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海城的陽光不強烈,甚至天生飄著幾多雲,藍天白雲加上溫和的海風,讓人格外舒服。

瑪麗格酒店的沙灘上有不少服務員在忙碌著,他們除了準備最後桌椅的調整,還要給花了上百萬從國外運回的粉色玫瑰噴水,

婚禮會在中午進行,如果不噴水,玫瑰會變焉巴巴。

早就聽聞商琰會在海城娶新娘,狗仔們紛紛躁動起來,提前好幾天在酒店入住,或者在周圍酒店入住,為的就是拍下商氏集團的總裁的世紀婚禮。

甚至連參加這場婚宴的賓客,也是極其具有看點的。

上午差不多要到開席的時間,沈念嬌帶著茶茶他們來到瑪麗格酒店,剛下車,一群狗仔衝上來拍照,還好有保安在控製現場,不然她就被圍住了。

“沈念嬌小姐你作為商琰的前妻怎麼會參加這次婚禮?”

“請問你現在的心情如何,你對商琰還有感情嗎?”

“聽說你這次參加,會作為祝福他們婚禮的見證人,這是真的嗎?你是自願的嗎?”

不出意外,她成了這場婚禮上另一個最大的亮點。

在網上鬨得沸沸揚揚的豪門三角戀之一的她,不可能不被關注。

遲宴不太方便保護她,相反,他也作為紅人,被狗仔盯上了。

畢竟這位爺是出了名的死對頭,早些年兩人各種明爭,現在成了暗鬥,但大家都知道他們兩人關係好不了。

所以保護她的人隻有茶茶了。

“不好意思,私人問題不方便回答,請大家重心放在溫初暖和商琰的婚禮上!”

沈念嬌見人這麼多,有些擔憂卡琳娜,她回頭看著宋書蘊,“你就算不太願意跟卡琳娜在一起,這會兒也要保護好她,她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被人坑了怎麼辦?”

宋書蘊煩躁地掃著周圍的狗仔,“我知道了,她的安全我來守護,行了吧!”

卡琳娜作為公主,早就習慣被人目光注視著,隻是以前見到這些人她要下跪拜禮,現在在華夏了,好像不需要她下跪了。

幾人被酒店的服務員引進裡麵,婚禮現場已經有不少賓客來了。

她掃了一眼不遠處的桌子,說:“你們要是餓了,可以先去拿點糕點吃。”

宋書蘊問她:“你不吃?”

“我看到了幾個熟人,要去打招呼。”

遲宴也看著眼熟的幾個人,說:“巧了,我也有,我跟你一起去。”

宋書蘊一直在國外,很少接觸國內的富豪,這裡冇有一個熟人,加上手邊還有一大一小的拖油瓶,他放棄了跟著一塊去的想法,帶她們去吃點糕點。

“蘇久鵬,好久不見。”沈念嬌記得他,商琰的好兄弟,離婚後也見過幾次麵。

還以為再見到蘇久鵬,他會奚落自己幾句活該之類的,冇想到他看到自己反而歎口氣。

蘇久鵬說:“我突然覺得你嫁給商琰做妻子也挺好的。”

沈念嬌一臉懵逼,“你這是發什麼神經。”

蘇久鵬大概也反應過來這話有多不合時宜,舉起手中的酒杯,說:“是我說錯話了,我自罰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