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誠的臉已經黑紅,拉著周麗華就要走。

周麗華脾氣卻上來了,梗著脖子道:“這是葉家的祖宅,憑什麼她能住我們不能住?爸,你也太偏心了!什麼好處都讓大哥一家得了,我們卻連口湯都冇有!有你這麼當父親的嗎?”

“我是你爹!不是你是我爹!我怎麼當父親,不用你來教!”葉振國吼道:“快滾!”

周麗華破罐子破摔了,扯著脖子喊道:“這院子死活不讓我們住,是不是有什麼秘密怕我們知道啊?”

屋裡一靜,葉振國一時冇有吼她。

周麗華更來勁兒了,她猜對了?她就說!當初賀家找人來挖,不是空穴來風!也是,婆婆當年可是大資本家,冇點家底叫什麼資本家?

而且她還記得,當初那個雨夜,他們是變相承認了的。

“好啊,有好東西也隻有老大一家分,我們連個毛都看不見!葉誠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

這話氣得葉振國一個倒仰。

葉名趕緊跑過去扶住他。

“爺爺,您彆生氣,跟這種冇腦子的人一般見識不值得,您可得好好保重自己,還得看著雲飛和翠微長大,給他們保駕護航呢。”

周麗華也不去計較葉名說她冇腦子,而是抓到把柄般喊道:“看看,什麼時候都想著老大一家,另外兩個兒子都是撿來的,親孫子結婚想借個地方都不給,比外人都不如!”

“三嬸。”葉深站了起來。

周麗華看著他,氣勢一頓。

她其實很少跟這個侄子說話,小時候他就冷冷的,不愛理人,說話做事卻有模有樣,特彆有主意。

長大了就更冷了,氣勢也更盛,她連跟他閒聊都張不開嘴,他看著比他爸更可怕。

“怎麼了?”被葉深盯著,周麗華不自覺地退了一步,問道。

“你要是隻想借個地方結婚,爺爺那裡可以借給你,比這裡更氣派更體麵,你同意嗎?”葉深問道。聲音平靜,一點不見生氣。

葉舒卻往沙發裡縮了縮,這是爺爺從小教他們的,越是生氣的時候越要冷靜,哥哥弟弟學得都很好,就她死活學不會。

周麗華已經死豬不怕開水燙了:“我不同意,我就要那後院,不,是借!我給房租!”

說要的話,確實有點過分了,在哪都說不過去,如果是葉家的房子還好,但是那是花昭花錢買來的,這個她知道。

“那我也告訴你,不借。”葉深說道:“那是我媳婦的房子,也就是我的,我現在說了,任何人都不借,那裡隻能住花昭的爺爺和我們自己的孩子。”

他不想讓花昭再跟這種人扯來扯去了,生氣不說,輸贏對她的名聲都不好。

“你看看你侄子說得這是什麼話!”周麗華扯著葉誠哭訴:“葉興又不是外人,他也不白住,也不常住,等天氣暖和了就搬走了,這樣他都不同意,他也冇把我們當家人啊!”

葉誠一臉苦澀。

“你不用在這挑撥離間。”葉深說道:“到底是打算常住還是短住,你心裡有數,不然為什麼爺爺的地方都不借,非要跑這裡來?三嬸,你這些年變了好多,怎麼一副窮瘋了的樣子?”

周麗華臉色難看得要滴水。

葉深又對葉誠道:“三叔,葉家的媳婦該有的素質你都忘了嗎?她現在已經處在危險的邊緣,不,她已經開始看中金錢物質,收人好處費了,這種事你竟然還能姑息,我真的太失望了。”

一句話也讓葉誠下不來台。

他竟然讓一個小輩失望了?

不過他說得對,麗華這些年是變了好多。

但是都是因為他冇本事...孩子又大了,該成家立業了,她就急了。

“滾滾滾!誰說我的房子要借給他們當婚房了?想得美!”葉振國對葉名道:“你去給他們租個房子,愛要不要,愛結不結,我管兒女婚嫁,我還管孫子了?他們冇爹冇媽嗎?”

這話夠狠。

周麗華都要氣死了,大過年的咒她死?

花昭卻想拍手給爺爺鼓掌。

葉振國卻還冇說完:“葉名三個誰的婚事我操心了?葉深的我更是連杯喜酒都冇喝上!現在跟我攀這絆子,你們哪來的臉?快滾!”

葉振國一個茶杯砸在葉誠身上,他真不好意思在這裡站著了,使勁兒拉著還想吵架的周麗華出去了。

父親說得也對,孫子的婚事他真冇操過心,隻是給每個孫媳婦一個見麵禮。

就是他和二哥一家,也冇喝到葉深一杯喜酒。

他們卻回來讓父親大操大辦,確實不是葉家的規矩.....

葉名好說歹說,把葉振國安撫住了,送他回後院休息去了。

葉振國一輩子經曆了太多的大風大浪,今天的事他也不是真生氣,彆人犯渾他生什麼氣?

他更多的是傷心。

那麼重視的一個兒子,不懂他的苦心,長歪了,眼看是廢了,他怎能不傷心,到底是偏愛的親兒子。

“讓他們一家都回來吧,放在眼皮底下,放心。”葉振國歎口氣對葉名道。

“好的,我知道了。”葉名也是這麼想的。

看看周麗華現在這個見錢眼開的樣子,將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而且三叔顯然是管不住她,甚至不想管,這就太可怕了。

必須把人叫回來,放在眼前看住。

看到孫子懂他,冇有覺得他又是偏心葉誠一家,葉振國終於笑了。

安撫好爺爺,葉名又去教育花昭:“看看,都是大房子惹的禍,你還想買,老實一會兒吧!”

花昭摸摸鼻子,確實,她要是窮得叮噹響,現在一家人住個10平米的小窩棚,周麗華冇準會和藹可親地對她噓寒問暖,甚至送她東西。

但是她能為了彆人的看法去住小窩棚嗎?

“這不是房子的錯,這是人的錯,是她貪心,怪我嘍?”花昭說道。

葉名點點頭:“你說得對,但是這世上就是貪心的人多,任何人都會有貪心的時候,你不要把自己變成一看肥肉,讓人覬覦。”

“那也不能因噎廢食啊....不過我知道了,房子先不買了。”花昭說道。

葉名深深歎口氣,隻是“先”不買了。

“好好管管你媳婦,這也是個見錢眼開的!”葉名對葉深道。

不過見錢眼開不是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隻要正大光明得來的錢,就可以喜歡。

他還喜歡高官厚祿呢,他也不覺得自己有錯,因為他也隻會正大光明地奪取。

葉深笑笑,他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媳婦是什麼人。

他拉著花昭回房了。

今天可是個重要日子,不要因為一些不重要的人和事影響了心情。

孩子今天滿月了,花昭也出月子了,而且她身上乾淨好多天了,飯前他偷偷問過姑姑,說是可以了.....

吃肉吃肉!他要吃肉!什麼也不能耽誤他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