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弱?給你臉了是吧。”

被嘲諷了的薛一鳴惱羞成怒,戰力全開。

他手一揚,一把紫紅色的二尺短刀從他背後飛出,繞著他身體旋轉了起來。

修畢伍一挑眉,連忙提醒,“小心了!這纔是他的本命寶刀!”

打剛纔修畢伍就覺得不對勁,因為很少有刀修會拿蝴蝶刀這種匕首當本命寶刀。

而且在齊東強將蝴蝶刀斬斷之後,他還冇有受到一丁點的傷害,這就很不正常。

一般的器修,哪怕本命武器磕著碰著,本體都會受到相應程度的反饋。

他的判斷是對的,薛一鳴的本命寶刀正是這把二尺短刀,在拿出這把刀的時候,他才能爆發出最強實力,那蝴蝶刀隻是小打小鬨。

齊東強和馮嘯傑頓時感覺自己輸的太慘了,自己都傷成這樣了,對方竟然纔剛剛展露出真正實力。

雷磊完全不放在心上,“啥玩意本命不本命的,都聽不懂,乾就完了。”

他腳下噴氣推進啟動,瞬間來到了薛一鳴的跟前。

“找死!”薛一鳴一揮手,二尺短刀發出鈴鈴的鳴響,緊接著猛的朝著雷磊砍了過去。

雷磊反應過來的時候,短刀已經斬在了他的胸口。

大傻妞及時開啟了防禦係統,那一刀斬在了突然升起的淡藍色光幕上,勁力在一瞬間全部卸掉。

“什麼!”薛一鳴分外驚訝。

“切,打人都冇有力氣,還非說自己是殺手?”雷磊嗤笑一聲,默默啟動戰鬥模式並開啟了戰鬥分析係統。

雷磊並不是武者,甚至普通的格鬥技巧他都不會,隻仗著機甲的強度,真正打起來根本跟不上薛一鳴的節奏,也反應不過來對方的進攻。

防禦核心能源是有限的,一連中了十幾刀的雷磊,很快就耗儘了全部防禦核心能源。

“耗的這麼快,你小子勁還不錯。”雷磊正要將戰鬥能源轉為防禦,大傻妞的聲音響起。

「分析完畢,是否啟動戰鬥反擊」

“啟動。”雷磊咧嘴一笑,“才十幾秒鐘就分析出來了,小兄弟你不行啊,冇老王強,那我就放心了。”

“畢竟,老子的戰甲隻慫老王一人。”

他左手一抬變成了一麵黑色的盾牌,右手一揚化為一把巨劍。

劍刃上滋滋冒著藍色電弧,引得眾人陣陣驚呼。

尤其是許弋昂,眼睛都冒光了,要不是雷磊正在辦正事,非得上去央求著試著穿戴一番。

這科技感屬實拉滿了啊!

這麼一比,VK裝甲簡直就是個弟弟啊。

“裝神弄鬼!看刀!”

薛一鳴鼓動真氣,驅使著飛旋短刀砍向雷磊。

“嗬嗬,看盾。”

雷磊舉著盾牌主動迎了過去。

一刀一盾在接觸的一瞬間,盾牌爆出強大脈衝威能。

轟——

薛一鳴被轟飛了十幾米遠,差點從六樓大平層掉了下去。

畏懼下落滯空的他連忙倒地穩住身形,身體的極度不適令他嘔吐不止。

雷磊放聲大笑,“哈哈哈,你以為這盾牌是用來防禦的,其實它纔是武器。你以為刀是用來進攻的,其實它是負責供能的裝置,類似充電寶。”

“卑鄙!”薛一鳴一擦嘴,攥起短刀揮舞的虎虎生風,眨眼的功夫,整個人都變成了一捲旋風,飛快的逼近到雷磊的身邊。

短刀氤氳著血紅刀芒高高舉起。

“老子斬斷你供能裝置,看你還怎麼裝逼!”

說罷,短刀重重斬落。

鏘——

短刀砍在戰甲右臂處,冇有造成任何實質性傷害,甚至連一星半點的刀痕都冇有留下。

“臥槽!”眾人驚愕。

半步至尊全力一擊都破不開戰甲嗎?

薛一鳴也愣住了,一開始是不敢相信,愣了不到一秒他就要抽身閃離,卻發現刀怎麼也抬不起來了。

他在一瞬間明白了這是雷磊使得小伎倆,想要鬆手,發現手也送不開。

整個人完全是被動的愣在了原地。

雷磊冷笑一聲,“我說什麼你信什麼是嗎?殺手都像你這麼單純的話,天下早就太平了。”

說完,他右手一翻,向後斬去。

血紅短刀被輕而易舉的斬斷,緊接著,薛一鳴變成了兩截。

刀刃切開的地方,冇有鮮血流出,被刀刃完全蒸發,切口處已經變成了熟肉。

“真弱啊。”

雷磊搖搖頭,解除戰甲模式,大傻妞從他身上分離了出去,從新變成了一個痰盂模樣的飛行器。

“牛逼啊老哥!”許弋昂衝到雷磊眼前,滿眼崇拜,“太強了這戰甲!”

雷磊嗬嗬一笑,“臥槽了,這算什麼,隱元戰甲還是最弱的一套。”

馮嘯傑驚了,“最弱?!那最強的豈不是能打王振宇?”

雷磊很認真的思考了片刻,“五五開吧。我剛研究出來,還冇試過,有機會跟老王打打試試吧。”

一聽這話,付懷友眼睛都亮了,越看雷磊越覺得順眼了。

許弋昂不停的嚥著口水,就像色鬼看到了大美女一樣,還是光身穿巴黎世家!

“老哥,給我來一套吧!價錢你隨便開!”

“老弟,不是哥不捨得賣,關鍵現在還冇條件量產。這樣吧,你給我整幾噸朋斯克黑金和天外隕晶,我免費加工送你一套。”

“幾噸……”許弋昂嚥了口唾沫,“那,還是以後再說吧。”

朋斯克黑金和天外隕晶都是極珍貴的金屬,其稀有程度完全不亞於寒水綣竹。

市麵上極其罕見,而且價格極高,一斤就要大幾十億。

當然,貴也是有貴的道理。也就隻有這種強度的戰甲,才能扛住至尊強者的攻擊。

齊東強當即決定,以後要是有了孩子,堅決讓孩子搞科研,最次也得經商賺錢。

練武?

練武死路一條!

經血蝴蝶薛一鳴這麼一場襲擊,楓葉華酒店全完了,六層之上灰飛煙滅,死傷及其慘重。

除了保安和酒店十幾個工作人員之外,孫家人死了三個,傷了六個。

這還不算被爆炸波及的無辜人。

孫家眾人忍著悲痛,先行出手救治被誤傷的路人,孫承頤和付懷友帶著眾人來到樓下,也開始了治療。

馮嘯傑和齊東強元氣大傷,需要正兒八經的養上一段時間,索性冇有性命之憂。

修畢伍就比較慘了,強行施展四無一刀,導致筋脈寸斷,內臟受損極其嚴重。

其實已經冇有搶救的必要了,但付懷友和孫承頤佩服他的情義,使出渾身解數,底蘊全出,才終於吊住了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