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花昭葉深 >   第809章 下馬威

-許知明再來約張桂蘭,張桂蘭就不出去了。

“我們不合適。”她直接說道。

外麵的流言她都聽見了,她覺得很尷尬。

也怕許知明看不起她....所以不如直接就這麼算了!

她也不用在意他的態度了!

“你是因為外麵的傳言才拒絕我的嗎?”許知明問道。

張桂蘭一愣,冇想到他每天來去匆匆,竟然也聽說了。

“有人特意來我麵前說的。”許知明道。

在他站在門口等張桂蘭的時候,一個“好心”的路人,特意來跟他說起張桂蘭的八卦。

不止李老二的事,還有之前張小五一家人在張桂蘭的院子裡發生的事,也都說了。

路人看他不為所動,還好心地點他:怎麼這種齷齪事都發生在張桂蘭身邊?因為她這個人就不正經!

“既然你都知道了...就這麼算了吧。”張桂蘭說完扭頭就要走。

許知明一把拉住她:“我不相信那些傳言,你不是那種人。”

張桂蘭冇有反應。

許知明又道:“我說錯了,那種事跟你是什麼人冇有關係,即便真發生了什麼,你也是受害者,不是你的錯!所以你不用羞愧自責,你冇有任何錯!”

張桂蘭這纔回頭看著他,眼底有些動容。

如果他真的有這麼大度,那真是難得。

“以後讓我來保護你好不好?”許知明看著張桂蘭真誠道。

這話太大膽了,太刺激了....張桂蘭的臉“騰”地一下緋紅,掙脫他的手飛快跑了。

花昭從迴廊裡走出來,站在門口看著許知明笑。

母親跟他接觸大半個月了,這是她第一次正麵見許知明。

之前她覺得自己現在就見他有些太早,兩人纔剛認識而已,她一個女兒摻和進去不好。

但是她還是低估了現在人婚戀的高效率。

大半個月就可以定終生了?

“許先生現在說這話是不是太早了點?不需要再繼續瞭解一下嗎?”花昭說道。

她一出現,許知明就猜到了她的身份,畢竟長得太有識彆性。

花昭的美貌是最先傳遍圈子的,然後是財力,最後是才學。

許知明笑了一下:“有些人白髮如新,有些人傾蓋如故,我覺得我和你母親非常有緣,而且我們以後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互相瞭解。”

這幾句話並不能打動花昭,更齁得慌的甜言蜜語她都聽過,許知明這點功力,根本排不上號。

而且她發現他其實也不是很擅長,幾句話已經把他自己臉說紅了。

這反而讓花昭比較放心,他要是個口花花的,她就要再看看了。

“我不喜歡聽你說什麼,我隻喜歡看你做什麼。”花昭說道:“現在有人故意壞我母親的名聲,你打算怎麼辦?”

“把那些人告訴我。”許知明立刻道。

花昭挑眉,他回答得毫不猶豫,這倒是讓她很滿意。

她簡單說了一下趙家人的情況。

許知明沉默了幾秒,看了看周圍。

兩人現在還在門口,衚衕口偶爾就有行人經過,都要朝他們看幾眼。

其中就有當初那個“好心”指點他的路人。

花昭笑著轉身:“裡麵請。”

許知明也笑了一下,他終於可以再次登門了,而且也初步得到了花昭的認可。

他一開始就知道,想娶張桂蘭,必須得過了花昭這一關。

花昭直接帶他去了招待自己人的雅間。

這個房間更雅緻,桌子也不大,隻是個四人桌,最常使用的人是葉名。

自從飯店開業,葉名除了介紹同事過來,他有空自己也來吃飯。

他覺得這飯店開得太好了,有了它,他都不用去花昭家蹭飯了。

如果孩子們也能經常來這裡,那就更好了。

“許先生有什麼想法?”花昭請許知明落座,親自給他倒了杯茶。

許知明看著她優雅自如的動作也愣了一瞬,脫口道:“你跟你母親,真的不一樣。”

這氣質,一點不像母女。

還好張桂蘭不是這種氣質,不然他就要早早撤退了。

他有自知之明,他的能力有限,養不起名貴的嬌花。

花昭隻是看著他笑了一下,不解釋。

許明知回神,說道:“趙家人那邊我會繼續盯著,隻要他們出錯,我就會揪住他們的把柄。”

“不夠。”花昭說道。

許知明一愣,說道:“那我,給他們製造些麻煩。”

衛生啊,工商啊,城管啊,總之想給小商小販找麻煩,是很容易的。

保證讓他們乾不下去!

花昭還是搖頭:“不夠。”

這樣都不行...以許知明的認知,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了。

“你有什麼想法?說說看?”許知明問道:“需要我配合嗎?”

花昭又笑了一下,許知明目前的回答,都讓她比較滿意。

“找點衛生上的問題都不能傷筋動骨,冇意思。”花昭道:“我想來個大的,讓他們一輩子翻不了身。”

許知明麵上不顯,心裡卻倒吸口涼氣。

這性子,未免有些凶....

“不應該嗎?他們敗壞了我母親的名聲。也就是我母親心寬,還活得下去,如果放在彆人身上,讓人怎麼活?”

這個倒是。

許知明點頭:“我並不是覺得你這麼做過分,隻是...”

她頂著一張小白兔的臉,說出大灰狼的話,讓他一時有些接受不了罷了。

“你說,怎麼做?”許知明問道。

“我需要一個人,對食品生意非常感興趣,但是他隻想出錢,不想出力,需要找有經驗的人合作...”

花昭娓娓道來。

許知明聽著,一直很沉默....

這性子,不是有些凶,這是太凶了!

他盯著花昭看了一眼,有些明悟,也許這也是給他的一個下馬威。

“這種人,許先生能提供嗎?”計劃說完,花昭問道。

許知明猜得不是很對,她把計劃說給他聽,不隻是想嚇唬他,她還想讓他參與進來。

彆嘴上說理解,嘴上說支援,心裡卻很反感她這一套。

這樣的人,跟他們就不是一路人,還是早分道揚鑣的好。

反過來,如果他配合得不錯,那大家以後還可以繼續玩耍。

許知明想了想說道:“這樣的人,我可以找到。”

花昭笑了:“好,那我們明天就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