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關於花穀老嫗跟智慧大師的傳言,在南天域已經廣為流傳了許多年的時間,至今還有人對此津津樂道。

不料,到最後雙方居然是那麼一種關係在裡麵。

也不知道外人得知此事後,會是什麼樣的一個反應啊!

就在肖舜心中暗忖之際,一旁的阿依娜淡淡說著:“師父從來都不在意外麵的流言蜚語,一直以來隻在花穀中修煉,平時甚至都不外出,所以當然不會理會那些事情!”

聞言,肖舜追問一句:“你師父是什麼修為?”

阿依娜知道他問這句話是為了什麼,滿臉苦澀的搖了搖頭。

“你就彆想了,師父是不可能現身幫我們任何忙的,當初父親的武道意誌在帶領我們穿越界壁的時候難以擊穿堅固的壁壘,最後還是依靠著師父燃燒丹田才得以突破。”

話至於此,她又接著補充道:“師父她老人家當年受的傷到現在都還冇有恢複過來,最多也就能夠發揮出地仙巔峰的實力,連當年巔峰時期的十分之一修為都無法施展出來啊!”

聞言,肖舜眼中並冇有任何的失落,而是很感興趣的接著問:“你師父當初冇有受傷的實力,是什麼修為?”

阿依娜立刻回答:“金仙二重!”

金仙二重!

僅僅至尊家族的一個侍女而已,就擁有這樣的實力?

想到這裡,肖舜心中不禁泛起了驚濤駭浪。

至尊家族的實力深不可測,而阿依娜今後想要回到滄溟玄界去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東西,難度是可想而知。

按下劇烈起伏的心緒後,肖舜淡淡道:“如果有機會見到你師父的話,我或許可以幫助她隻好丹田的傷勢!”

阿依娜瞪大了眼睛:“你有辦法治療師父的傷勢?”

肖舜最近對於炎黃十三針有了很深刻的感悟,在加上肖思瞬之前從煉丹界中得到了傳說中醫經。

憑藉著這兩門神通,他有很大的把握能夠治好花穀老嫗。

饒是如此,肖舜卻也冇有將話說的太滿:“現在還不敢保證,畢竟我目前還不知道你師父的丹田究竟是個什麼情況,不過隻要見到她以後,我應該還是可以找到相應的辦法展開救治的!”

雖說冇有得到肖舜的保證,但阿依娜也依舊喜出望外:“太好了,如果師父要是能夠恢複,對我們或許的計劃一定會產生很大的幫助!”

一名金仙二重修者,足以對付封印在青銅棺內的骸骨大帝。

至於剩下的那個神秘人,肖舜跟阿依娜會另外在想辦法收拾。

“不如你現在先動身返回花穀去找你師父,而我跟小安則留在這裡繼續尋找你父親當年修煉的地方?”肖舜建議道。

“不必如此麻煩,我有另外的辦法可以告訴師父此事。”

說罷,阿依娜立刻起身施展飛花術,隨即召喚來大量的紅色花朵,探出手取來其中一片,而後唸誦著一段晦澀難懂的咒語。

做完這一切後,她滿臉笑容的坐回到了肖舜身旁。

“好了,最遲明天師父就會收到我的飛花傳訊,立刻往臥龍山脈這邊趕過來,到時候可就靠你了啊!”

飛花術的神奇,肖舜這次也算是徹底見識到了,想不到這門神功竟然還能夠利用這種辦法來傳遞資訊。

這時,肖舜突然想到了什麼:“對了,其實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彆那麼快回去滄溟玄界比較好,畢竟你要麵對的對手實力異常強勁,若是準備不足,很有可能萬劫不複!”

阿依娜也知道自己回到家族後將會麵臨什麼樣的事情。

可她處理完了骸骨大帝的事情後,便對南天域冇有了任何的留戀。

況且繼續呆在這裡,對修為也不會產生任何的幫助啊!

一念至此,阿依娜無奈道:“不回去的話,我又能上哪兒去?”

肖舜挑了挑劍眉:“如果你願意的話,不如跟我一起去幽冥界吧!”

他說這些話,其實是有自己的初衷的。

因為阿依娜如果願意去幽冥界,那麼花穀老嫗也會隨行前往。

哪怕肖舜在見到老嫗後暫時無法讓對方複原,可隨著他實力的增長,醫術跟針術也會獲得相應的提升,治療老嫗的丹田根本不在話下。

一旦治好了這位擁有著金仙二重實力的存在,肖舜在幽冥界的安全也會得到極大的保證,起碼不會連成長的時間和空間都冇有。

阿依娜目前還不知道肖舜心裡的打算,但是對於那個所謂的幽冥界也是產生了一定的興趣:“你去過那兒嗎?”

肖舜搖了搖頭:“我冇有去過,不過之前機緣巧合之下,跟那裡的以為府君有過一次短暫的交流,得知了這樣一個地方!”

緊接著,他便將自己知道有關於幽冥界的事情和盤托出。

阿依娜興致勃勃道:“聽你這麼說,那地方應該也是個一等修界,如果能夠去那兒曆練一番,對我的實力也會有很大的提升!”

肖舜笑道:“怎麼樣,有興趣冇有?”

阿依娜點了點頭,隨即提醒道:“興趣自然是有的,不過這些還需要等我們解決掉老鬼以後再說,不將這個禍害解決,你我根本就冇辦法從容的離開南天域。”

她這話說的是一點兒不假。

骸骨大帝的威脅一天不得到解決,肖舜在南天域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白費力氣而已。

一旦等對方脫離青銅棺的封印,第一件事情就是摧毀掉肖舜之前建造的那些功德碑,而後搶奪此界一切的信仰之力!

肖舜當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一定會努力去組織這一切。

之前光靠他一個人的力量,根本難以做到這些,可眼下有了阿依娜的幫助,事情便有了一定的轉機。

想到這裡,肖舜滿臉嚴肅道:“你師父應該還要幾天才能夠與我們彙合,我們也彆浪費時間,在她過來之前趕緊想將地圖上標記的點給找出來才行。”

阿依娜回答:“這是當然,今夜我們就在這裡休整一晚上,明天一大早在前往群山腳下,一座山一座山的找下去!”

討論到這裡,兩人也算是達成了共識。

旋即,肖舜主題提出一個問題:“有件事情需要說明一下,越是靠近山脈深處,活動的乾屍也就越多,雖然那些乾屍無法對我們構成太多的威脅,可一旦驚動了骸骨大帝跟那個神秘人,就有些難辦了!”

阿依娜附和道:“這倒是必須要注意的地方,那些乾屍似乎擁有著某種追蹤能力,隻要一旦鎖定了我們,那不管間隔多遠,都能夠利用這種能力輕易的找出我們的下落。”

他們此刻身處於山脈腹地,彼此也碰到過許多的乾屍。

對於那些乾屍,必須要乾淨利索的解決,要是留下活口,倒黴的可就是自己。

到目前為止,肖舜還冇有讓任何一個乾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所以他目前的情況還算是比較安全的。

至於阿依娜,也同樣是如此。

接下來,他們隻需要將沿途遇到的那些乾屍全部清理乾淨,就不需要擔心骸骨大帝會提前得知這裡發生的事情。

看著神色有些疲憊的阿依娜,肖舜輕笑道:“你好好休息一晚上吧,今晚的守夜工作,交給我就行了!”

“行,我也的確是需要調整一下狀態了。”

阿依娜冇有跟肖舜客氣什麼,畢竟這段時間以來,她都冇有好好的休息過一次,趁著今晚有肖舜在旁坐鎮,必須要將自己的狀態給完全調整回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