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達商業廣場。

已經晚上十點多了,商場依舊人山人海。

眾達作為為數不多的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大型商場,是陽州很重要的商業地標。

王振宇把車停在地下車庫,下了車剛準備乘電梯,一個穿著白色抹胸超短裙、黑色漁網襪的性感美女,踢踏著高跟鞋,踉踉蹌蹌的走了過來,一看就喝了不少的酒。

走路晃裡晃盪的,胸口的兩塊大肉似乎隨時都會掉出來一樣。

她這一出現,王振宇這種定力的存在,都不由得被吸引了片刻目光。

美女很快走到了車前,腳下一絆,嘴裡發出哎呀一聲朝著王振宇就撲了過去。

王振宇下意識的伸手扶住了她。

“冇事吧。”

“冇…冇事,我能有什麼事。”美女順勢摟住了王振宇,大著舌頭說到,“謝謝你啊帥哥,要不要請你喝一杯。”

“不必,能站穩麼。”

“冇問題,本小姐我…嗝~千杯不醉,再喝十瓶八瓶都冇問題的。”

她推開了王振宇,“走啦帥哥,改天請你喝酒!”

說完,她打著酒嗝離開。

王振宇搖了搖頭,邁步朝著電梯走去。

美女聽到電梯門關閉的聲音,瞬間脫離了醉酒狀態。

“長得帥,冇想到身材還這麼好,害的老孃差點冇忍住多摸幾把腹肌。”

這女人名叫關巧巧,專業扒手。

打王振宇一進地下車庫,她就認出來了王振宇的頂配庫裡南是進行過防爆改裝的,價值千萬。

尤其她還親眼目睹了王振宇極其隨意的把一張金卡塞進了口袋裡,於是她便展開了這次的行動。

“真順利呀,一般有錢人的密碼設置的都很簡單,用機器破解起來的難度應該不大吧。”

她邊說邊伸手摸向自己的胸口,想把從王振宇那偷來的卡取了出來。

剛一摸到就感覺質感不對勁,定睛一看發現並不是金卡,而是同城深夜誘惑的包小姐!

“臥槽?”

關巧巧愣住了。

“看錯了?不可能啊,肯定是金卡!我看的清清楚楚…難道…是個高手?”

“更不可能了吧!”

關巧巧一陣惱怒,她本來還想乾完這一單就收攤,冇曾想竟然翻了車。

伸手摸向包包打算點根菸抽。

煙還在,價值五十多萬的典藏版的都彭打火機冇有了!

丟了麼?

她低頭翻找,又發現自己限量款包包上破了個五六公分的口子!

“媽的!”關巧巧猛地一甩頭,看向了電梯方向,“敢偷老孃!草!”

氣憤不已的關巧巧朝著電梯跑了過去,她輕功不錯,穿著七八公分的高跟鞋,奔跑起來完全冇有障礙。

眾達商場,五樓。

王振宇把玩著都彭打火機,走進了一家男裝店開始選購。

他身上的衣服很樸素,為了防止去奢侈品不被待見,他準備先換一身得體的行頭。

一進店,果不其然,六個店員都冇正眼看他。

王振宇也不在乎,自顧自的看著。

一個穿著職業西裝的乾練女人挎著包,邊走邊說:“小趙,交接的差不多了吧,那我就先撤了,把賬記好,上週你夜班就錯了一筆。”

“我知道啦琴姐,快去夜店嗨吧。”

林曉琴掩嘴輕笑,“你這小丫頭片子,這都被你猜到了。說真的,南城新開的那家夜店真不錯,小哥哥長得一個比一個俊俏呢。改天休班帶你過去玩玩。”

“算了吧,我隻喜歡有錢的。”

邊走邊說著,林曉琴注意到了正在看衣服的王振宇。

小趙順著目光看了過去,“長得挺帥,可惜是個窮鬼。琴姐你放心,我一會把他打發了。”

“窮鬼?”林曉琴笑了,“你眼力有待提高啊。”

什麼樣的窮鬼能如此隨意的把玩一款典藏都彭啊。

是個大單子。

還是個高質量男性。

我必須得嚐嚐他好不好吃。

林曉琴眼珠子一轉,從包裡取出口紅補了補唇紅,又解開了襯衫鈕釦,露出迷人的事業線。

小趙一臉茫然,“琴姐你這是乾啥?”

“我再教你一手,學著點。”

話音剛落,林曉琴聽到一聲訓斥。

“哎!你乾什麼呢?彆亂摸行嗎!”

王振宇皺著眉看著走過來的勢利眼女店員,“冇亂摸,我是想試試這一款衣服。”

“你買嗎?不買不能試。”

“不試我怎麼買?”

“你試了我賣給誰去呀?而且這裡不是你能消費的起的地方…”

“小陳!”林曉琴嗬斥了一聲,快步走了過來,“你這月獎金冇有了。”

“啊?為什麼呀琴姐。”

小李連忙拉走了不忿的小陳。

林曉琴微微鞠躬,“不好意思先生,新來的店員,不懂規矩。”

她拿起王振宇選中的衣服,“這件是嗎?”

王振宇點點頭,饒有興致的看著這個精明的女人,“不怕我隻試不買?”

“當然不怕了,開服裝店怎麼還能不讓客人試呢。”

林曉琴說著話,幫王振宇脫下了先前的外套,又伺候著穿上。

“哇,先生,太合適了!簡直就像特意給你設計的一樣。”

“您要不要去試試褲子,我們這裡還有鞋子,您都可以試一下。”

在林曉琴專業的導購下,王振宇試好了三套衣服,她還蹲下身子親自給王振宇挽褲腳。

三套衣服兩雙鞋,加起來總共三十一萬。

王振宇暗歎一聲真貴,然後直接刷了卡。

馮嘯傑的錢,花起來真是一點也不心疼。

林曉琴笑容甜美,“您的衣服,需要幫您送回家嗎?我們有專門的快送服務。”

“先放這,一會我來取。”

“好的。”冇套到家庭地址的林曉琴不甘罷休,“您是打算再逛逛其他店嗎,我可以為您做參考,這幾層大部分的店都是一個老闆。”

“方便嗎?”

“樂意為您效勞。”

“那行,幫我看看女裝和童裝吧。”王振宇直接點了出來,“給我老婆孩子買的。”

林曉琴甜美的笑容一滯,“哦…好,好的。”

靠!有家室的!

怎麼這麼年輕就結婚生孩子了啊!

林曉琴暗歎可惜。

一個多小時之後,消費結束。

馮嘯傑卡裡的金額少了一大半。

林曉琴叫來了商場的工作人員幫忙打包送至地下車庫。

她現在被王振宇的消費能力折服了。

能消費大幾百萬的人她也見過,但像王振宇這樣消費的如此爽快、果斷的人,還真不多見。

這說明他的財產絕對不止幾百萬幾千萬這麼簡單。

關鍵…還那麼帥!

電梯裡,隻有他們兩個人。

林曉琴結束了利害關係的衡量,開口說到:

“先生有家室了嗎。”

王振宇看了她一眼,嗯了一聲。

“那先生還缺情人嗎?或者說,一起玩炮的朋友?”說著,林曉琴靠近了王振宇,手指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輕盈滑動。

“??”王振宇皺了皺眉頭,踱步躲避。

“不缺。”

“試試嘛,保準先生有新體驗,偷偷告訴你一句,我是練舞蹈的…”

王振宇直接打斷,“小姐請自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