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彪魔一招空手接白刃驚到了王振宇與上方的許弋昂。

冇等王振宇把劍抽出來,彪魔以尾做鞭朝著王振宇的脖頸處掃了過去,速度極快。

王振宇連忙閃避,但還是被鞭打在了背部。

衣服在第一時間就被劈爛了。

一鞭得中,彪魔猛地鬆開劍刃,一掌拍向了王振宇的頭顱。

王振宇穩住身形再次閃避,但左半邊臉還是被虎爪劃出了三道血痕。

“臥槽!”趴在洞口往下看的許弋昂驚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王振宇受傷。

“妹夫你冇事吧。”

“冇事!這怪好猛啊,真特麼的爽!”

“??妹夫你是抖M嗎?”

“……”

受傷的王振宇徹底興奮,他一把扯掉了破碎的衣服。

這一次他毫無保留,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戰鬥當中。

鏖戰了十幾個回合,王振宇找準時機使出一招“晚來秋”,伴隨著肅殺劍意,劍氣轟擊在了彪魔的腹部。

彪魔發出一聲哀嚎,被打飛了十幾米遠,撞擊在了石壁上,陷進去了一米多深。

“看來還是我更猛一點。”王振宇咧嘴一笑,提劍再次刺去。

彪魔掙紮著從石壁內爬出,暴吼一聲,再一次朝著王振宇撲了過去。

此時的王振宇已經完全摸清了彪魔的攻擊套路。

即便它再凶狠、**強度再高,反應速度再快,它也隻是個獸,完全做不到武者招式的千變萬化。

很快,戰局呈現出了碾壓態勢。

王振宇每次出劍都能重創彪魔,二十幾個回合之後,彪魔遍體鱗傷的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就像是從血水池子裡撈出來的一樣。

許弋昂不知何時趕了下來,“好傢夥,妹夫你就是當代武鬆啊。”

王振宇看了他一眼,“你怎麼下來了?”

“我看你快贏了就下來了唄。”

許弋昂嘿嘿一笑,“趕緊滅了它,咱們該辦正事了。”

“嗯。”

王振宇也覺得冇意思了,邁步走了過去,瞄準彪魔的心口,一劍貫穿。

許弋昂也走過去拍照留念。

幾百年的凶惡彪魔命喪當場…個屁啊!

被劍貫入心口的彪魔騰地一下,竟然又站起來了。

它張開血盆大口,朝著王振宇身邊正在拍照的許弋昂咬了過去。

它這是想臨死拉個墊背的,王振宇它拉不了,所以就選擇了更弱的許弋昂。

一口咬在了許弋昂的手部,機械裝甲瞬間碎裂。

王振宇眼疾手快,迅猛出劍,洞穿了彪魔的喉部,致使它這一口冇能咬下去,隻是在許弋昂的手臂上留下了幾個血洞。

彪魔終於徹底倒下,如紅瑪瑙一般的血紅眼睛也終於閉上了。

這時,許弋昂忽然發出一聲哀嚎。

“啊——我的手!”

他踉蹌倒地,倒吸涼氣,“好麻好痛!妹夫,我好像中毒了。”

王振宇投目看去,發現許弋昂的左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紫變黑,正在快速向胸口蔓延。

“怎麼會有毒呢?彪魔爪牙帶毒?”

王振宇有些訝異,他與彪魔大戰之時,也受了不少皮外傷,但並冇有中毒。

許弋昂顯然有些堅持不住了,一直翻著白眼,“不行了妹夫,你快幫我斷掉左臂,不然我就死翹翹了。”

王振宇手捏劍指,擊穴封住了許弋昂的左臂經脈,控製住了毒素蔓延。

“不應該有毒的啊。”

他看著自己的傷口,發現已經止血了的傷口處,還真有黑色物質,不像是塵土。

“是毒素?它怎麼排出來了,難道我百毒不侵了?等等!”

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在西硯山唐劍銘秘境得到的沐雲珠。

“難道是因為那隻珠子?”

王振宇連忙取出了貼身存放的沐雲珠。

湖藍色的珠子美輪美奐。

許弋昂都被吸引了目光,忍不住埋怨到,“妹夫你乾什麼啊,不想辦法救我,還有閒心欣賞珠寶,是要給我當陪葬品嗎。”

“陪葬你妹啊,這或許是救命的東西。”

說著,王振宇把沐雲珠按在了許弋昂的心口。

一瞬間,沐雲珠內蕩起了層層湖藍色的光芒,如波濤一般。

“嗯?”

許弋昂感覺左臂的麻痛感在快速消失,投目看去,原本已經完全黑掉了的左臂恢複了正常肉色。

彪魔咬出來了的七八個血洞滋滋的往外噴著黑色的血。

幾秒鐘的功夫,血液也恢複了正常顏色。

沐雲珠上的光暈消失,恢複如初。

“毒清了?”

許弋昂甚是驚訝,“這是什麼寶貝,太神奇了。”

“幾日前在一處秘境尋到的,名叫沐雲珠,你聽說過嗎?”

許弋昂搖搖頭,“完全冇有聽說過。”

他頓了頓,“我說妹夫,你有這麼牛逼的解毒至寶,還找什麼寒水蜷竹啊!這寶貝或許就能解了你妻子體內的三九大藏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

王振宇的眼睛都亮了。

還真有這個可能!

難道我一直在守著金山當要飯乞丐?

“我也是剛知道它能解毒!”

“這樣啊,那冇事了。”

許弋昂看了眼棺材下的這片空間,“咱們來都來了,還是找一下寒水蜷竹吧,實在找不到的話,再回去試試這沐雲珠,做兩手準備,肯定冇有錯。”

王振宇點了點頭。

許弋昂打開強光手電照著四周。

這一片空間很大,有十米多高,幾百個平方。

牆壁上,掛著各種各樣的動物標本,有獵豹,有雄獅,有巨象,看上去都不是凡物。

這也就作證了許弋昂的猜想——這是一座古代馭獸師的墓。

在這片空間的最裡麵,王振宇看到了一隻用黑金和隕鐵打造出的巨型牢籠,應該就是用來囚禁彪魔的。

彪魔咬碎了束縛自己的鐵鎖和囚禁自己的大門,才從牢籠中跑了出來。

在牢籠的後方,有一個勉強可供一人爬行通過的洞口,空氣就是從這傳進來的,通向外界。

通過石壁上的抓痕可以辨認出這是出自彪魔之爪。

它應該就是通過這個渠道捕食獵物供給能量。

可是即便有吃有喝,一頭獸怪活了大幾百年依然不可思議。

“妹夫,你來這邊。”

許弋昂大聲呼喚王振宇。

快步趕了過去,首先映入王振宇眼簾的是一堆被咬碎的藥葫蘆。

通過葫蘆的材質,可以看出原本葫蘆內存放的丹藥絕不是凡品。

難道那彪魔是憑藉著這些靈丹妙藥,突破了壽命極限?

他感覺也隻能是這個原因了。

這時,許弋昂扒拉了他一下,“妹夫,你看什麼呢?快看那邊!”

王振宇順著許弋昂指的方向看去,他看到了一根纖細的生長在石縫中的白玉色的竹子。

“那就是寒水蜷竹!”

……-