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他向來冷靜自持夠理智,所以表情冷酷十足,完全不為所動。

擂台上已經決勝出了最後的勝利者,贏得四周眾人的一片叫好。

那人是個新兵,從地方上招來的,看著就孔武有力。

打遍所有新兵無敵手,那人就有些飄飄然了。

他站在擂台中央,竟然直接對著蕭熠琰下挑戰。

“素問戰王殿下英勇善戰,屬下懇請王爺不吝賜教。”

不過他的態度還算恭敬,雙手抱拳行禮。

其他人一聽這話,紛紛覺得那小子不自量力。

敢跟北燕的“戰神”叫板,估計是嫌命長吧。

不過他們還是都看向了此時正美人在側的戰王殿下,期待著他一招潦倒那不知所畏的小子。

在自家媳婦兒麵前,蕭熠琰更加是不能夠失了氣勢。

於是他腳尖一點,直接一躍上了擂台。

那勝出的新兵立馬出拳,他的拳頭,剛纔幾個回合都是拳拳到肉。

但是這次對戰蕭熠琰,還不等拳頭碰到對方的身體,直接就被一道猛力揮倒。

而後他整個人就飛出了擂台,重重地摔落在泥土地上。

頓時,他目瞪口呆。

比起輸掉擂台的失望和懊惱,更多的是震驚和欽佩。

不愧是戰王殿下,出招的速度快到肉眼無法捕捉。

幾乎是一瞬間,他就輸了。

蕭熠琰意氣風發地站在擂台上,雲淡風輕。

“王爺好厲害!”台下的沐芷兮表現得尤其興奮,忍不住拍手鼓掌。

陸遠在一邊輕扶額頭,都已經說不上來現在是什麼感受了,為什麼感覺王妃有點傻裡傻氣的呢。

見沐芷兮這麼激動地為自己喝彩,蕭熠琰隻覺得意外。

因為以前她明確說過,最討厭他好戰。

如今看到他一招把人收拾了,她不僅不厭惡、不害怕,甚至還很開心。

所以,他是越來越看不懂她了。

沐芷兮看到自家夫君這麼厲害,兩眼直放光,滿臉崇拜地迎著他上前。

她剛想要說什麼的時候,突然就看到人群中衝出幾個殺氣十足的士兵。

那幾個士兵手裡揮舞著長刀,朝著蕭熠琰衝了過來。

刺客選擇正麵刺殺,這出乎了沐芷兮的預料,畢竟用這種方式行刺像蕭熠琰這樣的高手,太兒戲了吧。

果不其然,不等蕭熠琰出手,光是幾個護衛就將那幾個刺客製服。

沐芷兮隻覺得這事兒不太對勁,當眾人的注意力被那些刺客吸引過去的時候,她則在環顧四周,忽然,她發現暗處的弓箭手。

箭在弦上,“嗖”的一聲就飛了出來。

由於校場內那些刺客製造出來的混亂,此時蕭熠琰這邊還冇有察覺到危險臨近。

“夫君小心!!”沐芷兮大喊了聲,眼看著那支箭就要刺中蕭熠琰,她義無反顧地擋在了他背後。

“兮兒!”蕭熠琰眼睜睜地看著沐芷兮為他擋了一箭,身體搖搖欲墜。

他單手摟住她,隨之而來的便是其他隱藏的弓箭手百箭齊發。

剛纔那一箭是暗箭,如果不是沐芷兮擋著,此刻中箭的就是他。

蕭熠琰的瞳仁中閃動著異樣的情緒,在箭雨之中牢牢護住沐芷兮。

陸遠帶著護衛們很快將弓箭手都製服,而沐芷兮因為中了一箭,已經暈倒在蕭熠琰懷中。

“軍醫呢!讓他立刻跟進來!”蕭熠琰抱著沐芷兮狂奔入主帳,目光猩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