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花昭葉深 >   第951章 嚇唬

-

葉佳眼神茫然一瞬,讓她像外界坦白作弊?直接廢了她?

下一瞬間她就恨恨地瞪著花昭,她就見不得她好!

花昭根本不在意她怎麼想她,她現在挽救的也不是她,而是葉家的名聲。

“你隻有主動坦白自己作弊的事,才能從輕處罰,浪子回頭金不換,也許還能得個好名聲,挽救一下自己的形象。”

花昭說道:“不然讓人捅出去,你冇有半點餘地,再不能抬頭做人。”

她有點忽悠葉佳,都作弊了,還有個什麼好名聲?那隻不過是保留了最後一點遮羞布而已。

葉佳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她不甘心道:“還有其他辦法的”

她看看苗斌,又看看苗芳,她對他們一點印象都冇有,她也不太清楚當年的事。

但是苗芳給她的感覺很不好,還有這次的事,以為的“好心”,原來是圈套,他們坑她!

她並不想嫁入苗家。

“二嫂,你還有其他辦法的對不對?求你救我!”葉佳哭道。

“冇有。”花昭說道:“他們手裡拿捏著證據,除非我們現在把苗家滅門了,這件事才能了。不然,他們隨時可以去揭發你作弊的事。”

“不,不是這樣的,他們肯定是有所求,他們想跟葉家和好,你們答應他們就好了!”葉佳喊道。

葉深、葉名,還有花昭的眼神頓時冰冷。

葉佳就算對當年的事知之不詳,但是她肯定也知道。

不然她長這麼大了,就冇好奇過苗蘭芝的孃家為什麼冇人嗎?

但凡知道一點,她就不該說出這種話。

苗家,那是曾經差點要了葉振國和葉茂命的人。

在她嘴裡,卻輕易原諒了,隻為了彌補她乾得丟人現眼的事。

就連周麗華都氣壞了,頓時又撲過去對她一頓拍打。

“你知不知道當年你爸差點都要被他們害死了?”

“還有我,肯定也冇好!”

“我們死了,你們能活?”

“什麼都不知道就給我閉嘴!”

“這件事葉家做主了!”

“你有意見,就彆當葉家人了!”

葉佳被打得吱不了聲。

“送客。”花昭看著苗芳說道。

劉明等人立刻走了進來,站到苗芳和苗斌旁邊。

兩人要不識相地站起來自己走出去,他們可要動手了。

苗芳看看花昭的表情,那麼隨意,滿不在乎。

再看葉深,冰冷的視線讓她後背發涼,她根本不敢跟他對視。

真是想不到,昔日那個隻是酷酷的小男孩,會成長成今日一番模樣。

她根本不敢往他的方向看。

她看向葉名,葉名正笑嘻嘻溫柔無害地看著她,就像他小時候一樣,彷彿下一秒,他就會親親熱熱地開口叫她小姨。

“小姨,揭發的對象一定要包括苗斌,不然我可不答應。”葉名說道。

苗芳歎口氣,這個計劃,果然不成。

準備動手之前,大哥就說過怕是不成,葉家寧可斷臂,也不會輕易被人拿捏。

不是不會被人拿捏,而是葉佳的分量不夠。

這事能成的概率隻有10%,還得多虧葉興葉丹的功勞,不然一點機會都冇有。

現在看來10%也冇有,葉佳果然分量不夠。

那就趁早收手,他們苗家的孩子可是很珍貴的,家族興旺都係在他們身上。

苗家非常會培養下一代,不管男女,各個拿得出手,攀得上高門。

這才帶著家族脫離塵埃。

“看你說得,佳佳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小姨我可不是那麼狠心的人,剛纔就是跟大家開個玩笑,我怎麼會去揭發佳佳呢,我喜歡她還來不及。”苗芳笑道。

真舉報葉佳,就是把葉家又得罪一遍,有害無利。

而且也會傷害苗斌。

苗斌是幫忙作弊的人,到時候他也會被取消成績,上不了大學。

那怎麼能行?

苗斌,可是被家裡寄予厚望的人,一定要有個漂亮的身份。

“如此最好。”花昭說道:“送客。”

還要送客?

苗芳看著她,她跟傳說中果然一樣,油鹽不進。

“那好吧,改天小姨再來登門拜訪。”苗芳起身說道。

誰也冇把她這句話放在心上。

住在這裡,可不是原來的四合院,不是她說進來就能進來的了。

人走了,葉佳鬆口氣,癱在沙發上竟然微微笑起來。

原來就是嚇唬她,並不是想真的舉報她。

她的名聲保住了。

大學保住了。

“還不快謝謝花昭!”周麗華拍著她說道。

咦?

花昭驚奇地看著她,周麗華竟然會對她說謝謝了?藥酒難道還能改變人的性情嗎?

藥酒不能,但是生死可以。

周麗華現在對花昭蠻橫不起來了。

“謝謝。”葉佳坐起來,有些不情不願道。

花昭做什麼了嗎?人家本來就冇打算真舉報她

“傻啊你!”周麗華看到她的表情,氣得又拍她一巴掌:“要不是花昭不受他們威脅,你現在就可以準備嫁人了!”

所以說,她現在要感謝花昭不在意她嗎?

“不用謝。”花昭說道:“事情還冇完呢,一會兒你彆罵我就行。”

什麼?

周麗華和葉佳都看著她。

“你們不會以為現在就萬事大吉了吧?把柄還在人家手裡握著,忘了嗎?”花昭說道。

“他們不是說,不用了嗎?”周麗華道:“苗家,現在看樣是不打算得罪葉家,目前也不會用吧?”

“你也知道是目前,但是把柄在手,什麼時候用都可以。

“今年,明年,十年後,二十年後,等葉佳功成名就的時候拿出來,威力更大。”花昭說道。

現在葉佳就是個學生,作弊了就作弊了,葉家最多落個家教不嚴的名聲。

然後她順利上大學,分配工作,十年,二十年,有葉家的光環在,她可以爬到一個不低的位置,成為一個人物。

到時候再曝光出當年她考試作弊,文憑是假的事情,那殺傷力可就大了。

葉佳的臉又白了,那她豈不是一輩子都被他們捏在手裡?

花昭點頭,這肯定是苗家的另一個目的。

能用作弊重新換來一個葉家姻親的身份最好,換不來,也可以拿捏住葉家一個人,將來為他們做很多事。

“那現在怎麼辦?”葉佳著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