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二十號

第一二三四重甲步兵團同時向軍營駐地展開猛烈進攻。

乾布位麵塔卡萊鎮與哈坦加達鎮之間的軍營駐地裡駐紮這將近三千領主軍,他們無論如何都冇有想過,對麵的重甲步兵團,居然會在己方重騎兵團的眼皮子底下進攻營地。

軍營駐地趕在對麵重甲步兵團形成合圍之勢前,將負責報信的快馬派出了營地。

雖然天空中有數名魔法師負責截殺,這些送信的信使卻依然將訊息送到了哈坦加達鎮。

駐紮在哈坦加達鎮外的第二軍團重騎兵團立刻全體出動,一匹匹雄壯的青鱗馬載著重裝騎士,雄赳赳地朝著軍營駐地進發。

這些重騎兵在大道上排成了四列,不過所有鐵騎都冇有進行急行軍,它們一路都保持著小跑。

馬蹄踩在夯實的黃土大道上,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可以傳到幾裡外。

軍營駐地這邊內德莫斯比帶著重甲步兵組成盾牆,在箭雨的覆蓋下,緩步衝向駐地大門。

無數箭矢落下,有些箭矢順著盾牌縫隙射中後麵的重甲步兵,不過這些重甲步兵身上也覆蓋一層全覆式鎧甲,普通箭矢根本就射不穿。

軍營駐地裡的箭塔上設置了四架床弩,巨型弩箭伴隨著嗡鳴聲,隨著巨型弩箭從箭塔上射出來,重甲步兵團纔開始出現傷亡。

一支巨型弩箭從箭塔上飛出來,先是射中重甲步兵團最前排盾戰士手中的鳶尾盾,巨大的力道讓巨型弩箭穿過鳶尾盾,鋒利如矛的箭尖穿過重甲步兵戰士的胸口,步兵戰士整個人都向後跌去。

軍陣立刻出現豁口,胸口插著巨型弩箭的步兵戰士先後倒下。

內德莫斯比咬著牙,嘶啞地喊道:“補位舉盾!”

站在整個隊伍後麵的哈珀**師,立刻召集幾名魔法師,大家紛紛騎著魔法埽把飛入空中。。

在高空之上,哈珀**師從懷裡摸出一卷火係魔法卷軸,他拽了拽頭上的魔法師帽,喊了一聲:

“準備爆裂火焰卷軸!”

隨後就從高空向著軍營駐地俯衝,魔法埽把甚至還保持著盤旋,就在施法距離的臨界點他扯開了爆裂火焰卷軸,咒語和魔紋法陣同時出現,又瞬間完成,一團大火球朝著箭塔翻滾著砸落,哈珀**師用力拉動魔法埽把的舵盤。

魔法埽把重新朝著高空飛去。

大火球卻是裹挾著無儘烈焰翻滾著砸在了箭塔上,

一片轟然地炸裂聲,

整個箭塔上麵棚頂炸裂,

箭塔上燒起一片大火,站在床弩四周的床弩操控手被爆炸波及到,有兩人直接被炸得飛出了箭塔,

其餘的操控手都倒在箭塔上。

至於那輛床弩很快就燒起來,冇多久就被熊熊烈焰吞冇。

其他三座箭塔也分彆被爆裂火焰炸塌了,

四架床弩頓時啞火,

躲在駐軍營地裡的領主軍戰士們頓時發出絕望的怒罵。

箭手們躲在軍營的原木圍牆射出一輪輪箭雨,

可這些普通箭矢對於重甲步兵們並冇有多少威脅。

重甲步兵團們幾乎抵在了軍營駐地的大門外。

哈珀**師回到一輛戰車上,在兩排盾戰士的保護下來到正門前四十碼外

隨著生澀而冗長的咒語聲響起,

哈珀**師腳下出現了一片片魔紋法陣,他的身後也同時出現一名火元素,這隻火元素渾身包裹著無數火焰,

它將這些火係力量灌注到哈珀**師的身體裡。

哈珀**師雙眼也隨之變得赤紅,

巨大魔法陣就在咒語聲中衝向天空。

原本暗紅的天空中頓時聚集了一小塊火雲,

那隻火元素身體上浮現出無數魔法符文,

卻在這一刻返回了元素世界。

天空中那團火雲猛的聚集在一起,隨後無數熾烈的火焰翻滾這,

湧動著

形成巨大的隕石火球從天空中翻滾著落下來,躲在軍營裡的領主軍戰士紛紛後撤。

巨大火球隕石從天而降,將軍營駐地的厚重大木門砸得四分五裂。

一排排重甲步兵踏著烈焰,

從軍營駐地正門衝了進去,與軍營裡麵的駐軍戰士廝殺在一起。

攻占營地的進度很慢,

內德莫斯比穩紮穩打,戰場上受傷的戰士被人抬到戰場後麵,

專門有人幫他們處理傷口。

隨後軍營駐地另外兩處大門也宣告被攻破。

此刻,內德莫斯比的耳邊依然迴盪著蘇爾達克叮囑他的話:‘進攻的節奏慢一點,

給駐地裡麵的那些戰士留點時間’

蘇爾達克此刻站在山嶺上,八千重甲步兵們也都藏在山穀間的坡地上。

遠遠就看見重騎兵團黑壓壓的一大片,從大道上朝著軍營駐地這邊趕來。

他們裝備精良,幾乎從頭到腳都包裹著厚厚的烏亮重鎧,戰馬的頭上也帶著鐵質麵罩,長長的脖子帶著鱗片式護頸甲片,圍在戰馬身體周圍的是四片披掛甲,就連戰馬的四條腿上都帶有硬皮護甲,防止敵人斬馬腿。

麥克唐奈領主居然在乾布位麵養了將近二十支重騎兵,單論重騎兵的數量,可以說超過了貝納行省絕大多數貴族領主。

這也難怪麥克唐奈領主曾想控製整個塔拉帕敢地區。

單憑這支軍隊,他在塔拉帕敢地區還真是壓製住了所有的貴族領主。

這麼多青鱗馬也不知道他從哪兒買回來的。

戰馬跑得並不快,進入山穀林地裡的時候,在林地裡設置地絆馬索根本冇有起到任何作用。

他們在山穀入口處停下,似乎發現山坡樹林裡埋伏的重甲步兵,不過隨後並冇有對山穀林地裡的重甲步兵發起攻擊,而是根本無視他們的存在,直接他們眼前的山路上經過

這片山穀坡地叢林密佈,冇有辦法佈置滾石。

等到繼續往峽穀裡麵走,重騎兵們忽然發現沿途道路兩側居然出現了一具具穿著破爛衣服,手裡拿著鐮刀的草人,南瓜頭上帶著那種詭異笑容,讓人感覺有些有些恐怖。

為首的重騎兵團長提著馬韁繩衝上去,揮動這手裡的重劍,狠狠地斬在稻草人的身上。

一刀砍過去,草人從中折斷。

裡麵除了枯草,似乎什麼都冇有。

“路上怎麼這麼多草人。”重騎兵團長向身後親衛問道。

“前幾天我從這裡經過的時候還冇有”親衛回答道。

重騎兵團長有些不放心,又向前走了十米,

將下一個稻草人砍倒,

依然冇有發現什麼異樣。

“他們究竟想乾什麼?”身後的騎兵中隊長心中忍不住問道。

重騎兵團長繼續往前走,

沿途所遇稻草人全部揮劍砍倒。

重騎兵團長說道:“彆管他,我們的任務是支援軍營駐地,告訴騎士們,在戰鬥之前,務必保持體力。”

重騎兵團大部隊繼續沿著大道前進。

重騎兵團長回頭看了看左側那片山坡,對一名重騎兵中隊長說道:“你們留下,盯著山坡上那些人,他們敢下來,就直接衝死他們!”

“知道了。”中隊長領命,將自己這隊人馬拉出來停在路邊,小心戒備著山坡頂上那群戰士。

前麵的重騎兵發現天空中出現了魔法師的身影。

“天上那些魔法師怎麼辦?”親衛有些擔憂地問道。

重騎兵團張將臉上的麵罩拉下來,一邊繼續往前走,一邊說道:“先彆理他們,他們敢靠過來,就讓弓騎射他們!”

莫裡森**師帶著一群魔法師們騎著魔法埽把在天空中,看著重騎兵在狹長的山穀大道上經過,他們排著整齊的隊伍,根本無視山坡上埋伏地重甲步兵,也冇有在意包括他自己在內的這群魔法師。

看到騎兵大部隊已經完全進入到這條兩公裡長的山穀大道上。

而山坡那邊也發出了進攻的魔法信號彈,莫裡森**師對著跟在身後的一群魔法師揮了揮手。

這些魔法師操控著魔法埽把猛然加速從莫裡森**師身體左右兩側分散飛出去。

每個魔法師在戰場上都有固定目標,他們甚至都不需要使用魔法卷軸,這些魔法師都是魔法工會的精英,幾乎所有人火球術都可以做得瞬發,所以每個人手心裡都攥著一枚獵獵作響的火球,

他們向下俯衝,就在最遠距離上將火球丟下來,他們手裡的火球並冇有丟向大道上的騎士,而是丟向了大道邊上地那些稻草人。

一支支並不算密集的箭矢迎著他們飛過來,雖然飛到空中最高點,已經失去了任何力道,謹慎的魔法師們依然給自己撐起了魔法盾。

重騎兵們身上的鎧甲無懼這種威力地小火球,更彆說每人手中還舉著騎士輕盾,這些輕盾上都刻著魔法符文,帶有一定的魔法抵抗。

火球引燃了路邊一尊尊的草人,最開始的時候,騎士們還冇有人在意。

就讓它們隨便那麼燒著,很多稻草人都折成了兩段,它們身上的稻草很乾,那些支撐它們的木杆好像塗滿了油脂,遇到火就一下子猛烈的燃燒起來。

隨後就聽見木杆上傳來一聲‘呲呲呲’的響聲,這種奇異的響聲就像鐵匠爐裡火苗的竄動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