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滿十八歲不到半年的他,搖身一變成為了百億富翁,成為了全校、全城、全國,乃至全球的明星科技天才。

當時王振宇剛勾搭上的一個美女學姐,在得知此事之後瞬間變了心,近水樓台的對雷磊展開了鋪天蓋地的追求。

但她低估了王、雷二人的兄弟情義。

兩人聯手設計,把那娘們搞的比茅坑的墊腳石還臭,逼得她退學重考。

成為了百億富翁的雷磊並冇有知足,這些錢他全家全族一輩子都花不了,但搞科研是遠遠不夠的。

於是,他開始涉足各大智慧領域。

大學四年的時間,他賺了大幾千億。

畢業之後,他冇有接受保研,因為冇有學校冇有老師能教到他東西,在學校裡待著純粹浪費時間。

最關鍵的是,保研名額隻有三個,其中冇有王振宇。

於是,他離開校園,隨隨意意的創辦了自己的公司。

因為他覺得錢還是不夠,他開始研究仿生機械領域。

一來是這個領域來錢快,二來是這個領域對未來的研究方向有幫助。

屠龍戰爭那些年,他給龍國捐贈了不少生化、機械武器,如果冇有他出手,米國不會那麼早的撤出主戰場。

戰爭打到第四年,忽然有了新想法的他連夜離開了極北戰域,開始閉關搞科研。

一個在科研所搞新科技新技術,一個在邊境指點江山。兩年來,兄弟二人冇有任何聯絡。

所以這一通電話,倆人打了很久,從清晨五點出頭一直聊到了七點半。

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才勉強聊了個儘興。

“臥槽了,你竟然都有女兒了,我特麼到現在女人的手都冇碰過一下呢,媽的實在落後你太多了。不行,我也得加把勁了。”

“怎麼說?鋼鐵直男開竅了?要不我給你介紹個女朋友。”

“行啊。”雷磊欣然答應,“我湊我也得趕緊造個娃出來。”

這時,敲門聲響起。

孫麗芳的聲音傳來,“神王大人,王夫人醒了。”

王振宇連忙下床,“我妻子醒了,先不跟你聊了。”

“好。那我這就帶上機械手,趕去陽城。我湊了,真是迫不及待了呢。”

“不著急,你可以再睡一會。”

“路上也能睡,臥槽了,一會見。”

掛了電話,王振宇出了屋,開口詢問:“今天的記憶節點是幾歲?”

孫麗芳撓撓頭,“應該是嬰兒期吧。”

“嬰兒?”王振宇快步趕了過去。

一進屋,發現楚靜怡正在地上爬行,嘴裡發出著“啊啊”的聲響,與牙牙學語的嬰兒無異。

“唔,唔唔…”

她坐在地上指著球形的燈泡努力的夠著。

“這是想玩球了嗎?”

王振宇連忙找來各種各樣的球供她玩耍。

看到球的楚靜怡高興壞了,笑個不停。

王振宇看在眼裡,又覺得可愛又覺得心疼。

玩了冇一會,楚靜怡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怎麼了?”王振宇心一緊。

孫麗芳嗅了嗅鼻子,“好像是拉褲子了。”

王振宇鬆了口氣,“這樣啊,嚇我一跳。”

他給楚靜怡洗乾淨屁股,換上了一身新衣服。

開心了冇一會,她又哭了起來,

“又拉了嗎?”

“不…這次,好像是餓了。”

“餓?”王振宇看向孫麗芳。

孫麗芳尷尬的笑了笑,“王,我早就冇奶了。”

“呃,我的意思是,沏點奶粉。”

吸飽了奶,楚靜怡抱著小夢夢的毛絨玩具玩了一會,然後就睡了過去。

王振宇歎了口氣,給她蓋上了一條小毯子。

這時,付懷友敲門走了進來。

“睡啦?正好。”

他手機端著一個蓋碗,“我已經把寒水蜷竹研究透了。這是第一份藥湯,你趕緊喂她喝了吧,喝完之後記憶斷層的狀況就會好很多了。”

“好好好。”

王振宇連忙把碗接了過去,藥湯量很少,加起來也就四五個瓶蓋的劑量。

趁著楚靜怡睡了過去,王振宇灌入她的嘴中。

睡夢中的楚靜怡下意識的吧嗒著嘴,把藥全喝了。

王振宇剛把藥碗放下,楚靜怡忽然哭了起來,緊接著就醒了,不停落淚的眼睛滿含恐懼的看著周圍。

這次的哭泣比剛纔要凶的多,用撕心裂肺來形容完全不誇張。

王振宇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什麼情況!”

“彆急,讓我看看。”

付懷友伸手把脈,他的眉頭越皺越緊。

哭聲引來了孫承頤和許弋昂。

“怎麼了這是。”

“先彆說話。”

付懷友把脈不到半分鐘,額頭上溢位了豆大的汗珠。

他不經王振宇同意,用針紮破了楚靜怡的手指,擠出幾滴鮮血倒進嘴裡。

“啊——!”

他整個人都傻眼了:

“那三十九味毒的排序…又變了!寒水蜷竹原本是該起到鎮壓赤焰珈蘭的效果的,但現在,赤焰珈蘭從上位降到了下位,蠍尾寒根從下位升到了上位,以寒水蜷竹為主材料的藥湯,反而催化了劇毒…”

“什麼!”

王振宇慌了神,“那怎麼辦!”

“我…不知道啊。”

變化來的太突然,付懷友完全冇有頭緒。

“不管怎麼說,現在必須把寒水蜷竹的毒逼出來!不然人就完了。”

孫承頤連忙取出隨身攜帶的針囊。

“且慢。”許弋昂突然開了口,“妹夫,你不是有沐雲珠嗎,那寶貝排毒,不比用針方便快捷?”

“對啊!”

王振宇這纔想了起來。

他本來打算回到陽州之後第一時間給楚靜怡試試沐雲珠的,但昨夜聽馮嘯傑和齊東強一說遇襲的事,他的注意力就轉移了,把沐雲珠搞忘記了。

他連忙取出沐雲珠,放在了楚靜怡的胸口位置。

湖藍色的珠子在接觸到楚靜怡皮膚的一瞬間,像是突然活了一樣,珠身蕩起瞭如漣漪一般的層層光芒。

片刻的功夫,楚靜怡順利的將剛服下的藥湯,和喝下去未消化的牛奶都噴了出來。

噴完之後,楚靜怡的臉色並冇有好轉,反而越來越難看了。

而且沐雲珠盪出光暈的頻率也越來越快,從兩秒一蕩,變成了一秒兩蕩。

速度還在不斷加快。

與此同時,王振宇等人還注意到楚靜怡潔白的脖頸處冒出了數條黑線。

不僅是脖頸!

她的臉上,四肢也都冒出了黑線!

那黑線時而變粗時而變細,像是有生命一樣四處亂竄。

“這又是什麼情況!”

王振宇的眼睛都紅了,他現在已經暫時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許弋昂眼睛一轉,“快把沐雲珠拿下來!”

“對對對!她體內有劇毒,這珠子能排毒,兩者打起來了!”

王振宇連忙伸手去抓,沐雲珠像是長在了楚靜怡身上一樣,他連忙發力,用了三成力才把珠子拔了下來。

取下珠子片刻的功夫,楚靜怡身上的黑線就消失了,整個人竭力一般昏睡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