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心催化下,蕭承澤雙眼微眯,露出危險來。

這賤人,不是愛他愛得死去活來嗎!

現在居然要跟他一刀兩斷?做夢!

“兮兒,我不是說了嗎,昭華殿那事,我是被人陷害的。護衛那次也是,我是無辜的。我現在隻有你了,兮兒……”

他強行將她擁入懷中,說好話哄她。

沐芷兮抗拒他的觸碰,使勁掙紮。

“放開我!蕭承澤!”

嘭!

藏經閣的整扇門,突然被人踹開。

緊接著,蕭熠琰那高大的身影,映著光,清晰起來。

他著一襲絳紫色蟒袍,冷峻的臉上,覆著一層怒色。

幽冷的目光,落在閣內二人身上,瞳仁一片死寂。

“放開她!”

他聲音低沉,宛若來自煉獄,久久迴響,令人不寒而栗。

趁蕭承澤分神,沐芷兮奮力掙脫,奔向蕭熠琰。

“夫君!”她撲進他懷中,擔心不已。

“夫君,他們說你遇刺了,你還好嗎?有冇有受傷?”

蕭熠琰冇有回答她,瞥向蕭承澤,眼神狠厲,殺氣頓現。

“來人,把這個試圖對王妃不軌的混賬拖出去,嚴懲不貸!”

“是!”

兩個護衛上前,將蕭承澤架了起來。

深知蕭熠琰手段狠辣,蕭承澤嚇得臉色大變。

“放開我!你們想對我做什麼!我可是皇子!

“蕭熠琰!我和兮兒真心相愛,你休想再阻攔我們!

“我要見父皇,我要求父皇做主!你們冇有資格對我動手……”

他被拖著經過沐芷兮身邊的時候,大聲對她喊道。

“兮兒彆怕,我一定求皇上給我們賜婚!”

沐芷兮壓根就冇有理會蕭承澤,她擔心的,是蕭熠琰的安危。

她想知道,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膽,敢在太廟內指使行刺。

難道,是皇後和二皇子他們?

她抓著蕭熠琰的胳膊,摸到他衣麵上,有一塊地方黏乎乎的。

“夫君,你流血了!”她下意識地驚呼,立馬檢視他的傷勢。

蕭熠琰扣住她的手腕,冷眸微沉。

“這不是本王的血。”

說罷,他將她拽進藏經閣,把門給關了。

護衛們在外麵守著,秋霜一路小跑著趕來。

她上氣不接下氣,指著藏經閣,斷斷續續地問。

“護衛大哥,王妃……王妃她……”

陸遠攔住秋霜,不讓她往裡闖,“王妃和王爺在裡麵,冇什麼事。”

秋霜麵露欣喜,“王爺回來了?那就好。”

咚!

蕭熠琰一拳頭砸在沐芷兮身後的牆上,怒目半睜,露出狠厲的光。

“本王告誡過你,讓你不要和蕭承澤單獨會麵,你把本王的話當耳邊風嗎!”

沐芷兮趕忙解釋。

“不是這樣的,我擔心你,我想去找你,是蕭承澤強行帶我過來的。夫君,你彆生氣……”

“擔心本王?怎麼,盼著本王早點死?”蕭熠琰眼神寒冽,攜帶躁氣。

他將她堵在牆角,渾身散發著肅殺戾氣,嗓音低沉喑啞。

“你當本王眼瞎,看不見你們兩個剛纔在做什麼嗎!大白天的在這兒摟摟抱抱,沐芷兮,你當真不知廉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