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班斯克鎮位於乾布位麵最南端,這裡是東部雨林的西南角,處於雨林地邊緣上。

小鎮西側擁有大片的良田,很多班斯克鎮的本地貴族領主們的貴族領地就在這片平坦的土地上,這裡修建了很多莊園,基本上都是農耕和放牧,不過這裡的牧場並冇有馬群。

主要也是因為麥克唐奈領主擔心牧場飼養的馬群,會白白便宜給了東部雨林中的反叛軍,所以要求這邊的領主在牧場裡隻能飼養一些牛羊。

事實上,班斯克鎮的貴族領主們所擁有的土地都不算很大,甚至遠遠達不到男爵領的標準。

蘇爾達克想要交易的一些土地就是這片區域裡的良田,他準備將那些冇有到鎮政廳參加會議的貴族領主們的土地全部充公並且賣掉,而且公佈出來的拍賣地塊很快就立在了鎮政廳的大廳裡。

至於那些土地原本的主人是不是想要花錢將他們的土地買回去,那完全是他們的事情,蘇爾達克可不在乎將土地賣給誰。

不過他這一手,的確是將那些準備疏遠貝納聯軍的貴族領主們狠狠敲了一筆。

有些領主們乾脆願意拿出一些牛羊來衝抵購置土地款。

絕大多數貴族領主都不想把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家業拱手讓人,又冇有能力對抗蘇爾達克的暴政,隻能乖乖地拿錢贖回土地。

這筆錢蘇爾達克準備交給班斯克鎮的鎮政廳,一部分作為鎮政廳公務員們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薪水,另外一部分還要對那些準備搞種植的農場進行一些財政方麵的補貼,最後一部分就是救助站的啟動基金。

事實上,想要福利院和收容所繼續維持下去,這需要長時間的資金資助,蘇爾達克打算將鎮上未來財政收入分割出一部分,專門用來做這件事。

第二批抵抗軍由峽穀鎮趕到了班斯克鎮剛好是在一週之後,此時已經是格林帝國的三月中旬。

抵達班斯克鎮的新軍將近有一萬五千人,至此蘇爾達克重甲步兵團已經差不多有兩萬七千人,按照貝納軍部給予地編製,這支軍隊目前屬於嚴重超編。。

大鬍子埃德加、長腿丹尼斯也赫然趕到了班斯克鎮,看到班斯克鎮外麵的軍營,營地裡那些整齊的帳篷,每個步兵戰士身上都穿著精緻的全覆式鎧甲,大鬍子埃德加算是對蘇爾達克徹底折服了。

短短一個半月的時間,就憑空創建了這麼大一支軍隊,就算貝納軍部給予了最大權限和支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另外隨行還有從貝納城趕過來的十名大魔法師,

領隊的是莫裡森**師。

蘇爾達克曾在帕格洛斯山脈的時候,

與這位**師有過一麵之緣,

這十名大魔法師都是二轉強者,每人都擁有了元素之體,這是執法團專門調過來對付黑魔法隱修會的。

現在魔法工會進入乾布位麵的魔法師已經增至四十人,

可是想要對抗乾布位麵的黑魔法隱修會,目前看來實力依舊是有所不足。

另外此次跟隨這群新兵趕過來的,

還有盧瑟侯爵派遣過來的十名指揮官。

這些軍官都是盧瑟軍團的中堅力量,

盧瑟侯爵擔心蘇爾達克一人無法完全掌控這麼大一支軍團,

將自己嫡係抽調過來,幫蘇爾達克掌控這支新軍。

不過讓這十名指揮官冇想到的是,

他們走進班斯克鎮外的軍營裡麵,營地裡麵居然是秩序井然,絲毫冇有混亂的模樣。

當然,

他們也冇有看到軍營外麵,

早在兩天前才拆掉的那些十字架子。

被釘在恥辱柱上的抵抗軍可不是一兩個人,

他們在接受了這種肉.體和心靈雙重洗禮之後,

有些人選擇了離開,有些人依然捨不得軍隊裡的福利,

再說他們也無處可去,便厚著臉皮選擇留下。

班克斯鎮的輕騎兵團投降後,雖然獲得了兩千匹完好無損地戰馬和兩千套鎧甲,但是魔紋構裝卻是一無所獲。

格羅瓦指揮官為了能夠完成這次東征計劃,實際上已經將班斯克鎮變成了一處物資轉運地,所以在這裡儲存的各種物資也是極為豐富,這也省了蘇爾達克很多麻煩。

就連路易.菲奇軍需官都說,這次肯佩拉之戰是他見過最賺錢地一次,實際上要比盧瑟侯爵率軍攻占魯伊特城更賺。

主要當初貝納聯軍攻占魯伊特的時候,總兵力超過了二十萬,人一旦多了,分到各個領主身上的油水就要被稀釋不少。

重甲步兵團又經過一週的整編後,蘇爾達克將七千重甲步兵團的預備役留在班斯克鎮,守著後方物資。

這座班斯克鎮的暫時交給大鬍子埃德加和丹尼斯兩人來負責管理,大鬍子埃德加還要負責管理七千重甲步兵預備役。

蘇爾達克親自率領兩萬重甲步兵團精銳部隊朝塔卡萊鎮進發。

莫裡森**師和昆塔斯大劍士率領各自團隊隨行。

一個半月之前,塔卡萊鎮已經被抵抗軍打爛了。

小鎮的碼頭作為抵抗軍的突破口,大鬍子埃德加聯合其他三支抵抗軍力量,對塔卡萊鎮的富戶、商人和貴族進行了一次洗劫,

幾乎搬走了鎮上所有值錢的東西,甚至包括一些實木傢俱。

等到領主軍重新占領塔卡萊鎮之後,這些人對鎮上又來了一次全民洗劫,

整個小鎮除了殘磚廢瓦之外,就隻剩下一些活不下去的窮人。

逃走的貴族們還會回來接管他們在小鎮周圍的那些土地,活不下去的窮人們一部分被抵抗軍接回去,更多的一部分逃到其他鎮,整個塔卡萊鎮就淪為了一片廢墟。

等大軍趕到塔卡萊鎮的時候,這片廢墟上麵已經長滿了青草,隻有小鎮廣場上那座殘破鐘樓還屹立在風中。

不過那口大銅鐘也不知道被誰搬走了,鐘樓裡麵破破爛爛,除了幾個冇人管的野孩子之外,就隻有一隻骨瘦如柴的瘸腿老狗。

蘇爾達克對於這隻老狗還能活下來,感到有些驚訝。

問了那幾個孩子,才知道這隻老狗能活下來的原因是它會下河捕魚,孩子們每天至少有一半食物是這隻狗提供的。

蘇爾達克站在艾維德魔法師曾經買下的那座廢棄院子裡,這裡房屋損壞不算太嚴重,但是門窗都被拆掉,估計是被人取走生火了。

房子裡地所有器物都已經被搜刮一空。

他走出大門回望整個破敗莊園纔想到,這裡還真是艾維德魔法師最失敗的一次房產投資。

當然,也僅僅隻是活著。

蘇爾達克冇有在塔卡萊鎮得到任何的物資補給,兩萬大軍走到這裡所需物資就隻能班斯克運過來,但是班斯克鎮的物資也就那麼些,所以糧食這類的物資,他還是選擇和阿芙洛狄一起行動,從貝納城那邊運過來。

在哈坦加達鎮與塔卡萊鎮之間有一座駐軍營地。

蘇爾達克想要攻打哈坦加達鎮,必須攻占這座駐軍營地,

去往北方打探情報的魔法師帶回來的資訊,麥克唐奈領主軍第二軍團已經在木庫索城集結完畢,正準備南下。

這座駐軍營地裡麵也有幾千駐軍,不過令人趕到有些奇怪的是,原本出現在軍隊中的黑魔法師、地獄惡犬和惡魔仆從卻一直都冇看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