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自站了許久,葉星辰收拾好情緒後,才抬腳往外走。

宅院裡都是些富家子弟和千金小姐,穿著華麗的禮服,手捧香檳,侃侃而談。

她拿起桌上的酒,一飲而儘,杯子剛放下,身邊就站了幾個女人。

幾人都化著精緻的妝容,舉止間儘顯貴氣,身上是價值不菲的禮裙,頸間腕上帶了些珠寶,鑽石折射出的光芒映照在她眼底。

葉星辰夾在幾人中間,指尖輕敲桌麵,靜靜等著她們說話。

見她神色如常,為首的女人等不及了,推了一杯香檳過去,遞到她麵前。

“葉星辰,認識我嗎?”

葉星辰抬眼,憑著印象回憶她的名字,幾秒後說:“林依。”

林依的烈焰紅唇一張一合,“原來你認識我,我還以為你這個鄉巴佬不認識呢。今天的宴會規格這麼高,我是作為林家千金,受邀而來的,那你呢,你是哪個身份?”

葉星辰抿緊唇角,林依的話叫她無法辯駁,因為她今天是帶著保鏢破門而入,冇有任何人要請她來。

見她不說話,林依旁邊的小跟班也站不住了,掐著腰冷冷地說:“就她?一個卑微低賤的女人,冇名冇分的,誰會邀請她來呀?連邀請函都冇有,不知道怎麼進來的呢?”

“哎呀,怎麼能這麼說呢。”

林依淺笑著拍拍身旁女生的手臂,“這麼說該傷她的自尊心了。”

“這樣,葉星辰,今天你把這杯酒喝了,我就不喊保安把你趕出去,不然......”林依勾唇一笑,極為不耐地用手指點了點那杯酒,“你就得狼狽至極地被抬出去了。”

“林依。”葉星辰對上林依挑釁的目光,毫不怯場,“你覺得我怕嗎?”

她指了指門口站著的幾個黑衣人,“那是我的保鏢。”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那裡幾個黑衣人個個都身強體壯,高大威猛,看起來並不好惹。

林依腿一軟,卻仍不肯認輸,梗著脖子說:“雇幾個演員就想嚇唬我......”

“隨你怎麼說。”

葉星辰並不想和她一般見識,抬腳準備離開,卻被林依的小跟班抬手攔住。

“這麼著急走乾嘛?難不成心虛了?”小跟班眼裡閃著狡黠,“慕黎川都不帶你來參加,根本就是不想承認你的身份,你還怎麼恬不知恥的跟來,臉皮也可真是夠厚的呀。”

葉星辰壓下心裡的怒氣,漫不經心地掃她一眼,表現得極為輕鬆,淺淺一笑,“你是?”

小跟班聳聳肩,提高嗓門來了個自我介紹。

“哦,不認識。”葉星辰冷淡的丟下一句,“你還不配指責我。”

說完,她從幾人的包圍圈中離開,換到另一個桌子上。

身後都是此起彼伏的議論聲。

“慕黎川到底看上她什麼了呀,居然娶了她。”

“這顯然就是葉星辰給他灌了什麼**湯,不然慕黎川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會不顧這麼多人反對娶她。”

“也是,不過我看啊,慕黎川肯定已經對她厭倦了,宴會都冇帶她來。”

“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好意思自己跟過來的,臉皮真厚。”

奚落聲,聲聲不息,葉星辰垂著頭,努力不讓自己去在意周圍的聲音。

可那些質疑滔滔不絕地湧進她耳朵裡,儘管她裝作不在意,可心裡還是泛著酸楚。

慕黎川他到底有冇有把她當做自己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