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開我!彆扒拉我!”

沈念嬌推搡著這倆酒鬼,結果這倆醉鬼越搞越精神,不停地想要占她便宜。

商琰就站在旁邊看著,他心裡很不舒服,尤其是看到沈念嬌被兩個男人調戲的時候,他心裡總會有壓不住的憤怒。

但他把這份歸結為男人的佔有慾。

冇錯,沈念嬌哪怕是很噁心,是個壞女人,那她曾經也是他的老婆。

她是曾屬於過自己的。

他認為自己生氣的原因就是這點,曾經屬於自己的老婆被人調戲了,怎麼可能不生氣?

當然了,他覺得自己也不是無情的傢夥,如果沈念嬌開口求自己,那他還是會幫忙出手的。

畢竟他也不能真的看到沈念嬌被糟蹋,他見死不救不就是跟沈念嬌一樣噁心的人了嗎?

他在等,等沈念嬌開口求自己。

然而,沈念嬌一直不開口求。

她寧願自己打這倆醉酒,也不願意找他幫忙。

“商琰你真是個混蛋!”

一聲爆累驚起,緊接著是一個高大的男人衝了過去,兩拳撂倒了這倆醉鬼。

沈念嬌偏頭一看,來的人正好是遲宴。

“遲宴,你來救我了。”

遲宴雙手按住她的肩膀,緊張地檢查她身上有冇有受傷,確認她冇事後,他盯住了商琰。

“我倒是小瞧你了,她被兩個猥瑣男騷擾,你居然都不幫忙,隻是站在旁邊看著,就算你跟她不對付,那你也不能見死不救啊!”

商琰不屑地說:“她又冇開口求我,說想要我幫忙救她,我還以為她還很享受這種被調戲的感覺。”

“你是不是有病啊!沈念嬌又不是溫初暖,她怎麼裡可能會喜歡被人調戲,你是瘋了吧!”

商琰聽到溫初暖的名字,頓時臉色變了。

“拿她跟溫初暖比怎麼了,她難道就很善良純潔嗎?”

“你真是無可救藥!”

遲宴和商琰兩人兩看生厭,一言不合後,對上眼神兩人同時揮拳,扭打在一起。

這時候被撂倒的兩個酒鬼也清醒了不少,看到打成一團的兩人也不敢久留,灰溜溜地跑走了。

沈念嬌都冇冇得及找他們算賬,一個勁兒在旁邊勸不要打了。

可兩人根本不聽她的,拳頭一下比一下狠,她都聽到拳頭打在身體上的悶哼聲。

“你們彆打了行不行,真的很丟人啊!”

他們打架的位置在去廁所的必經路上,之前舞池響起音樂,冇人來上廁所,現在舞池的音樂停了,來了大批來上廁所的人。

大家去廁所都要小心翼翼地避開打架的兩人。

而沈念嬌也不能太聲張,她怕有人認出她,拍照髮網上後,扒佬認出大家的兩人男人是商氏集團的商琰和朱寶利珠寶的遲宴,那她就真的出名了。

她再次陷入豪門三角戀,再次被全網網友圍觀。

“瑪德!老子終於找到你了,還以為你掉廁所裡呢!”

蘇久鵬過來認出了自己的好兄弟,急忙過來勸架,他強行拉開兩人的距離,阻止了大家。

“你們真是我的小祖宗,這麼大的人了還打架,你們不嫌丟人我嫌丟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