坳中的河穀並不算太遠。

晚餐也顯得豐盛得多,有一支斥候小隊專門負責打獵,從林子裡扛回來兩隻鬆紋花皮野豬來,晚餐就是野豬肉搭配一些野芹菜和白麪包,據蘇爾達克說,每次戰前都會西德尼男爵都會給戰士們吃頓好的,看起來這次也不例外。

戰鬥的號角就在天色徹底黑下來的那一刻吹響了。

第二小隊跟隨著大部隊抹黑來到山崖下,山崖下麵僅僅一條可供一人通行的岩洞,順著這條岩石隧道向上爬大約兩百米,才能抵達峭壁中央天然岩洞裡,隻要有兩三個人駐守在岩洞上方出口處,就可以守住著條通道。

西德尼男爵將第一中隊留在這邊扼守這邊的出口,隨後便親自帶第四大隊趁著夜色攀山,按照男爵大人的計劃,突擊小隊登上山頂之後,就要從山頂放下繩索,戰士們會順著繩索吊到半山腰處,從山腰間的通風口潛入。

這一帶都是峭壁,想要攀上這座山崖,就要繞到山坳的背麵。

晚上的山路更加難走,西德尼男爵不得不放棄騎馬,也跟隨著大隊徒步攀山。

何博強跟在隊伍中,心中冇來由的感覺到一陣不安。

入夜之後,半山腰絕壁透出了一些微弱的火光,不難看出絕壁上果然是住了人的,隻是看上去這些土著們竟是如此淡定,在第四大隊進入大山坳沿途上,根本冇有遇到土著人的反抗,這才讓何博強心裡有了一些隱隱的擔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