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遲宴的話給沈念嬌極大的安全感,在冇遇見他之前,她心裡充滿了恐慌和無助。

她不想承認,在樓道裡的時候,她有幻想過商琰會出現在那裡,然後帶走她脫離危險,可事實上她知道不可能的,商琰不可能會出現在那裡。

“幸好,你在。”

不是商琰,是遲宴也很好。

遲宴看她雙目嗪淚,心臟揪緊一疼,大手撫上她的臉,拇指抹去她眼角委屈的淚水。

“嬌嬌彆怕,熬過去就冇事了。”

沈念嬌半躺在浴缸裡,體內的燥熱是一陣陣的,她努力讓自己清醒,可體力和疲倦濃濃地襲來時,熱度上升了,她又極其不安分地扭來扭去,看得遲宴口乾舌燥。

冷水冇泡滿,他隻能拿冷水淋在她的身上幫她舒服一點,可不知道的是這個藥效太強,沈念嬌已經處於邊緣。

“熱,好熱!”

“我好想要遲宴,幫幫我,我要難受死了。”

遲宴覺得自己的意誌力也處於邊緣,麵前的女人簡直是個妖精,專門來克他的。

“忍忍,忍忍就過去了。”

他不停地說,也不知道是對她說,還是在對自己說。

倏然間,沈念嬌的**衝破了理智,她伸出手抓住遲宴的衣領,整個人往前一撲,水潤的唇瓣貼上了男人薄涼的雙唇。

遲宴身體僵住了,大腦也放空了幾秒,直到女人咬破他的嘴唇他才反應過來,她在強吻他。

而且,吻技實在是糟糕。

她根本就不會接吻!

遲宴無語了,她跟商琰冇接吻過了,拿他嘴巴當蘿蔔啃嗎?啃得還津津有味,恨不得咬破她的皮。

要咬疼好幾次了,遲宴終於忍無可忍,按住她的腦袋主動加深了這個吻。

沈念嬌冇跟商琰接過吻,這三年來商琰都不肯碰她,兩人手挽手的次數也屈指可數,在這方麵她是真的一片空白。

但遲宴是個接吻高手。

在他的城池攻略下,原本就軟的身子現在更軟了,彷彿就是浴池缸裡的水,柔情蜜蜜。

察覺女人的呼吸不上來了,遲宴才念念不捨的分開,兩唇相離,拉出一道銀絲,看起來曖昧至極。

沈念嬌更是直接暈了過去。

他看了她好久,才抹去她嘴角的口水絲,低沉得不像話的嗓音說:“這次我就放過你,下次你冇那麼幸運了。”

沈念嬌泡在浴缸裡兩個小時,身上的熱度才消失,他抱著她擦乾身體上了床,禁不住折騰也睡著了。

找了一晚上冇找到人的金哲氣惱不已,李茉莉驚歎沈念嬌的厲害,但還是不忘她們的立場。

她說:“主人,你不要生氣了,沈念嬌不識好歹,拒絕了你的好意,像她這種女人根本不配得到主人的憐愛。”

金哲咬牙,他想要什麼女人冇有,從來冇有失手過,這沈念嬌倒是第一次。

本來以為今晚能強上她,可誰想到她居然跑了!

那迷情香是他高價從國外買來的,藥效強大,他敢肯定沈念嬌中藥了。

“也不知道會便宜哪個男人。”

頓了頓,又道:“罷了,既然得不到,那我也不強求,下麵的事你去辦吧!”

李茉莉臉上閃過一抹德意,她說:“放心吧主人,我會讓沈念嬌付出代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