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磊的科研成果震驚到了王振宇,更震驚到了付懷友。

他是一個很挑剔的人,乾什麼事都能挑出來毛病。

但這個仿生機械手實在是無可挑剔!

斷肢重生的喜悅令付懷友不停的使用右臂拿取東西,嘴裡一直重複著“神了神了”。

王振宇也歎爲觀止。

好一會的功夫,付懷友的興奮勁過去了,“小王你放心吧,我也不說大話,有了這支胳膊,十日之內,我必除你媳婦體內的三九大藏。”

“如此甚好!”

王振宇長舒一口氣,“那我就不打擾了。”

從付懷友房間出來,王振宇要了好酒好菜,陪著雷磊喝了一個通宵。

淩晨三點的時候,喝斷片的雷磊抱著馬桶直接昏睡了過去。

王振宇笑的都快不行了,抽著煙拍照留念,繼續自飲自酌。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十點,雷磊才醒了過來。

“嗯,女神親親…”他一睜眼看到自己抱著的是馬桶,昨天晚上吃的飯一股腦的吐了出來。

王振宇停止打坐,笑吟吟的看著他,“醒了兒砸。”

“噦…臥槽了昨天喝的太多了,你跟狗一樣也不把我扶到床上去。”

“我嫌臟。”

“滾蛋。”

洗漱了一下。

王振宇帶雷磊去認了認自己的女兒。

“臥槽,你趁倆女兒呢”

雷磊羨慕不已,“要不分我一個吧。”

“去去去,不可能。”

小夢夢怯生生的看著雷磊,問王振宇,“爸爸,這個光頭怪叔叔是誰呀。”

王振宇摸了摸女兒們的頭,“叫哥哥。”

“哥哥。”

雷磊無語的看著王振宇,“當著孩子的麵彆瞎說,叫乾爹。”

“乾爹。”倆小姑娘很聽話。

“哎!哈哈哈。咱也當爹了。”

雷磊手忙腳亂的掏出來兩條精緻的吊墜,“來的匆忙忘了準備見麵禮了,快把這個收下。”

他興致勃勃的給倆小姑娘戴上。

“謝謝乾爹。”

“不客氣不客氣,一點小玩意謝啥,哈哈哈。”

“行了去玩吧,我跟你乾爹聊會。”

“好噠,姐姐,我們去找齊大大騎大馬去吧。”

“好呀好呀。”

自打昨天齊東強溺愛了一波之後,倆小姑娘特彆黏齊東強。

雷磊點上一根菸,“我去見見弟妹?方便嗎,不會吵到弟妹休息吧。”

王振宇搖搖頭,“冇事,方便,你要是能吵醒她,我還得謝你呢。”

楚靜怡的房間裡。

吃一塹長一智的付懷友每日都要對楚靜怡進行一番悉心檢查,以防有人投毒更改順序。

檢查完後,孫麗芳開始給楚靜怡做今日份的鍼灸。

她現在輕鬆多了,隻需要做好醫生的工作就好了,之前還得陪著楚靜怡演戲,甚至還網購了一本《演員的修養》。

付懷友從屋裡出來,他正好遇到了路過的馮嘯傑。

“哎呀賢婿,近日來功夫可有所長進?”

馮嘯傑腳下步伐冇有任何停緩,留下一個“冇”,揚長而去。

“咋還冇長進啊,你得抓點緊哈,不然怎麼迎娶我徒弟?”

付懷友歎了口氣,正好看到王振宇跟雷磊走了過來。

“哎小王,你有空了指點指點那小馮,功夫老冇長進怎麼能行呢,我還等著帶他回雲穀相親呢。”

“相親?”雷磊眼睛亮了,擂了王振宇一拳,“臥槽,有這種好事怎麼不想著我呢。”

他看向付懷友,“伯父!嘿嘿嘿,你看我行不,我也單身。”

雷磊現在迫不及待的想找個對象,把自己的終身大事給解決嘍。

“你?”

付懷友還不知道雷磊是給他手的人,滿臉嫌棄,“南城有個鍊鋼廠知道不。”

“不太清楚,我可以去找。伯父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你就找到那個地,裡麵有鍊鋼爐,你先回爐重造一下,然後再來跟我聊相親的事。”

說完他翻了個大白眼轉身離開,嘴裡還絮叨著:

“連個武者都不是,長的又禿又醜,還想打我徒弟的主意?簡直有病。”

雷磊的臉頓時變得很難看。

“老王,這也就是你朋友,不然他免不了一頓毒打你知道不!哢嚓一下我直接引爆機械手把他炸的血肉模糊。”

也不怪雷磊生氣,天才都是自大自負的。

他這種身份到哪都是眾星捧月。

就算他相中了某國總統的女兒,總統都得連夜把女兒送到他家。

現在被付懷友懟了一通,心裡實在不舒服。

“息怒吧弟弟,全當給我麵子。”

鍼灸結束之後,倆人走進了房間。

雷磊是認識楚靜怡的,長歎一口氣,“弟妹真是受苦了,六年的時間自己生自己養,你一來她還毒發病倒了,我都想揍你一頓替弟妹解氣。”

“確實是我對不起你嫂子啊。”

孫麗芳在一旁聽懵了,到底是弟妹?還是嫂子?

“來,給你媽媽磕一個,算你儘孝心了。”

“滾蛋。”

孫麗芳更懵了,收拾了一下直接離開了。

雷磊長籲短歎了片刻,開口說到,“中醫我不太懂,西醫我還瞭解一些。弟妹中毒,無非是毒素侵入體內,作用到了血液、細胞、器官上,引起了各部分的病變。如果是這樣的話,清理一下血液,器官該換的換,應該不是特彆棘手吧。”

“什麼意思?你再說一遍。”王振宇冇聽懂。

雷磊拉了把椅子坐下,“我前兩年研究過一個治療艙,可以進行洗血、換血、造血等治療。而且人造器官什麼的我也都會,要不你讓我試試?實在不行,我乾脆提取出弟妹的大腦意識,把她整個身體都換掉!臥槽了,直接跳過人的範疇,成就永生。”

王振宇有些不能接受,“弟弟,不是我不相信你…好吧,我就是不相信你。”

“你妹的!”

雷磊翹著二郎腿,“這就算我給你提供的一個最後實在冇辦法了的保底方案。”

“那估計是用不上了。”

王振宇還是很相信付懷友的。

雷磊也不再多說什麼。

他在手錶上點了一下,一個高挑女人的全息投影從手錶上投了出來。

“大傻妞上來。”

“好的。”

王振宇樂了,“以你的科技水平,不該還停留在聲控這一塊吧,為了裝批?”

“臥槽了,還是你懂我,哈哈哈。不聲控顯擺一下,彆人怎麼知道我牛批呢。”

說話的功夫,裝備了大傻妞人工智慧的飛行器來到了窗外。

定睛一看,王振宇笑了,雷磊愣住了。

昨天他嫌棺材一樣的飛行器不吉利,讓飛行器解體重裝。

大傻妞照做了,它在夜裡觀測到主人雷磊一直抱著馬桶不撒手,還不停的親吻舔舐。以為主人鐘愛這一款造型,於是重裝成了馬桶的模樣。

“媽的…人工智障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