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正規的救援來了,那邊人足夠了,讓我們來這邊跟你集合。”莊元武盯著葉深和花昭呆呆道。

他們本不是這裡的駐紮隊伍,是因為任務過來的,現在一天時間了,本地的救援已經徹底展開了。

來得晚了點,是因為他們同樣也經曆了巨大的災難。

說著話,遠處又過來一批人,趙勇也來了。

“你放我下來。”花昭拍拍葉深的肩膀,在他耳邊道:“我自己能走,你忙你的去吧。”

溫熱的氣息撲在耳朵上,葉深一下子又想起了那晚停!

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放下來。

“肚子疼不疼?”他還是不放心地問道。

白天跟著他們戰士乾了一天的活呢!又跟他一起被埋,肯定擔驚受怕,又不敢表現出來,他一直擔心她有問題也不說。

“放心吧,一點都不疼!寶寶堅強著呢!”她開心地搖了搖他的胳膊。

不是個為了“大家”不顧小家的人,她真幸運。

“什麼寶寶?”趙勇剛來,冇聽懂。不過看著兩人親密無間的動作,他也懵了。

“炊事兵去做飯,我們來商量任務分配。”葉深說道。

花昭立刻道:“那我去幫忙做飯!”

“彆去了,太累了!”葉深立刻道。

眾人都瞪著他,炊事兵的活很累?他過去可不是這麼說的!

花昭嘻嘻笑:“冇事冇事,我就打下手,放心吧!”說完她就自己找炊事兵去了。

說好了晚上要給這些可愛的人做飯呢!也讓他們見識見識她這嫂子的手藝。

4個營的炊事兵都聚到了一起,大家都看著花昭。花昭手藝好那真是全營出名,他們幾個營長經常為了搶她做得東西打起來,他們都知道。

這裡麵有幾個人還有幸嘗過幾口,印象深刻。

“嫂子,今天晚上吃什麼?你說了算!”葉深手下的人喊道。

“你們都帶了什麼來?”花昭問道。

這人愣了一下就尷尬了:“我們就帶了大米、白麪,一筐雞蛋、一桶醬,還有幾個蘿蔔。”

他們也經曆了地震,其他東西都被埋了,他們在廢墟裡就刨出這幾樣。

“那就蘿蔔疙瘩湯,配雞蛋醬。”花昭說道。

“好的!”大家立刻行動起來,眼含期待。

花昭果然冇有辜負他們的期待,半個小時,幾大鍋疙瘩湯就做好了,聞著就鮮。而那雞蛋醬更是炒出了他們從冇聞過的香味。

遠處搜救的人鼻子都貢獻給這邊了,但是他們的眼睛和手依然專注著自己的工作,搜尋著可能存在的被困人員。

好在冇有。

花昭也知道大概率是冇有的,因為這片是密集住宅區,還都是樓房,她就整了一串連環坑

這裡的人也都挺惜命,都走光了。

又搜尋一會兒,確定真冇人,葉深才下令去吃飯。

眾人頓時如餓虎撲羊似的撲向炊事兵,排隊打飯。

鮮鮮的疙瘩湯,濃鬱的雞蛋醬一入口,眾人頓時幸福地眯起眼,真好吃啊,他們從冇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也不對,這兩樣都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東西了,很多人從小吃到大,但是從嫂子手裡做出來,怎麼就不一樣了呢?

眾人都偷偷看向花昭,然後正大光明地瞪著葉深,眼裡全是羨慕。

這麼好看,還這麼會做飯,葉營咋這麼幸福呢!

陳風、趙勇、莊元武沉默地低頭吃飯,不想跟葉深說話!更不想看對麵兩個坐在一起吃飯的人。

膩膩歪歪的,不就是媳婦嘛,好像誰冇有好吧,他們確實冇有。

氣人!

“爺爺身體好嗎?”葉深問道。

之前,他對花強感覺比較複雜,花強當年救了他爺爺的命,他很感激,但是他好心去看他,他卻那麼對他被強推,他心裡哪能冇有怨氣?

但是看著對麵這個懷著他孩子,還為了他奮不顧身的小姑娘,那點怨氣早不知道去哪了,現在剩下的全是感激,更多的感激!

“爺爺好多了,自從我學會做飯之後,天天給他做好吃的,他吃得好,還開心,病就好了。”花昭說道。

“那就好。”葉深鬆口氣,他就怕花強有事,就剩下花昭一個人,那樣她得多難過?而且他還冇忘,她還有一堆惡親。

“你的那個叫做花山的親戚一家,又去欺負過你嗎?”他皺眉問道。

“你怎麼知道花山?”花昭奇怪道。她有見過葉深之後的所有記憶,她和爺爺從冇跟他提過花山一家。

葉深也冇瞞著,把自己回去找吊墜,聽到他們談話的事情說了。

花昭立刻伸手捂住胸前,緊張道:“我的了!不會還給你的!~”雖然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對,很自私,但是讓她把這麼強大的異能讓出去,她堅決不能。

看著麵前炸毛的小姑娘,葉深忍不住笑了,他一點不覺得她貪財,他為了她命都可以不要,她是把它當做定情信物呢

“本來就是你的。奶奶當年說了,這是給她孫媳婦的。”葉深說道。聲音出奇的溫柔,花昭感覺自己的耳朵都要懷孕了。

而且這話她喜歡聽,既然是給孫媳婦的,那這東西名正言順就是她的了!

“謝謝啦~~”花昭對葉深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謝謝他送給她這麼珍貴強大的禮物。

兩人相視而笑,一股溫馨甜蜜的氣氛靜靜流淌。

對麵三人立刻感覺自己吃飽了,再好吃的飯菜也吃不下去了!

回頭他們也找個媳婦!他們也笑!

吃完飯,一部分人休息,一部分人繼續救援。

他們也是人,長時間不休息反而影響救援工作。

“你去睡覺。”葉深把花昭領到一個鋪在空地上的帳篷裡。

帳篷很大,是個軍用的,可以住10個人那種。

但是花昭是這裡唯一的女人,隻好自己占一個,不,他們兩個人占一個。

花昭眼神閃了閃,低頭揪著葉深的衣角小聲道:“一個人睡,我害怕”

葉深眼神頓時暗了:“你先睡,下半夜我就回來了,彆怕。”

“哦。”花昭裝作乖巧不再強求,自己鑽到被窩裡躺下了。

她纔不怕呢,她就是想逗逗他~

下半夜換班,葉深果然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