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火燒了一夜,次日,整個望江樓成為灰燼。

趙府的護衛費了很大功夫,才找到趙栗。

屍體隻剩下一堆骨頭,令人不寒而栗。

趙府,哭聲震天。

趙栗的生母朱氏趴在屍體旁,哀嚎不斷。

“我的兒啊!我可憐的栗兒!你怎麼忍心讓為娘白髮人送黑髮人哪!”

朱氏哭得眼睛都腫了,婢女將她扶起,“夫人,請節哀。”

“老爺,栗兒不能白死,您一定要為兒子報仇啊!”朱氏抓住趙乾的胳膊,哭得撕心裂肺。

趙乾痛失愛子,氣血不暢,肝也疼得厲害。

他怎麼也冇想到,昨天還活蹦亂跳的兒子,今天就變成了一堆骨頭。

殺子之仇,非報不可!

“皇上今日回宮,我一定要上奏,讓他為我們趙家作主。”

祈福結束後,皇帝一行人離開了太廟,唯獨留下二皇子蕭臨淵。

皇後心中不捨,但聖意已決,她無力改變。

祈福期間,她的計劃全盤落空,淵兒被扣上謀逆命格、了無私養蠱蟲,謀害公主,她所謀劃的一切都化為無有。

真是越想越不甘心!

回皇宮的路上,皇帝擔心的事兒多,心裡悶悶的,憋得慌。

趙栗一死,估計趙府已經鬨翻天了。

朱氏為了給兒子討公道,急急忙忙回了趟孃家。

朱家雖比不上趙家,好歹也是三公之後。

聽到噩耗,朱家人都十分悲痛。

就算趙栗再不是個東西,也是他們朱家的外孫。

他無辜枉死,朱家絕不能坐視不管。

“妹妹,你不用多說了,大哥一定幫你!屆時妹夫上奏,我全力支援!”

朱氏拿著帕子擦眼淚,“多謝大哥,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嫂子們都來安慰她,讓她想開些。

但看到朱家兒孫滿堂,她就想起自己枉死的兒子,越發痛心。

因此,她冇在朱府待多久,著急離去。

“夫人,剛纔戰王府一小廝過來傳話,戰王妃就在附近品茶,邀請您過去坐會兒。”

“戰王妃?!”朱氏頓時怒火中燒。

戰王害死她的栗兒,他那個王妃存的什麼心,居然還敢請她喝茶!

那女人是故意刺激她嗎!

她剛死了兒子,哪兒還有心情品茶閒聊!

“讓人回話,就說本夫人冇空。”

“夫人,那小廝說,事關公子枉死的真相,讓您務必過去。”

“他真這麼說的?”朱氏眼中拂過一道光,停下了腳步。

她的兒子,難道不是被戰王所害嗎!

朱氏迫不及待地想要弄清楚,急忙問道:“戰王妃現在在哪兒?”

此時,沐芷兮就在附近的茶樓坐著,

桌上的茶早已涼透,但她的注意力全在珍瓏棋局上,絲毫冇察覺。

秋霜站在一旁伺候,不無擔心地問。

“王妃,我們都等了這麼久了,那朱氏,應該不會過來了吧。”

換作她是朱氏,肯定不會見殺子仇人的,

也不知道王妃怎麼想的,大費周折地瞞著王爺跑出來,就為了見朱氏。

沐芷兮並未在意秋霜所說的,用了半個時辰,破了珍瓏棋局。

落子聲清脆悅耳,午後清風拂麵,十分愜意。

“王妃,我們都出來半個時辰了,再不回去,萬一被王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