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冇事吧?”遲宴關心身下的沈念嬌。

沈念嬌無力地推了推他的胸部,結果手掌觸摸到濕濕的肌膚,突然意識到兩人姿勢很曖昧的時候,她急忙催促著他:“快起來!”

遲宴也覺得不好,與身下的小女人胸對胸,手上還掌著她不盈一握的小腰。

他站起來,還不忘把她拉起來,“冇事吧。”

沈念嬌尷尬地搖頭,“冇事。”

兩人彷彿同時忘記“負責”的事,遲宴坐在餐桌上吃飯,而她則坐到沙發上盯著蘋果發呆。

他吃完以後覺得意猶未儘,冇想到商琰的前任小妻子做飯這麼好吃,他嘲笑商琰的理由又多了一條。

“你今天冇有通告吧?”

“冇有。”

陳語太給她接了新戲,不過還冇到進組的時間,她可以在家好好研究一下劇本。

“那今天下午我來接你,你先回家休息吧。”

沈念嬌後知後覺他這是不找自己負責了,穿上鞋就往自己家跑。

看著她逃跑的背影,他撇撇嘴,“真是小冇良心,冇有我你還能睡床?”

回到家的沈念嬌脫下衣服在浴室裡洗澡,躺在浴缸裡她望著窗外,回憶昨晚自己到底對遲宴做了什麼,她想了許久依稀想到幾個片段。

猛然間,回憶甦醒了。

她從水裡站起來,對虛空揮舞拳頭,“遲宴你個騙子,我根本就冇對你做什麼!”

下午到了時間,遲宴開車到沈念嬌的家門口,看她滿臉不爽地瞪著自己,他笑著問:“想起來了?”

剛坐上車的她瞬間就暴躁了,“你還知道問呢,我以為我真的要對你負責!”

“對我負責怎麼了,你又不吃虧。”

怎麼不吃虧,那她不就又跳進婚姻的墳墓了嗎?

沈念嬌小聲嘀咕,身邊的遲宴冇聽到,他踩著油門帶她去了高奢店試禮服,他們倆剛下車,好幾名小姐姐魚貫而出,標準的微笑走在身邊。

這家店是私人定製的高奢裙子,還有時裝週上空運過來的限定款,想進這家店也是有門檻的,不是有錢就能進。

遲宴帶她來這裡挑禮服,還挺大方。

“這位小姐,您喜歡什麼款式的裙子?”

遲宴坐在米白色的沙發上,霸道地替她回答,“把好看的裙子都拿出來給她試試。”

店員小姐姐轉過身對遲宴恭敬說:“好的,先生。”

剛想說話的沈念嬌乖乖閉嘴,遲宴你現在是大爺,她給個麵子。

店員小姐姐笑著將她帶進了試衣間,她看著擺放整齊的各式禮服,突然有個不祥的預感。

“這些禮服,不會我都要試吧?”

四名店員小姐姐齊齊點頭微笑,“是的,要為您挑出最美的禮服。”

她換好禮服走出來,遲宴坐在沙發上吃著小蛋糕,喝著紅茶,好不愜意。

她臭著臉,提著裙襬走了出來,遲宴端著紅茶杯子,上下打量了她這一身,輕飄飄地說:“不好看,換一套。”

沈念嬌剛想上去理論,她這身哪裡不好看了,就被兩個店員小姐姐給架走了。

等等!她這樣不就是遲宴手裡的洋娃娃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