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熠琰被她弄得腹中邪火亂竄,甚是突兀的一個翻身,將她桎梏在下方,如同餓狼捕食一般地咬上她的脖子。

沐芷兮輕哼了一聲,抵著他的兩肩,“夫君……”

她還未來得及說什麼,就被蕭熠琰封住了唇瓣,“沐芷兮,本王可不是那麼容易滿足的。”

就這樣,她再次被他吃光抹淨,已經不剩多少力氣。

若不是還要上朝議事,他真想多陪陪她。

看著已經被他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沐芷兮,蕭熠琰俯身,在她額頭上落下溫柔的一吻。

“愛妃辛苦了,好好休息,等本王下朝再陪你一同去丞相府。”

沐芷兮虛弱不堪地點了點頭,“夫君不許騙我……”

“嗯,不騙你。”

他離開前,特意吩咐廚房熬些雞湯給沐芷兮補補身子,看她這麼虛弱,他都有些不忍下手。

丞相府這段時間格外壓抑,因為沐婉柔做了傷風敗俗的事兒,導致沐丞相被人鄙夷,他這脾氣一上來,府中的下人就得遭殃。

因此,下人們個個不敢有所疏漏,同時也包括那些不太受寵的姨娘們。

得知戰王夫妻倆來丞相府,沐丞相歡歡喜喜地親自前去迎接,但是冇想到,沐芷兮這個女兒根本就冇有將他放在眼裡,直接就去了她母親那兒。

丞相夫人見到沐芷兮,高興得樂開懷。

忙讓婢女去準備茶水點心。

雖然都說這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但沐芷兮難得回來一趟,丞相府的姨娘們趕忙的瞅準機會巴結。

一時間,院子裡的人便多了不少。

沐芷兮知道蕭熠琰喜靜,便讓他先去廂房等她,而這一等就是幾個時辰。

“城中人人都說大姐姐命好,嫁給了咱們北燕的大英雄。芊兒真的是好生羨慕呢。”說話的是孫姨娘所生的女兒沐紫芊,還未到及笄的年紀,卻成天想著嫁人的事兒。

沐紫芊心思單純,還很貪吃,瞧著比其他姐妹要壯實些。

但在丞相府,這位四妹妹是唯一真心待人的。

之前她三朝回門,正逢她染上風寒,便冇有見著,現在姐妹相見格外親昵。

“大姐姐,我方纔瞧見戰王殿下,果然和傳聞一樣,看著就很凶。大姐姐,戰王殿下冇有欺負你吧?都說他脾氣不好,惹了他會冇命呢。”

沐紫芊對沐芷兮的擔心是出於真心實意,因為在丞相府,她隻跟大姐姐比較親近,其他幾位姐姐妹妹都瞧不起她,甚至喜歡捉弄她、嘲諷她。

隻有善良的大姐姐經常給她送好吃的,還願意陪她一塊兒玩。

所以她希望大姐姐能夠被夫君疼愛,一輩子幸福。

到底是自己的夫君,沐芷兮一提起來就笑容滿麵,“王爺他隻是表麵上看著凶巴巴的,其實私底下人可好了。”

“對了,我這次回相府,還給四妹妹你帶了禮物呢。”

“真的嗎?是什麼好吃的呀?”沐紫芊的眼裡隻有吃的,令在場的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是上次太後孃娘賞賜的首飾,四妹妹以後用得著的。”

孫姨娘見狀,受寵若驚,趕忙拉著沐紫芊向沐芷兮道謝。

“使不得啊大小姐,芊兒她一個庶女,這是太後孃孃的賞賜,我們可不能要。”

丞相夫人笑容溫柔地勸下,“這是兮兒的一片心意,你們母女倆就彆客氣了。”

沐紫芊冇那麼多心思,大姐姐送的她都喜歡,於是便收得毫無壓力。

“多謝大姐姐,我就知道大姐姐一定不會忘了我這個妹妹的。”

沐紫芊得了便宜,賣的一手好乖,反觀孫姨娘臉上的表情就不是那麼放鬆了。

而這一切,都被沐芷兮看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