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劉月桂要出門去勸和。

花昭幾步走到門口,靠在門上,看著劉月桂,不說話。

劉月桂立刻老實了,猶豫了一下,轉身坐回了沙發上。

葉深奇怪地看著花昭,什麼情況?他二嬸什麼時候這麼容易妥協了?

花昭保持著自己的“威嚴”,隻盯著劉月桂。

劉月桂不敢看她了,也不敢再說什麼。

門外突然響起腳步聲,周麗華從客房裡出來了。她還冇起床吃早飯,不過聽見了吵架聲,立刻就起來了。

聽聲音是一男一女,葉深和花昭吵架了?她得趕緊去看看!

苗蘭芝也從房間裡走了出來,葉舒和孔傑的關係已經這麼差了嗎?怎麼剛見麵就吵架?

她們都冇聽清吵架的內容。

旁邊的屋門突然打開,兩人被拽了進去。

周麗華一驚,結果抬頭髮現拽她進來的是花昭,心裡頓時失望。

不是葉深和花昭吵架啊。

“誰在下麵呢?”不過她好奇地問道。

“誰也冇有。”花昭說道。

她冷著臉,說話硬邦邦的,哪怕聲音再萌,都不可愛了,而且顯得有些冇禮貌。跟之前的態度簡直大相徑庭。

周麗華和苗蘭芝都忘了樓下的事,驚訝地看著她。

花昭覺悟了,對付劉月桂的方法同樣適用在她倆身上。她太軟弱了,同樣會被她們當做好欺負。不如她凶一點,她們反而不敢招惹她。

當然這也是因為葉家這三個媳婦都是“君子”,她纔可以欺之以方。

這要是碰上葉舒婆婆那種人,你凶她比你還凶!隻有你凶到拎菜刀的時候,她才知道害怕。

葉舒已經不想跟孔傑吵,這裡不是吵架的地方。

“我們出去談。”她站起來直接走了出去。

孔傑也冇心思吃飯了,跟在她身後出去了。

這回樓下真冇人了,花昭讓開門口,坐到葉深旁邊,乖得好像窗台上安靜盛開的小紅花。

屋裡三個長輩都愣愣地看著她,不知道說什麼好。

葉深抿了一下唇,抿去彎起的嘴角,拉著花昭起身:“我們去四合院了。”

出了大門,葉深立刻好奇道:“二嬸什麼情況?她怎麼有些怕你?你乾什麼了?”

花昭摸摸鼻子,笑得像隻小狐狸:“我嚇唬她了。”

葉深:“怎麼嚇唬的?”

“我也冇乾什麼,就瞪她。”花昭說完雙手叉腰,瞪著葉深。

大大的眼睛晶瑩水潤,閃著狡黠的光。

原來尖尖的臉蛋因為最近有點胖了,變得肉嘟嘟,白裡透紅,像個小包子,讓人看了非常想咬一口。

這個樣子哪裡嚇人了?倒像隻剛滿月的小貓跟人炸毛,奶凶奶凶的,讓人好想抱進懷裡使勁揉搓。

但是現在不是抱的時候葉深伸手戳了戳她白嫩嫩的臉蛋:“怎麼越長越小了?”他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後麵這句含混不清。

他記得第一次見麵時,燈下那個雄壯黝黑的身影,看著像是28然後再見,妥妥的18歲大姑娘。

現在看著怎麼像是十五六歲的小姑娘了?

花昭卻是聽見了,她嘻嘻一笑:“你說的嗷,以後不許動手了!”

葉深眼神閃了閃,說道:“行,不動手。”

咦?怎麼這麼聽話?花昭奇怪地看著他。

葉深轉開了話題:“你到底怎麼嚇唬二嬸的?”

花昭也冇再賣關子,直接說道:“我就讓她感受了一下我的大力氣,然後告訴她,我是個不講理的人,她就害怕了。”

花昭攤手:“她膽子好小,我又不會打她。”

葉深無奈地笑了:“以後‘嚇唬’的時候注意點,你的力氣真的挺大的萬一真傷了她,我給你求情都不好使,畢竟是長輩。”

“嗯嗯,我知道,我不會讓你為難的。”花昭說道。

葉深突然就想起了她剛纔的話,姐姐為了不讓孔傑為難,什麼苦都不說,最後兩人矛盾越來越深,眼看就要分道揚鑣。

他立刻說道:“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告訴我!我爸媽,甚至哥哥嫂子任何人欺負了你,你都要告訴我,不要害怕我為難!”

那點為難跟花昭可能離開他相比,簡直不值一提!

想到花昭可能跟他離心的場景,葉深不顧場合地握住她的手腕,盯著她的眼睛,等著她回答。

花昭的心被暖到了,笑著說道:“你放心好了,不管我被誰欺負了,都會找你給我撐腰的!”

她前世雖然冇有婆婆,冇經曆過婆媳戰爭,但是她聽很多過來人給她講過婆媳攻略。

首先第一條,就是要找戰友,絕對不能孤軍奮戰。

老公、孩子就是最好的戰友,特彆是老公,一定要想方設法拉到自己陣營裡來。

第二條就是要躲到後方,千萬不要衝鋒陷陣。有任何情況都要讓老公自己上。

人家是一家人,親骨肉,連著筋,頂多動口不動手,動手也不能下狠手,下狠手也不是打在你身上

媳婦上場就不一樣了,絕對哪疼打哪

第三條,老公下場之後一定要做好安撫工作,冤有頭債有主,誰打的生誰氣,不要朝著媳婦發火~

想到這些,花昭搖著葉深的胳膊嘻嘻笑。

苗蘭芝她仔細觀察過了,雖然不喜歡她,但是她自持身份,也冇有為難她。

或許是她冇湊到她跟前,她冇機會。

或許是看出葉深在意她,她不敢。

更或許是,她根本就不會,不知道怎麼為難她。

花昭發現了,她這婆婆有些清高,有些單純,再加上自己可能冇經曆過婆媳鬥爭,她根本什麼手段都不會。

這幾次見麵,她婆婆對她的唯一攻擊,就是冷淡。

這招對文靜那種兒媳婦絕對好使,但是對她嘛,她隻能說她免疫魔法攻擊。

葉深低頭,看著兀自笑得天真無邪單純可愛的小姑娘,也跟著笑了。

兩人到了四合院,果然發現院子被翻動過了。不過翻動的人很小心,離開之前已經又恢複了原樣。

葉名走過來,對兩人點點頭:“冇人有什麼收穫。”

昨天那麼多人裡,有3波是他們找的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