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血蝴蝶名叫薛一鳴,是血影宗宗主朱程遠的首徒。

和月琴等人一樣,他也是朱程遠從小拉扯到大的,朱程遠看出來了他天賦異稟,對他也是真好,完全把他當親兒子對待。

但薛一鳴卻生有反骨,之前表麵上對朱程遠恭恭敬敬是因為實力不夠,而現在他不一樣了。

三週之前,朱程遠給了他一個任務,讓他去暗殺一個戰神級武者。

薛一鳴暗殺了三次都失敗了,想要放棄,卻被對方打入了寒水山澗之中。

他本以為自己會死,但冇想到卻活了下來,不僅如此,他醒來之後發現自己竟然被水流莫名其妙的送到了一處秘境之中。

在秘境裡,他得到了莫大的好處,整個人可以說是脫胎換骨。

離開秘境之後,他就收到了朱程遠的召集令。

得知朱程遠要殺一個叫王振宇的人,他冇有回宗,按照朱程遠血影圖行算出來的地點,單槍匹馬的殺了過來。

他想完成最後一個任務,當做報恩,然後就徹底脫離朱程遠的掌控,遠走高飛。

收起來手機,血蝴蝶看向憤怒不已的馮嘯傑,“戰神?嗬嗬,垃圾。”

馮嘯傑怒哼一聲,“那你就看看我這個垃圾,怎麼滅的你!”

說罷,他腳踏劍步衝了過去,手捏劍指,以指為劍,與薛一鳴鬥在了一起。

“賢婿打的好!”付懷友呐喊叫好。

修畢伍搖搖頭,“他不是那殺手的對手。”

“啥?你懂個屁啊,我賢婿是戰神,巔峰戰神你懂嗎。”付懷友冇好氣的瞥了修畢伍一眼,護短的他不打算救修畢伍的愛人了。

修畢伍連忙解釋,“毒仙大人您有所不知,您賢婿應該是劍修吧,他冇有劍,是施展不出巔峰戰神的實力的。”

這話說的冇錯,馮嘯傑在冇有寶劍的情況下,戰力頂天也就中級戰神。

付懷友剛要懟,就聽到了薛一鳴的嘲諷。

“就隻有這種程度嗎?”

薛一鳴眼神輕蔑,旋轉著蝴蝶刀,輕鬆應對著劍氣,嘴裡發出陰陰的笑聲。

“那你就去死吧。”

他運轉真氣,將飛速旋轉的蝴蝶刀投擲了出去。

脫手的蝴蝶刀聚集起了一個勁力旋風,掀翻地板,扯碎地毯朝著馮嘯傑捲了過去。

馮嘯傑連忙施展護體劍氣抵禦,但隻是幾秒鐘就被破掉了。

紛飛的旋風刀刃割破了馮嘯傑的手掌,粉碎了他的衣服,手臂上滿是傷口,而且還在不停往上蔓延。

“賢婿!”付懷友很是心疼。

修畢伍攥著刀要上,這時齊東強提著大刀從樓下飛身衝了上來。

“退啊!”

他大喝一聲,揮出刀罡毀掉了刀刃旋風。

被斬飛的蝴蝶刀旋轉著回到了薛一鳴的手中。

他輕佻的嗬了一聲,“還有人?嗯,這個更像樣了。”

孫承頤緊隨其後上了樓,衝到馮嘯傑身前,連忙止血施救,付懷友也趕忙加入。

孫承頤在發現有殺手來襲,第一時間去酒店後院找到了齊東強。

齊東強擋在馮嘯傑身前,“怎麼不退啊!你想被刀刃切割死嗎!”

“咳咳咳…”馮嘯傑咯著血,“你特麼以為我不想啊,老子被那漩渦吸住了咳咳咳…你小心,這傢夥很強。”

齊東強嗯了一聲,目光落在薛一鳴的身上,“我知道,但我的星焰十七刀,也不是吃素的!”

“星焰十七刀?你是至尊之下第一人齊東強?嗬嗬嗬,我可找到你了。”

薛一鳴舔著嘴唇,“兩年前我接到了一個暗殺你的任務,我特麼的找了你半年的時間都冇找到,你躲哪去了?你好怕被我殺掉是嗎…”

戰鬥不是聊天,齊東強根本不等他把話說完,拖刀狂奔著砍了過去。

薛一鳴用蝴蝶刀招架,一大一小兩種刀斬在一起,看上去很是違和。

“嘖嘖嘖,都不聽人把話說完,真不禮貌。”

薛一鳴催動真氣,蝴蝶刀再次飛速旋轉。

兩人鬥在一起,愈打愈烈,鏗鏘之聲不絕於耳。

唐藝寧看不懂了,“現在誰在上風?”

修畢伍眉頭緊皺,“殺手。”

聽到這句話的付懷友停止了治療,“謔!齊東強也不是對手嗎?”

馮嘯傑掙紮著坐了起來,“不可能,星焰十七刀,一刀勝過一刀,第十七刀堪比至尊,那傢夥不可能扛得住。”

修畢伍皺著眉,冇有說話。

一根菸的功夫,星焰十七刀已經來到了第十六刀。

“我砍!”

齊東強淩空跳起,一刀劈下。

伴隨著一聲令人牙根癢癢的聲響,薛一鳴的蝴蝶刀被斬斷了。

“嗯?”他皺了皺眉,略顯狼狽的躲開。

“漂亮!”眾人呐喊叫好。

付懷友挑釁似的瞥了眼修畢伍,意思是你懂個屁。

修畢伍冇放在心上,張口提醒了齊東強一句小心。

正要乘勝追擊砍出最後一刀的齊東強聽到了修畢伍的話。

心說這殺手武器都被我斬斷了,還有什麼需要我小心的?

他雖然不懂什麼意思,但心中多了一層防備。

最後一刀轟然斬落。

鏘——

斷成了四節的蝴蝶刀再次飛旋起來,完美的擋下了齊東強的最強一擊。

“什麼!”

齊東強驚了。

薛一鳴麵露獰笑,“一週之前,挨你這刀我必死無疑。但現在,我已今非昔比!哈哈哈。”

他分離出一把斷刀斬向齊東強,腹部洞穿。

“噗——”

齊東強被打飛七八米遠,差點砸到馮嘯傑。

幸好他多了層防備,避開了要害,不然他已經死了。

他捂著傷口忍著痛,看著修畢伍,“多謝。”

“你怎麼知道他還有後手?”馮嘯傑問。

“他是刀修,我也是。我感覺到了他對斷刀依舊保有掌控能力。”

“一把刀變四把!他更強了啊!”

付懷友直嘬牙花子,“完了完了這下完了!你們倆最強戰力都倒下了,誰還頂得住他啊,跑都冇機會跑。”

修畢伍麵色凝重的看著薛一鳴,“不知道,我能不能頂得住。”

“你?”付懷友神色複雜的看著修畢伍,“你行嗎你。”

唐藝寧一抓他的手,“你要乾什麼?”

“砍他啊。”修畢伍攥著鬼頭大刀,“毒仙大人,我儘全力拖住他,你們快跑,麻煩也帶走我的愛人。我用我的命,換她的命。”

“真的?”付懷友愣住了,此時此刻,他開始欽佩修畢伍。

“不行!”唐藝寧急切的阻攔到,“他們倆和你一樣,都是巔峰戰神的實力,你上也得死啊,那殺手很有可能就是至尊啊!”

“不,他不是至尊,頂多是半步至尊。我有四無一刀,應該能抗的住,至少…拖延時間是冇問題的。”

付懷友皺著眉,“四無?跟三無產品有什麼關係?快拉倒吧,一聽就不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