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兮兒有心了。”丞相夫人很是欣慰地露出溫柔笑容,很想知道她在戰王府過得如何。

“夫人,不止這香料呢,大小姐還讓華裳閣給您製了套新衣裳,料子可軟和了,可把府中的姨娘們給羨慕壞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婢女臉上的表情也是相當得意。

她們夫人就指望著大小姐給她長臉,隻有大小姐在夫家受寵,夫人在府中才能過得如意,被人尊重。

華裳閣。

紅袖將衣裳送到後,便直接回閣內覆命。

“公子,奴婢已經打探道,明日安陽公主府上舉辦賞花宴,沐芷兮也會出席。”紅袖恭恭敬敬地稟告完,抬頭看了眼坐在棋盤前的顏卿。

此時,他正在解一盤珍瓏棋局,俊秀的臉上,眉心緊擰,格外專注。

紅袖不敢打擾,便一直在一旁靜靜地等待下一步指令。

約莫一刻鐘的時間過去後,顏卿緩緩落下一顆棋子,而後高挺的鼻梁下嘴唇微張。

“賞花宴,或許是我們動手的好時機。”

“公子,公主府有重兵把守,我們的人未必能夠進得去。”

紅袖早已考慮過,所以謹慎提醒。

“不需要我們的人來動手,二皇子自然會有法子。”顏卿落下的幾顆棋子已經是九死一生,但他卻滿臉的不在乎。

“難道公子不打算出手嗎?”

紅袖不太懂自家公子的意思了。

公子和二皇子關係匪淺,一直以來,公子賺的銀兩有七成都交給了二皇子作為他用。

身為皇子,即便是皇後所出,也未必能夠順利得到太子之位。

他需要得到百官的認可和支援,一物換一物,他們支援他,他就得花銀子。

疏通、買官賣官,這些都需要銀子才能辦事兒。

皇子的年俸並不足以支撐這些花銷,多虧有公子在暗中幫襯。

如今二皇子最需要的,就是手握兵權之戰王殿下的支援。

戰王因為生母的緣故冇有資格競爭太子之位,但是又深得皇上信任,北燕的兵權三分之二都被戰王所控。

因此,若是有戰王支援,二皇子奪儲將會事半功倍。

更彆說如今戰王殿下娶了沐芷兮,那邊間接擁有了丞相府和安遠侯府的部分勢力。

但是考慮到戰王殿下向來不屑於與人結黨,他們在此事上得花點心思。

他幾乎冇有軟肋,但現在,沐芷兮算一個。

通過沐芷兮,他們就能夠牽製那個男人。

這些道理,以紅袖的聰明都能懂。

但她不太明白的是,公子對二皇子的態度似乎有些若即若離的感覺。

尤其是現在這漠不關心的樣子,不得不讓人多想。

想當年,公子和二皇子常常把酒言歡,秉燭夜談更是常有的事兒。

可現在二皇子來見公子的次數少了,估計公子是覺得寂寞了吧。

“紅袖。”顏卿忽然出聲輕喚,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奴婢在。”

“收拾收拾,我近日打算出趟城。”

紅袖很是關切地詢問:“公子又要出城嗎?不知這次需要多久才能回來?”

“至少得要幾個月,這裡的事兒就全權交由你來打理。”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吝嗇得冇有看紅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