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個問題,沈念嬌大腦直接宕機,她沉思許久後問:“你問這個乾什麼?”

“看看你劈腿了幾個男人啊,周文清是一個,宋書蘊是一個,還有沈裴和遲宴……姐妹不錯啊,出手就是王者!”

她強行開機,但開機失敗,翻了一個身,聲音軟糯道:“我出手什麼了,彆跟我說這些男人都倒在了我的石榴裙下?”

“可不嘛,還有你那小助理,嘖嘖你爸給你安排的助理眉清目秀的,就是矮了點,我建議是pass掉他,你在其他人裡選。”

沈念嬌重重地歎口氣,“我那助理是個女生,怎麼就變成男的了?”

“你的八卦新聞上說的,說你腳踏N條船,你跟商琰結婚是因為你出軌被髮現了,商琰纔跟你離婚的。”

她突然就不困了,坐直身體,小臉垮著,“我出軌?我跟他結婚三年出軌誰了?這誰傳的!”

“不清楚,操作者很隱蔽,我們的人查不到,但知道你這麼多內幕的人,估計就隻有一家,溫初暖的背後公司!”

“淦!造謠真是零成本!”

關鍵是,她竟然分不清溫初暖是想黑她,還是想洗白商琰。

她保持通話,點開陳語太發過來的文章,這篇文章寫得是太好了,把她和商琰的婚姻,和離婚後的紙醉金迷寫得美輪美奐,還配上幾個緋聞男友的合體照片,看起來還真像那麼回事。

她無語道:“也就是說我以後跟任何男性出門,他們都有可能成為我的緋聞對象?”

“這就是做藝人的悲哀,一點小事都能被放大,然後斷章取義。”

陳語太安慰道:“公司已經為你發通告了,澄清是普通朋友的會麵,不過你昨天和那助理靠得太近了,我建議你重點澄清你和助理的事。”

她撓撓腦袋,有氣無力地說:“我知道了,我洗漱好了就澄清。”

陳語太放過她,掛斷電話。

沈念嬌起來了,去了小隔間,這套總統套房不止一個房間,雲朵被她安排在另一間比較小的房間。

雲朵收拾很晚才休息,現在還在睡。

她踩著拖鞋走過去,把雲朵叫醒了,說:“有人拍了我們的照片傳緋聞,你起來後我們要做澄清。”

雲朵思考三秒,脫口罵道:“我長得有這麼像男人嗎!”

她掃了一眼雲朵的短髮,這頭髮再短一點就是寸頭了。

“沒關係,說清楚就好了,我先去洗漱。”

兩人各自在洗漱室洗漱,房門那邊傳來敲門聲,沈念嬌探著腦袋問:“雲朵你叫了客房服務嗎?”

雲朵扯著嗓門說:“冇有,我也冇有叫外賣!”

那會是誰來了?

她嘀咕一句,疑惑地走過去開門,門口站了一個拖著行李箱的小妹妹,她留著齊劉海和馬尾,看起來乾練又可愛。

“你好,我是陳總派過來的,叫我茶茶就行,是專門負責你的助理!”

沈念嬌想起來陳語太把培訓好的助理送過來,冇想到她上午就來了,她打開門讓她進來。

結果茶茶一進來就看到叼著牙刷,分不清是男是女的雲朵。

“你、你的緋聞對象?!”茶茶震驚不已。

雲朵拿著牙刷,大喊:“我是女的!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