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據從北方打探情報的魔法師帶回來的訊息,原本在木庫索城,第一軍團和第二軍團都已集結完畢。

但目前隻有第二軍團選擇了南下,先頭部隊已經抵達了哈坦加達鎮,而第一軍團卻不知道為什麼居然選擇了北上。

蘇爾達克站在地圖前麵,苦苦思索麥克唐奈家族究竟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纔會在第三軍團剛剛失利地情況下,依然選擇將第一第二軍團拆分開

軍隊裡麵有了法師團,就平添很多想不到的好處,不僅是各種情報資訊更加詳細,還能非常及時傳遞到蘇爾達克耳中。

而且戰鬥打響的時候,法師們還能施行空中火力支援。

如果他們不需要騎著魔法埽把在空中飛行,魔法師還能釋放更強大的魔法技能。

現在,最讓蘇爾達克感到吃驚的,還是眼前這塊六棱形魔法水晶,它自立插在寶石凹槽裡

事實上,蘇爾達克紅龍寶藏密室裡就有很多這類的魔法水晶,那裡的魔法水晶中記載的是符文之語。

而蘇爾達克眼前這根魔法水晶,記載的卻是戰場上真實的影像資料。

這種擁有記憶載體的魔法水晶異常珍貴,因為它們擁有記憶影像能力,平時魔法師們都會在魔法水晶中記錄一些魔法傳承。

在莫裡森**師的授意下,這根魔法水晶被拿出來,記錄下塔卡萊鎮與哈坦加達鎮之間遼闊大地。

魔法師飛在空中朝整片大地鳥瞰,如此清晰的天空視角,可以將整個戰場每棵大樹都看得非常清晰。

蘇爾達克冇想到法師團居然會這樣大方,拿出魔法水晶記錄了領主軍在塔卡萊鎮和哈坦加達鎮之間的那座軍營駐地。

在蘇爾達克的眼中,這座軍營駐地毫無防備的展現在眼前。

按照莫裡森**師的原話:‘法師團在乾布位麵想要打敗黑魔法隱修會,單憑自己這些力量恐怕遠遠不夠,還要依靠貝納構裝劍士團幫忙,目前蘇爾達克完全掌握著這支劍士團,法師團想要與構裝劍士團合作,就需要獲得蘇爾達克的支援。。’

為了能夠支援蘇爾達克的重甲步兵團在接下來的戰爭中取勝,莫裡森**師也是拿出了十足的誠意。

不僅派出魔法師去軍營駐地探查情況,還詳實的記錄下對方軍隊分佈情況。

周圍山嶺,樹林,河流,

湖泊,

山穀以及哈坦加達鎮方向的地形,

也都全部記錄在魔法水晶中。

魔法師雙手捧著魔法水晶,一幅幅畫麵從魔法水晶中展現出來,蘇爾達克和一群軍官在軍營大帳中對此驚歎不已。

隨著這些地形展現結束,

眼前的幻想消失,魔法師將雙手拿開。

“現在軍營駐地裡的駐軍不足為慮,

我們的重甲步兵團隻需要半天時間就能推平這裡的軍營駐地。”軍帳裡一名重甲步兵團團長說道,

他是盧瑟侯爵派遣過來的十位指揮官當中的一位,

對於作戰部署和訓練新軍都比較擅長。

另外一位步兵團長也是點點頭,說道:

“想要奪下軍營駐地簡單,

難題是駐紮在哈坦加達鎮第二軍團重騎兵,我們該如何擋住他們對軍營駐地這邊的增援。”

大家變得七嘴八舌起來,不過冇有軍官在這種局勢下,

依舊看好重甲步兵軍團。

一位步兵團團長皺著眉頭說道:“從魔法水晶裡的佈局來看,

他們是想固守住哈坦加達鎮,

軍營駐地這裡就是他們前線橋頭堡,

如果能將他們引到山嶺裡,我們的優勢就大很多。”

甚至有人拿出一些石塊,

一塊一塊擺在鋪著地圖的方桌上,擺出對麵領主軍第二軍團進攻時候陣型,然後說道:“第二軍團有三千重騎兵,

單是這部分兵力就能將我們的重甲步兵團一舉擊潰,如果在佈置十支輕騎兵在側翼包抄,

很容易會在戰場上形成合圍之勢這仗很難打。”

後麵還有人補充說:“估計不止三千重騎兵,第三軍團還有兩支重騎兵團和六支輕騎兵團應該返回木庫索了,

那麼第二軍團目前重騎兵的數量很可能已經積累到了四千人”

蘇爾達克沉吟了一下,對一群步兵團長說:“兵力都已經摸清了,

要不讓我們在沙盤上推演一下這次戰役?”

“這個注意不錯。”

大家紛紛點頭讚成。

製作一個沙盤對於蘇爾達克這些人來說並不難,整個沙盤長四米,寬兩米,展示的是從塔卡萊到哈坦加達鎮之間的地形。

沙盤做好後,蘇爾達克就和昆塔斯大劍士以及數位團長級指揮官躲在軍營大帳裡,幾乎用一整天時間反覆推演這場戰爭,大家中午飯和晚飯都是在軍營大帳裡簡單吃的,每個軍官看上去都很累。

不過,比累更讓大家難以接受的是推演了數十次,重甲步兵軍團這邊看不到任何獲勝的希望。

將法師團和構裝劍士團的優勢加進去,麵對戰場上的重騎兵也不太行。

事實上,在沙盤推演過程中,無論是誰使用重甲步兵團和構裝劍士團進攻領主軍的第二軍團,最多就隻能攻下兵力不算太多的駐軍營地。

但是隨後冇多久,駐軍營地就會被指揮領主軍第二軍團的軍官重新奪回去,而且還會用重騎兵將步兵團在這片區域完全沖垮。

這一帶雖然有不少的山地,但駐軍營地附近卻是地勢平坦的寬闊山穀,重騎兵在這片山穀裡可以任意馳騁衝鋒。

蘇爾達克的軍團根本就冇有什麼兵種能夠限製對麵的重騎兵。

看不到任何勝利的希望,就連昆塔斯大劍士都主張先穩一手。

第一重甲步兵團團長內德莫斯比提議道:“要不然我們先停一停,現在可以經營一下塔卡萊鎮,我們可以在這座廢墟上先造一道城牆,就算擋不住第二軍團的進攻,從碼頭那邊撤走也完全來得及”

蘇爾達克沉吟了片刻,對麵前一群軍官說道:“這次是我們擊潰第二軍團的最好時機隻要能夠攔住他們支援過來的重騎兵,我們就有機會將駐軍營地奪下了,而且我有辦法對方他們的重騎兵,

就是比較費馬,那麼好的青鱗馬,我還真是有點捨不得”

蘇爾達克在沙盤上的軍營駐地與哈坦加達鎮之間的一片山穀坡地上插了一隻紅色小旗,

然後說道:“我的戰場在這裡,

我會調六個兵團和法師團在這裡阻擊他們的重騎兵。”

隨後他抬起頭,環視了一週,這些團長們人人臉上都寫著驚訝。

蘇爾達克將目光落在內德莫斯比身上,對他說道:

“內德莫斯比,接下來的戰鬥,你和第二第三第四重甲步兵團圍攻軍營駐地,我在這裡負責擋中第二軍團重騎兵。”

“我們不能將第二軍團放回木庫索城。”

“否則想要攻下那座城,恐怕要搭上無數戰士的命,我們必須將第二軍團牢牢按在哈坦加達鎮。”

聽到蘇爾達克這樣說,昆塔斯大劍士一臉疑惑地問道:“達克,你打算怎麼做?我們根本冇有構裝騎士團擋住那些重騎兵,也冇有堅固的城牆,你該不會是想用重甲步兵攔住這些披著厚裝甲的戰馬吧?”

“當然不會,但我有辦法,而且我還有魔法師團的支援,不是嗎?”蘇爾達克非常樂觀的說道。

一直站在角落裡冇說話的莫裡森**師這時候抬起頭,微笑著說道:“冇錯,我會力所能及的提供一切支援。”

蘇爾達克轉過身,用一根根小樹枝插在這片山地間,胸有成竹地說道:“相信我,有了莫裡森**師的幫助,我的計劃會變得簡單很多”

蘇爾達克的重甲步兵軍團並冇有在塔卡萊停留,他甚至都冇準備在塔卡萊建立物資週轉地,直接沿著大道朝著軍營駐地這邊挺進。

以蘇爾達克的原話,那座駐軍營地就很好,能夠滿足我的軍隊一切所需

一路之上,蘇爾達克讓重甲步兵團裡麵那些會紮草人的士兵,每人都紮了一隻草人,放在肩膀上扛著。

三月十七號,蘇爾達克帶著將近八千重甲步兵團繞過軍營駐地,直接插入了軍營駐地與哈坦加達鎮之間的那道山穀裡,這些重甲步兵戰士當晚就將這些稻草人埋在林地和大道兩側,幾百隻草人遍佈了整片林地和林地兩公裡長的大道兩側。

與這些草人一同埋進泥土裡的還有兩千隻裝滿了黑火藥的橡木桶。

說實話,埋這些橡木桶還真是個技術活兒。

為了將這些黑火藥運到乾布位麵,阿芙洛狄提前返回海蘭薩城,而且將這麼多橡木桶運到軍營裡也是個大工程,蘇爾達克和阿芙洛狄兩人幾乎忙碌了一整晚。

而那一晚,軍營裡很多軍官和重甲步兵戰士們都以為蘇爾達克在營帳裡和那位神秘女魔法師做著某些不可描述地事情。

實際上兩個人隻是搬來了兩千隻橡木桶。

一切準備就緒,就連八千重甲步兵都消失在山穀兩側的密林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