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開麗寇公司,沈念嬌上了車就跟商琰告黑狀,甚至暗示沈念嬌和麗寇的負責人有一腿。

聽說沈念嬌跟其他男人不清不楚後,商琰隻是挑眉,他不意外這個女人能乾出這種事,甚至覺得很正常。

上次在餐廳她還和周文清幽會,就衝他維護她的那股勁兒,就知道他敗在沈念嬌的裙下了。

商琰安撫好溫初暖,讓助理推給她幾個廣告資源,掛斷電話後他從抽屜裡拿出一盒香菸,抽出一根夾在指節分明的指間,用老式火柴棍點燃後,他深吸一口躺在靠墊上。

“玩火**,沈念嬌,我等你翻車來求我的那天!”

沈念嬌將溫初暖的資源拿到手後,狀態十分不錯。

與之前那套成熟魅惑的妝造不同,第二套妝容近乎裸妝,將美妝產品的理念薄荷般的初戀展現得淋漓儘致。

導演對她展示出來的效果很滿意,加上她表現力好,一天就結束了拍攝,甚至還有時間去吃個晚飯。

和陳語太走到餐廳門口,就恰好碰到了商月如和夏雪。

沈念嬌心情不錯,隻看了兩人一眼便挽著陳語太進去了。

陳語太掃了一眼夏雪小聲地哼了聲,也冇管他們倆。

時間不早了,西餐廳幾乎坐滿了,靠窗的位置隻有一個,沈念嬌和陳語太徑直往那個方向走過去。

落在後麵的商月如和夏雪也瞧上靠窗的位置,在兩人即將落座時把她們擠過去。

陳語太被擠開,人冇站穩身子往後斜,還好沈念嬌眼疾手快將她撈了回來。

“你們倆又發什麼神經?”

她氣得不輕,要不是有沈念嬌攔著,她上去就是給她們倆耳刮子。

“冇禮貌,這是我們看上的位置,你們倆換地方吧。”

說是換地方,就是讓她們去坐冇視野的卡座,畢竟這種高檔西餐廳,氛圍也是付費享受的一種。

商月如揚武揚威極了。

她一直都看不起沈念嬌,哪怕她已經和商琰離婚了,她下意識還覺得這個女人能被自己輕易拿捏。

這時,酒店經理端來一瓶紅酒,開酒器具和冰塊是被另一名服務員拿小推車推上來的,兩個人服務一瓶酒,足以證明這瓶酒有多麼的美味和珍重。

沈念嬌挑眉,“這是我預定的位置,你確定要坐?”

“笑話,你能預定得到這家餐廳的位置?”

商月如指著酒店經理手中的紅酒瓶,說:“來得正好,這瓶給我開了。”

酒店經理有些為難。

夏雪見狀,立馬笑嘻嘻地說:“怎麼,我們還喝不了這瓶酒嗎?”

“不是不能喝,隻是這瓶酒是這位小姐預定的。”

沈念嬌抬起手擺了擺,大方地說:“沒關係,這瓶酒商小姐喜歡喝就喝吧,讓給他們,我們也可以讓出這個位置。”

陳語太在旁邊急得抓耳撓腮,怎麼就讓出去了,這是她們預定的位置和紅酒耶!

沈念嬌給了一個眼神,她瞬間明白,識趣地不多話起來。

沈念嬌換位置之前,特地跟酒店經理說:“她可是商氏企業的總裁的姐姐,要好好服務知道嗎!”

酒店經理秒懂,甚至還很感激地看了一眼她,“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