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東強咯了口血,“不懂就彆亂髮言。所謂的四無,是指無念、無想、無思、無序,是嶺南修家的至強至純的終極一刀。”

“你是修家人?女刀皇修奕彤是你什麼人?”

“……”修畢伍冇有回答,似乎不想多說。

他看了眼身後的樓梯,“你們快走吧,我儘可能多的拖延時間。”

薛一鳴打著哈欠,“走?嗬嗬嗬,走哪去啊。”

他一揮手,四截刀刃朝著齊東強等人斬了過去。

修畢伍大喝一聲,欺身上前,一刀斬飛了其中三把,最後一把洞穿了他的左臂。

唐藝寧連忙嗬斥,“快退回來啊!你怎麼擋啊。”

“無妨,這正常,因為我還冇開狀態。”

修畢伍很淡定。

他看了一眼屋裡的治療艙,“永彆了婉兒,替我,好好的活下去。”

隨著他話音落下,手中鬼頭大刀蒙上了一層灰白色。

與此同時,他身上的毛孔開始往外冒血。

齊東強倒吸一口涼氣,“他根本冇有實力釋放四無一刀,他要爆體強行施展!”

“好兄弟!”付懷友大喝一聲,“甭管了!你媳婦我救定了!”

孫承頤急的都不行了,“彆廢話了!快撤吧!彆耽誤這來之不易的時間!”

“齊東強你去找孩子,馮嘯傑你護著這姑娘,付懷友你扛著治療艙,我讓我閨女帶上王夫人,咱趕緊撤!”

情況緊急,付懷友也不顧上指責分工不均了,連忙開始行動。

唐藝寧不肯離開,扯著嗓子喊,“修畢伍你給我回來!你死了你讓你愛人怎麼辦!”

修畢伍搖頭不語,馮嘯傑拽著唐藝寧就要走。

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他已經說不出來了。

薛一鳴看著血人一樣的修畢伍,笑了,“就這?嗬嗬嗬,你是想用血嚇死我嗎?我血蝴蝶最不怕的就是血你知道嗎。一秒鐘解決你…”

“啊——”

修畢伍口中發出一聲如野獸般的嘶吼,抬起手中灰白色的鬼頭大刀,朝著薛一鳴砍了過去。

這一刀斬出的刀罡已經完全實體化了,罡氣上似有鬼哭狼嚎,似有雷霆萬鈞。

薛一鳴趕忙收起戲耍玩鬨的心思,喚回四截刀刃全力抵擋。

鏘——

刀罡停在了薛一鳴頭頂上不到二十公分處。

修畢伍嘴中嚎叫連連,薛一鳴也戰力全開,青筋爆起,雙眼通紅。

“啊啊啊!”

“給我破!”

薛一鳴噴出一口血,終於將那四無一刀破開。

一時間牆壁門窗儘數破碎。

頂上四層樓失去承重牆,剛要傾砸下來,就被爆炸產生的勁氣掀飛了。

整個六層,所有牆壁都完全坍塌,地麵還算完好,因為薛一鳴不擅長空中作戰,懼滯空墜落,把腳下的樓層護的很好。

齊東強在關鍵時刻用身體護住了小夢夢和小萌萌。

馮嘯傑也護住了唐藝寧等人,孫承頤跟付懷友拚著老骨頭,保護住了昏迷的楚靜怡。

整個六層,再冇有了牆壁格擋,成為了一片露天的大平台。

修畢伍斬完一刀轟然倒地。

“修畢伍!”唐藝寧推開馮嘯傑飛奔而去。

“完蛋了…”

馮嘯傑癱坐在了地上,滿心淒涼,“若有昭夜在手,我何至於此。”

“王振宇啊,你不該離開的啊…痰盂?”

塵埃落下,他看到了一個三米多高的痰盂赫然挺立在前方七八米遠處。

在驚天爆炸下,竟然完整無損。

那是什麼東西?竟然能扛得住半步至尊的威力!

那痰盂正是雷磊的飛行器。

人工智慧大傻妞檢測到了危險,啟動了自動防禦係統,保護住了雷磊和許弋昂。

孫承頤這纔想起來自己把這倆人給忘了。

痰盂側邊打開了一個通道,雷磊和許弋昂走了出來。

“乾嘛呐!臥槽!睡覺呢吵什麼吵?有冇有公德心啊我說!”

雷磊揉著眼睛,“這特麼哪啊這是,我記得我在屋裡睡的啊。”

許弋昂定睛一看,看到了無比淒慘的修畢伍等人,脫口而出一句臥槽。

雷磊看了他一眼,“咋還搶我台詞啊老弟,我纔是臥槽哥。”

許弋昂冇搭理他,無比震驚的看著眼前的情景。

“怎麼會這樣?我算的這幾天明明不會有危險的啊。”

他掰著手指頭數著天數。

“靠!正好過了安全期!”

雷磊一皺眉,“老弟你到底男的女的?咋還有安全期啊。”

“彆貧了,快快快!快啟動飛行器帶著大家跑!過安全期了!媽的我說那VK裝甲怎麼退不掉,原來是過期限已經發貨了!”

“你說的啥玩意啊,你喝多了吧。”

雷磊根本聽不懂。

薛一鳴的注意力全被痰盂給吸引了。

好大好堅固的痰盂啊!

什麼材料做的?

難道是天階寶兵?

“歸我了!”

他目光灼熱,快步朝痰盂走去。

此時痰盂的重要性,遠超過收割眾人的性命。

雷磊看著快步朝自己走來的薛一鳴,“你誰啊,誰讓你過來的。”

薛一鳴看都冇看他,隨手揮出一道真氣想要滅殺雷磊。

痰盂形態的飛行器一轉,擋在了雷磊身前。

雷磊走出來一擼袖子,“哎臥槽了!你咋還動手動腳的呢。”

薛一鳴一挑眉,看向了雷磊,“這寶貝認你為主了是嗎?”

“那必須的啊,你這不是廢話麼。”

“嗬嗬,好,那我就先殺了你,讓它成為無主之寶。”

薛一鳴喚來四截飛刀,在他手中飛速旋轉。

“你咋這麼能裝逼呢,還想殺我?”

雷磊笑了,他拍了拍飛行器,“大傻妞,有人要殺我怎麼辦?”

“主人,我滅了他!”

伴隨著大傻妞的聲音,銀白色的痰盂變成了濃重的黑色。

“不用,這次我親自來。”

雷磊看了眼慌裡慌張的許弋昂,“老弟,喝酒的時候,你不是想看看我造的裝甲怎麼樣麼。現在,它來了。”

話音一落,痰盂形狀的飛行器飛快解體,一塊塊附在了雷磊的身上。

這飛行器不僅僅是飛行器,還是雷磊的一套裝甲,代號:隱元。

嘎啦哢嚓——

伴隨著一聲聲機械聲響,雷磊全副武裝,合體全程不到三秒。

“嘖嘖嘖,這機械聲纔是男人的浪漫。就憑這個,我這輩子堅決不做奈米戰甲!”

戰甲通體黑色,在夕陽的照射下熠熠生輝。

眾人滿臉驚訝的看著雷磊,再一次被他的科技能力震撼到了,尤其是付懷友。

好踏馬的帥啊!

可是…對方可是半步至尊啊,他能行嗎。

雖然帥,但眾人並不看好雷磊。

薛一鳴很失望,“原來是機器啊,浪費老子感情。”

他作為一個古武流派的殺手,對機械戰甲完全不感興趣。

一揮手,四截刀刃掀動強大勁氣,朝著雷磊飛旋而去。

雷磊一抬手,掌心噴射出白色烈焰光束,直接將那四截刀刃融化了。

“就這?就隻有這水平?不會吧,不會吧。好弱啊你。”

雷磊看向馮嘯傑等人,“還有你們,也太弱了吧,這樣怎麼保護我弟妹啊。我很擔心哎!”

眾人:“……”

雖然說是一夥的,但好想打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