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念嬌雙手撐著桌子,整個人陷入了迷惘狀態。

她跟商琰已經冇有關係了,他是死是活都是他的事。

再說為了拯救他而犧牲自己的戲碼應該落在溫初暖的頭上,而不是她。

為什麼明成冶要讓她選擇救不救呢?

明明她跟商琰離婚了啊!

明成冶見她猶豫不決,於是朝自己的手下遞去一個眼神,手下心領神會,拿出手機悄悄發著什麼,很快視頻裡,拿鞭子的人走到那昏迷的男人麵前,猛烈地朝他揮了三鞭子。

男人慘叫一聲,然後就冇聲兒了,隻有新出現的三條血口,告訴沈念嬌這不是在開玩笑。

商琰的命就握在她的手上。

“住手!彆打了!”

沈念嬌抓住明成冶的手臂,說道:“彆打他了,再打他就要死了,你也不想揹負一條人命吧!”

明成冶心情不錯地捏起她的下巴,認真欣賞著她的美貌。

果然她很美,尤其是這雙眼睛,水靈靈的,像林間迷失自我的小鹿,澄澈中帶著迷茫。

“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我身上揹負了一條命?”

他雙指緩緩用力,欣賞著她因為疼痛而扭曲的臉,他露出陰森的笑容,“況且商琰要死了,也是被你害死的,是你不願意救他他才死的。”

沈念嬌哪裡見過這種架勢,當即嚇得不敢說話。

明成冶對她害怕的表情很滿意,鬆開手,說:“給你三秒鐘選擇,他的命就掌握在你的手上。”

沈念嬌知道明成冶不會放過她,她換換看向了那把匕首,最後拿起來抵在臉上。

“隻要我劃一道口子,你就願意放了商琰是不是?”

明成冶見她的表情堅定,眼中閃過一絲意外,問道:“你想好了?你願意拿你的前途去救商琰的命?他並不愛你,甚至隨時能拋棄你,你救他不值得。”

沈念嬌說:“我做不到見死不救。”

說完,她心一橫,尖利的刀刃朝自己的臉劃去,明成冶眼疾手快,製止了她的行為。

她瞪圓了雙眼,驚恐未定。

明成冶盯著她,“你對商琰心裡還有愛情?”

“不是愛情,是我心太軟。”

沈念嬌渾身都被汗液澆濕了,她大口呼吸著,顯然還冇緩過來。

“不用了,你的表現令我很滿意。”

明成冶雙眼眯起,臉上不再出現變態的笑容,而是欣賞的目光。

“好好休息,沈小姐。”

沈念嬌看到明成冶帶著手下離開了,電視螢幕也黑了下去,剛纔的一切彷彿都是夢。

她踉踉蹌蹌地走近洗手間,盯著鏡子裡的自己,臉上冇有刀口,更冇有破相。

她忍不住撫上臉蛋,慶幸災難冇有降臨到她的頭上。

“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不會選擇救他了。”

勇氣隻能用在第一次,那無畏的救人精神,她以後都不敢再這樣了。

她擰開水龍頭,不停將水潑在臉上,試圖讓自己冷靜。

“冇事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商琰不會死了,我隻要再找機會求救就行了。”

沈念嬌按住發抖的手,強迫自己往好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